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贝克·麦坚时发布2019年跨境IPO指数:跨境活动整体放缓,境内IPO市场逆势而上
2019年12月23日 16:14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23日电 (缪璐)全球首次公开发行(IPO)总交易数量下降20%,至1242笔,交易融资额下滑8%,至2061亿美元。境内IPO交易整体来看逆势而上,总融资额增长4%,达到1674亿美元,不过,境内IPO总数量下降20%,至1048笔。美国和中国几笔令人瞩目的大型交易反映了两国境内交易活动的强劲势头。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抑制了IPO交易活动,美国、英国和中国香港等主要金融市场所受影响尤甚。投资者被迫在场边观望,并期待着贸易摩擦和政治不确定性能够得到解决。

  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贝克•麦坚时”)全球资本市场部门主管Koen Vanhaerents律师表示:

  “今年对于全球资本市场而言可谓多事之秋,市场和政治上频频出现意想不到的挑战,这对市场活动和投资者情绪产生了重大影响。

  尽管我们带着乐观的预期进入2019年,但几笔大型上市交易均表现不佳,加之政治问题愈演愈烈,使得今年的整体形势与预期相比稍显暗淡。

  尽管这些宏观环境因素不可避免,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规模空前的IPO交易,发行人大胆地选择在2020年全球市场预计陷入低迷之前进行上市及融资。”

  以上发现与其他研究结果已发表于今日公布的《2019年跨境IPO指数》中。

  跨境IPO活动放缓

  总体而言,2019年许多司法管辖区都充斥着不确定性。跨境交易融资额同比下降35%,至410亿美元,交易数量下滑17%,至197笔。阿里巴巴的上市让零售业取代金融业在跨境融资额方面拔得头筹,而金融业则屈居第二,紧随其后的是医疗保健、消费品及服务业。不过,金融业的整体交易融资额(包括跨境和境内)仍位居榜首,其次是高科技、能源和电力以及零售业。

  多数人认为,投资者需求疲软以及定价过低是许多上市计划被推迟或取消的主要原因。今年取消大型上市计划的一些公司包括北美第四大多元化环境服务公司GFL environment(融资期望超过20亿美元)、韩国房托基金Homeplus K-REIT、瑞士再保险公司旗下子公司ReAssure、消费金融集团Latitude Financial、全球体育娱乐巨头Endeavor、维珍列车美国有限责任公司(Virgin Trains USA)以及油气公司Vine Resources。

  阿里巴巴这一令人瞩目的IPO交易于11月25日完成,共融资112亿美元。曾有传言称,阿里巴巴计划于今年年初上市,但由于香港的政治动荡和价格波动等因素被推迟至11月下旬。另外两笔大型IPO交易,即百威价值50亿美元和易商红木价值16亿美元的交易也在今年年初终止,但随后在第四季度重新启动并完成。即使没有阿里巴巴的成功上市,在交易融资额和数量方面,香港依旧是跨境IPO的主要目的地。然而,港交所的总融资额和数量较2018年大幅下滑,分别下跌了7%和28%,因此阿里巴巴的上市对港交所来说可谓是一剂强心针。

  纳斯达克以51笔交易和54亿美元融资额排在香港之后,成为第二大跨境IPO目的地。

  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跨境IPO活动减少了71%,总计10笔IPO交易,融资47亿美元。

  2019年跨境IPO指数下跌18%,至19.5,反映出发行人在其司法管辖区外的IPO数量和融资额均大幅下降。

  区域视角

  北美地区

  受到高融资额交易活动的提振,美国境内IPO交易融资额从2018年的443亿美元增至2019年的581亿美元,涨幅为31%。事实上,所有融资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大型IPO均为境内IPO,优步(Uber)的IPO以81亿美元交易额居于首位。其中一些交易活动经历了长时间的酝酿。观察人士指出,多数交易活动选择在2019年进行,是为了利用现阶段的有利条件,而这些条件很可能因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而发生变化。

  尽管境内活动较为积极,但美国市场上许多未盈利的科技独角兽因估值过高、IPO后表现低迷,导致投资者开始谨慎看待这类上市交易。随着共享办公企业WeWork备受期待的上市交易以失败收场,这种趋势变得更加明显——私募市场的估值水平能否成为IPO强劲表现的良好指标,这一问题也因此受到关注。

  贝克•麦坚时北美地区跨境IPO指数下跌29%,至20.2,与2019年全球跨境IPO指数的加权平均值19.5接近。

  贝克•麦坚时北美资本市场业务部负责合伙人Christopher Bartoli律师表示:

  “今年年初,我们对一些筹备中的科技独角兽IPO抱有很高的期望,因为这些IPO的估值可能创下历史新高。虽然其中一些独角兽完成了IPO,但由于投资者对其业务模式或未来盈利路径和时机的担忧,其股价出现了大幅下跌。很多企业也因此推迟了IPO计划,以便精简运营和聚焦业务,同时降低成本,试图开辟一条盈利之路。

  尽管如此,北美地区的境内融资额依然达到了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鉴于发行人希望在2020年大选之前完成上市,我们预计该地区的交易活动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继续逆势而上。”

  亚太地区

  受中国内地企业在香港特区的高融资额交易推动,2018年亚太地区IPO市场表现出色。相比之下,该地区在2019年的交易活动大幅下滑,IPO交易融资额跌至904亿美元,交易数量减少到776笔。而2018年的交易融资额为1090亿美元,交易数量为927笔。

  中国发行人以260笔IPO交易(其中179笔为境内IPO)领跑亚太地区,韩国以92笔交易(全部为境内IPO)紧随其后;日本总计有90笔IPO交易,其中89笔为境内IPO;印度共有63笔IPO交易,全部为境内IPO。金融行业占据主导地位,融资163亿美元。此外,高科技行业融资额较2018年增长12%,而由于阿里巴巴的上市,零售业融资额同比增长64%。

  亚太地区多个交易所为吸引企业上市纷纷采取新措施。例如,中国设立科创板以鼓励国内科技公司在本土上市。2019年,共有47家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募集资金超过95亿美元,形成了良好的开局。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企业赴美IPO数量下降的同时,中国科技企业境内IPO的数量上涨了19%。

  此外,沪伦通于6月正式启动,这一互联互通机制允许全球投资者购买中国企业股票,同时,中国投资者也能够购买伦敦证交所的上市股票。这一举措将为两大市场带来利好,也是中国推出的一项具有创新性的政策变革。中国一直在尝试革新,以吸引更多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市。

  11月阿里巴巴在香港的“回归”上市(继小米和美团之后),展现了2018年4月发布鼓励创新型企业和生物科技公司上市的监管改革以来港交所对独角兽公司吸引力的日益增长。。

  贝克•麦坚时亚太地区跨境IPO指数下跌7%,至24.5点。

  贝克•麦坚时亚太资本市场业务部负责人王端淇律师表示:

  “不确定性将始终影响着市场趋势,几乎没有哪个主要金融中心能在今年毫发无损的度过。尽管香港的社会动荡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交易活动,但其市场表现仍相对稳定,这是由于香港的基础设施和投资者基础对于发行人来说依然可靠。阿里巴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展望未来,我们将看到‘交易所之战’的升温。最近整个亚太地区的监管规则都在发生变化,加上科创板的设立,已经开始吸引更多企业上市,或者至少可以说为发行人提供了除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等传统上市场所之外的选择。”

  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

  尽管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IPO将提振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的融资规模,但英国脱欧以及整个欧元区经济活动的疲弱导致该地区IPO市场整体低迷。

  该地区的IPO交易数量下降46%至113笔,而在10笔大型IPO交易的提振下,其交易融资额仍保持在456亿美元的稳定水平。多数上市交易为境内交易,从而导致贝克•麦坚时在该地区的跨境IPO指数下跌36%至10.8,为所有地区中的最低值。

  虽然阿美石油公司的上市在境内融资中已占比50%,但该地区仍有其他8笔境内大型交易——事实证明,伦敦和法兰克福在大型上市交易中备受欢迎,而沙特证券交易所则见证了其首个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发行,即沙特购物中心运营商Arabian Centre在美国证监会144A条例下完成的IPO交易。意大利的证券交易所是整个低迷市场环境下的另一亮点,其IPO交易数量增长了50%。

  跨境上市数量下降为该地区带来重创,交易活动比2018年减少71%。

  贝克•麦坚时欧洲、中东及非洲地区资本市场部门主管Adam Farlow律师表示:

  “虽然英国脱欧持续打击该地区的跨境活动,但其境内交易活动仍有一些可圈可点的地方——包括伦敦、利雅得、法兰克福和意大利在内的多家交易所迎来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上市交易。

  我们最终看到阿美石油公司的首次发行,预计这将使沙特证券交易所跃居所有交易所首位。

  最近的市场形势对于该地区来说真是可以用过山车来形容,不过我们可以预期在2021年将会有一些大事发生,因为长久以来的政治和经济问题终于得以解决,积压已久的需求也将得到释放。”

  拉丁美洲地区

  该地区普遍的政治动荡对IPO市场的交易融资额和交易数量均有所抑制。2019年总融资额为35亿美元,较2018年下降33%,交易数量下降30%至7笔。该地区全部上市交易均为境内交易,且所有交易活动均来自巴西和智利。

  巴西共有5笔IPO交易,较2018年的3笔有所增加——据称是受巴西参议院10月通过的养老金改革所推动的。事实上,有两家公司正是在养老金改革方案通过的当日上市了。智利上半年的活动有所增加,随后由于下半年的政治和内部动乱而放缓。

  贝克•麦坚时拉丁美洲地区资本市场部门主管Pablo Berckholtz律师表示:

  “尽管IPO交易数量有所下降,且影响该地区大面积区域的经济和政治事件加剧,但巴西、哥伦比亚和秘鲁等国家仍在宏观层面上保持稳定——这些国家的上市公司依然表现良好,没有受到市场问题的影响。

  总体来说,在过去几年中,企业的经营方式有了显著的改善——我们可以预期,这将对未来的经济增长产生积极影响。”

  证券交易所纷纷改进策略

  即使对发行人来说,上市地点的选择比以往要多,美国和中国仍然是最有力的竞争者,其中,港交所、纳斯达克和纽约证交所在融资额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纳斯达克是2019年最活跃的交易所,共完成183笔交易。阿里巴巴的上市使得香港在交易融资额方面保持领先地位。

  上交所科创板提振了中国的交易表现,其融资额超过95亿美元,约占2019年中国IPO融资额的30%,这可能也是中国企业赴美发行数量减少和中国企业境内IPO交易数量增加的原因。

  尽管伦敦仍然是前五大跨境上市目的地之一,但继多笔交易延迟之后,2019年仅有4笔跨境上市在伦敦证交所进行,较2018年的16笔出现下滑。澳大利亚的跨境融资额增长了432%,这主要是由于KKR集团旗下基金KKR Credit Income Fund以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方式进行了价值6.31亿美元的IPO交易。受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和9月领导层更迭的影响,意大利的境内IPO交易融资额和交易数量均有所增长。此外,沙特证券交易所IPO活动的增加也成为一大亮点。(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缪露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