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创新引领上海构建出版产业新格局
2017年12月20日 09:27   来源:文汇报  

制图:李洁

  “在文化创意产业的视阈下寻求出版业发展之路,是上海出版一道必解之题。”上海新闻出版局局长徐炯日前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在全面加快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当下,上海出版要做好几件大事:加快传统出版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步伐;全面提升出版、印刷、发行整体水平;着力构建与中国近现代出版发祥地和传统出版重镇地位相适应的新格局。

  上海,是中国近现代出版业发端之都,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世界书局、大东书局、开明书局都诞生于此。时代向前,历经重大变革后的上海出版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机遇和挑战并存。先看一组数据:上海去年出版业营收,图书出版56亿元,发行160亿元,出版物印刷107亿元,产业规模稳中有升,所创社会效益有目共睹,但产业规模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下阶段推进传统出版转型升级题中要义

  引导支持国有出版社与优秀民营图书机构开展深度合作,取长补短,使上海在大众出版和教育出版领域回归全国前列

  2017年国家级出版评奖中,上海在学术出版和专业图书出版领域继续一路领跑。中华优秀出版物方面,上海有29种(篇)获奖,其中图书类增长率达66.7%;中国国家政府奖项,上海共有11种图书和音像制品获奖,较上届增长2种。其中,《大辞海》《中国文字发展史》《竺可祯全集》《日本国见在书目录详考》获图书类奖;上海还有8种出版物入选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较上届增长100%。

  “学术出版和专业图书出版,一直是上海传统出版领域的强项,而大众出版和教育出版领域则相对较弱。我们的工作便是搭好一个平台,让观念发生碰撞,碰撞产生变革。”据徐炯介绍,出版业一向是“观念的行业”,观念的先导性是其灵魂。如今,一些传统国有出版社观念中根深蒂固的事正在被“外力”撼动。比如对出书这件事的理解:做出一本书不是结束,而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又如,“制出分离”在这个行业内带来的根本性变化。

  不可否认,大众阅读与教育出版相对仍是上海出版的“短板”,这几年上海国有出版社的现象级畅销书并不多。与此同时,一些在沪发展的民营出版机构,靠着敏锐的眼光和优异的发行能力,走出了一条“小而美”新路。有统计数据显示,某电商平台去年一年销售超5000万元码洋的供货商中,绝大多数是民营出版公司。

  总部从北京迁入上海的“读客图书”是民营出版在沪做大做强的典型案例。近十年来,“读客”保持着50%的年增长率,出品图书的平均销量甚至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20倍以上。业务涉足数字发行、新媒体和超级IP电影,为上海出版业解放思想带来观念上的启发。

  “上海要引导支持国有出版社与优秀民营图书策划制作机构开展深入合作,支持民营机构落户,取长补短,使上海在大众出版(包括少儿出版)和教育出版领域回归全国前列、图书总营业收入排名全国前三,这是推进传统出版转型升级的题中要义。”徐炯表示。

  另外,上海也将深化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改革,有效整合编、印、发产业链及其周边资源,打造面向全国的闵行七宝世纪出版园创新创业孵化基地,实现传统文化传承和艺术品业务板块跨越式发展,加快推进企业上市步伐,作为下阶段推进传统出版转型升级的工作重点。

  推动实体书店业率先“回暖”

  积极探索新时期实体书店转型升级之路,上海有理由骄傲

  最近,不少实体书店在上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引起业界关注。最近的一个让人“弹眼落睛”的项目,便是由国际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操刀设计的“光的空间”新华书店日前亮相上海西南虹桥地区。最让人惊喜的是,在约1600平方米的书店空间里,人文、艺术、经典、儿童、生活审美类书籍格外突出,教材教辅则退出“历史舞台”。上海此番促进实体书店“回暖”,在书店业普遍不景气的行业内部提振了士气。

  一系列政府扶植政策和管理办法的相继出台是“撬动”行业杠杆的一个重要支点。

  据了解,在书店业遭遇“寒冬”的时分,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共拿出新闻出版专项资金5000多万元,以资助补贴、贷款贴息、奖励等方式,扶持了百余家实体书店。无论国有还是民营,无论大型综合性书店还是专、精、特的中小微书店,上海都以开放的姿态、严谨的规划、丰富的资源为其提供广阔的发展空间。

  企业本身的努力和市场的调节机制是上海书店业率先复苏的另一重因素。2013年,在松江泰晤士小镇上开出第一家“最美书店”的钟书阁,未曾想到品牌会在短短五年间发展成现在的规模。提起这段过往,上海钟书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贾晓净十分感慨。“逆势而上,创造一种新的业态,这是政府出给我们的考题。一次政府调研中,有专家指出目前的消费心态,人们购买一件商品已不再仅仅满足于生活必需的要求,而是追求商品的精神附加值,寻求心灵上的共鸣。这给了我们书店从业者很大的启发,现代人的情感和体验消费需求,兴许就是突破口。”

  事实上,在空间设计上找情感体验突破口,让实体书店在与网络书店的竞争中看到了希望。迄今为止,“最美书店”已在上海开出4家分店,其中一家开到了寸土寸金的城市中心地带。一些上海以外的城市纷纷发出邀请,将“最美书店”上海模式带往全国。据贾晓净透露,“最美书店”现已开往杭州、扬州、成都、苏州、无锡;明年年初,还将在上海开两家分店;文化古都西安的分店建设也在进行中。

  “积极探索新时期实体书店转型升级之路,上海是有理由骄傲的。”贾晓净表示。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扶植实体书店的政策是上海首创。在那段异常艰难的日子,上海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关于上海市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意见》将加快建立布局合理、优化结构、业态多元、充满活力的新型实体书店发展格局,作为下阶段推动实体书店升级发展的主要方向。

  据悉,上海正在为大学生阅读人群谋划,怎样让消失在大学校园周围的书店重新开起来,推动上海高校校园实体书店的全覆盖。

  借力“互联网+”新动能,拓展“文化+”新思维

  百年《辞海》的互联网之变,是上海加快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缩影

  借力“互联网+”新动能,拓展“文化+”新思维,上海文化创意产业要走内涵式发展道路。日前出台的《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将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纳入了快车道。

  家住闵行浦江镇的张先生说自己家里收藏了多个版本的《辞海》,最新一版厚厚5册,摆在书架上很气派,但只是束之高阁,平时用到它的机会实在不多,主要是不如上网搜索来得快捷。张先生讲出了大型工具书在当下面临的窘境:除少数文字工作者和专业人士,实在少有人会搬出厚厚的辞书来解决问题。但是,网络查询又常常“信息有误”,误导大众。

  据悉,建设中的《辞海》“云平台”,将实现《辞海》内容从编纂、管理、发布、运营等全流程的网络化和数字化,建起全产业链的工具书数字出版服务平台,建成权威的汉语基础知识服务平台,以适应用户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方便、快捷、准确获取权威知识的需求。在线编纂功能则将使“平民编《辞海》不再是个梦”,大大增强《辞海》在网络空间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上海出版业的未来愿景中,绿色印刷是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组成。上海新闻出版专项资金加大支持力度,对六个绿色环保印刷项目,发放专项扶持资金共计570万元。其中,向金山国家绿色创意印刷示范园区投入了300万元专项扶持资金。

  明年,上海将基本实现学前、中小学教科书绿色印刷全覆盖。为此,上海先后出台《上海市中小学教材价格管理办法》和 《关于调整本市中小学教材印张价格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绿色印刷补贴形式将由专项资金补贴方式计入教材印张成本。与此同时,技术方面的瓶颈也有望突破。据悉,一个全新的“绿色印刷新材料实验室”已在上海落成,该实验室在柔性版橡胶雕刻上投入研发,持续攻克技术难关,改变了国内绿色印刷行业的瓶颈———柔性版环保高端制版材料完全依赖进口的垄断局面,为绿色印刷降低成本、普遍推开创造了可能。(文汇报记者 陈熙涵)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