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周振华:上海“龙头”作用体现在建设全球城市中提升城市的能级和核心竞争力
2019年12月07日 20:3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7日电 (记者 许婧)在长三角区域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过程当中,上海该发挥什么样的龙头作用?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长周振华研究员7日在首届长三角国际论坛之“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分论坛上表示,上海在长三角一体化中发挥龙头作用就是在建设全球城市中提升城市的能级和核心竞争力。

  周振华说,最近上海提出了四大功能:全球资源配置功能、科技创新策源功能、高端产业引领功能和开放枢纽门户功能,以及新片区和一体化示范区两个载体。但是上海现在能级和核心竞争力还不够,还没有做大自身的长板以及核心竞争力,在长三角一体化中是尚难发挥龙头作用。例如,上海的全球城市架构已经基本形成,但还缺能级和核心竞争力。

  第一,从全球资源配置功能来看,上海现在尽管集聚了大量的跨地区公司总部、全球的研发机构包括其他的全球功能性机构,数量是比较多的,但机构的质量还比较差,真正的总部还比较少。另外这些机构的入度和出度严重不对称,大量是从外部引进来的,而本地跨国的公司走出去的就相对很少。从市场和平台功能来讲,上海市场体系相当齐全,但是市场的国际影响力远远不足,包括金融市场。从经济流量来讲,上海中低端的经济流量规模已经相当大了,如上海航运规模居世界首位,但是高端的流量尚显不足。而且在营商环境方面,相对于国际高标准也存在一定差距。

  第二,从科技创新策源功能来看,我们离科学新发现、技术新发明、产业新方向、发展新理念,从零到一的跨越远远不够。另外上海现在也尚不具备成为科学规律的第一发现者、技术发明的第一创造者、创新产业的第一开拓者、创新理念的第一实践者,这个能力和水平现在也远远达不到要求。同时,我们现在还没有形成能够一批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原创性成果,也没有能够很大程度的突破一批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

  第三,从高端产业引领功能来看,上海虽然形成了以服务业为主的产业体系,但这些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服务业,服务半径确实很窄,所以70%以上的服务业占比仍撑不起上海首位度的下降。从先进制造业来看,还缺乏高技术含量,在关键技术、关键零部件、关键材料方面并没有占领制高点。

  最后,从开放枢纽门户来看,上海的枢纽门户也是成型的,但是往往是单向的,双向是不对称的,而且层次也比较低,例如上海现在虽然形成了全球订单中心、物流中心、展示中心,但是贸易的结算清算还比较少,航运服务中高端的航运服务如海事服务、船舶租赁也是比较缺乏。所以对上海来讲,要在长三角一体化中发挥龙头作用,只有首先提升自身的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然后才能更好地带领长三角其他城市在功能协同分工的基础上面向全球市场,真正把长三角打造成一个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竞争与合作的一个平台。

  在周振华看来,长三角一体化的本质可以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基于统一市场的资源要素充分流动与合理配置视角,只有通过统一市场要素的流动和配置,才能形成区域之间各个节点的关联。在资源要素充分流动过程当中,我们采取的政策需要保证基础设施一体化,为人员、资源要素的流动提供一个相应的基础设施条件,这既是需要的,也是必要的,但并不是首要的。更重要的是提供一个竞争的政策环境,使得长三角区域或者长三角城市群能够在竞争政策的推动下,实现要素和资源的充分流动和配置,这对于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第二,在长三角区域内部如何形成基于区域功能多中心的城市间功能的合理分工?区域问题的本质就是分工的问题,分工的理想状态是多中心,这个多中心是功能多中心,而不是形态多中心。从长三角来看,形态结构一定是单中心的,就是以上海特大城市为单中心的形态结构。形态结构是通过人口规模、GDP总量或者其他的城市容量指标进行衡量的,与功能结构不同。所以上海作为一个特大城市,在长三角区域内是可以形成功能结构多中心的,这也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目标之一。功能的多中心意味着包括像杭州、南京、合肥,以及宁波、苏州等其他城市,都拥有自身特定的功能分工,某些功能甚至能超过上海,这一功能分工会改变传统的垂直分工模式,而形成水平的协同分工模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上海要做的就是做强做大自己的核心功能,有效疏解非核心功能;长三角其他城市亦是如此,强化自身的特定功能、拉长长板、各扬所长。

  第三,一体化的核心的问题是要形成基于区域治理结构的利益协调机制。在区域发展中,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面临着一个共同难题:地点空间和流动空间的协调问题。地点空间是有边界的,不管是物理边界还是行政边界都一定是有边界的,除非这个区域就是一个行政区;而流动空间是没有边界的,是渗透的、交叉的,这两个空间天生的就是一种结构性的精神分裂症,是不可调和的。所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并不能期望各地政府都会坐下来,共同从一体化发展的大局考虑,各地政府自身的利益也是客观存在的。地点空间和流动空间的协调机制问题就是利益协调机制问题,也是本次规划中提出的要提高政策协同效率问题,其本质就是如何识别甚至标准化各地不同的利益诉求,形成利益共享。但是,有些利益是可以进行交易的,包括像碳排放、水污等,有些是既不能共享又不能交易的,这时候就需要有利益的补偿机制,当发生利益争端时,需要类似WTO争端的解决机制,而不再局限于传统的一对一协商机制。(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许婧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