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人员密集场所不安全?"黄衣侠”现场保驾护航
2020年03月08日 13:19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8日电 “我叫张晓峰,我叫管东伟....。.”2月14日,全球性专业民间救援组织公羊队的队部里,第三批赴湖北志愿消杀服务队安静地按下手印,签下那份熟悉的“生死投名状”。这次他们将驾车携带捐赠总值超过150万元的消杀机、无毒消杀液、制氧机、血氧仪等设备出征湖北疫区。

  同时,在这场艰巨的病毒防控战役中,公羊会上海总会,作为新虹街道新联会理事单位、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代表,为新虹一线战斗做坚实的后盾——从2月5日开始,在新虹街道管辖内外来务工人员聚集地的虹光村内的4个公寓酒店进行了实地作业。这群”黄衣人“从准备到完成消毒,需要5个小时,几家走下来,他们的衣物就全部湿透了,皮肤也已经发红。

  朱嘉臣是此次负责消杀工作的队员之一。这天中午,大多人都出去工作了,他和其他队员带着四台大功率汽油发动喷雾器来到景虹酒店,现场按1:100配比消毒液。由于酒店的龙头不标准,朱嘉臣拿出了万能转接头作为转化器,“这也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一点点接水,太花时间了。”

  由于消毒液有一定的腐蚀性,所以防护措施一定要做好。一身黄色制服是封闭的专用消杀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手套,保证全身基本是密闭的。

  装满消毒水整个重量大概有50公斤,在公寓里,他们背着的喷雾器,通过喷出的消毒液,对每个角落喷洒药液。据介绍,这种喷雾器细粒化程度高,最高可以喷射出8米距离。一桶药水洒完大概只需要20分钟,也就是三层楼的空间。

  “每一个楼层的电梯、地面、门把手,都是消毒重点部位。”在消毒时,作为队长,朱嘉臣反复叮嘱道。

  “感谢公羊救援队的消毒,这下我们可安心多了!”一位居住在酒店的居民说道。

  虽然装备给力,但全封闭的防护服,队员的动作显得“笨拙”,这20分钟下来,他们已经全身冒汗无法透气。有一次,队员连续作业实在热的不行把消杀服的连衣帽摘了,结果受到领队成员的严厉批评。“操作必须要按照规范手册指引,防护第一,确保自身安全,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

  消杀工作是件辛苦事,不小心药液会进入眼睛,戴上护目镜又容易起雾,队员们建议采用防雾化的护目镜,避免使用过程中雾气较大,阻碍视线。同时,还根据实际情况,队员的装备进行了调整,配备了专用橡胶鞋和手套,而非一次性的。

  消毒完4个公寓酒店,约1万平方米,需要8桶,2人持续时间大约是5小时,记者看到,脱下“外衣”的朱嘉臣已经湿透全身,脸上眼睛上也全是汗水,如果一不小心消毒水滴到皮肤还会引起过敏。

  朱嘉臣又连忙让队员换上自备的衣服,他笑着说:“第一次作业没带备用干衣服,工作结束后差点着凉感冒发烧,多亏平时经常锻炼身体,及时恢复了体力。”

  “我们都是一群普通的志愿者,大家自掏腰包,购买消毒液、口罩,对新虹义务进行防疫消毒,为疫情防控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朱嘉臣的搭档蔡玉武说。

  据了解,新虹街道虹光村,这里有景虹公寓、安歆公寓、员宿公寓、东镇319公馆四个公寓酒店,主要是企业员工宿舍、长租房,约有800余人。按照规定,人员密集场所要定期消毒。但问题是,新虹没有大面积消杀工作缺少专业装备。

  “我们不是天兵天将,只是力所能及去解决一些社会难题。但哪里有需要,就一定会有公羊会的身影。”公羊会上海总会会长朱琦斌告诉记者,在得知新虹的难处,他们成了”接盘侠“,“让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浙江丽水苏村,四川汶川、雅安,云南鲁甸,台湾花莲、台南,尼泊尔,巴基斯坦,厄瓜多尔,意大利……17年来,公羊会扎根在公益事业第一线,并让中国民间救援力量逐步走向世界舞台。“我相信,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缪露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