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台北本《烟江叠嶂图》为高士奇摹本
2019年01月22日 11:49   来源:解放日报  

  连日来,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引发外界关注。众所周知,上博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皆藏有一幅董其昌《烟江叠嶂图》,系两岸有名的“双包案”。两者孰为真,孰为假?昨起,董其昌书画艺术国际研讨会在上博举行,关于其画作真伪引学界议论。

  “滥董”作伪水准高超

  董其昌是文人画史上绕不开的人物。他的影响不仅波及赵左、沈士充等松江籍画家,更不限于一时一地或一家一派。随之发生的,便是其书画赝品空前泛滥的现象,为文徵明后最多的一位,故称“滥董”。此现象董其昌在世时便已出现,1604年,董氏在赠友人杨玄荫的《嘉树垂阴图》轴上自题透露54岁时已有赝品行世。

  “滥董”作伪水准之高超,也给董其昌作品的真伪辨析增加了不少难点。上博、台北故宫分藏的两本《烟江叠嶂图》卷是典型的双包现象,其中上博本原为吴湖帆外祖沈树镛旧藏。上海博物馆研究员、古书画鉴定家钟银兰曾在上世纪90年代发表过相关论文,对台北本提出质疑。而据上博书画研究部主任凌利中最新考证,他认为台北本不仅是伪作,而且是由高士奇在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临摹的。

  此观点可得到多方印证。其一,清人王鸿绪《横云山人集》记载,1689年春,高士奇获挚友王鸿绪所寄其藏《烟江叠嶂图》卷(上博本),兴奋之余当即和东坡韵作答并题于卷末;次年,高氏乘兴摹了一本亦寄王氏。其二,将高氏书法风格与台北本逐字比对后,发现该卷所谓董其昌的诗题书风与高氏手迹十分吻合,诸如结体、行气、章法皆同,尤其是笔性皆有硬朗尖刻特征,卷中包括“江村秘藏”朱文印在内的高氏钤印皆真。例如,上博本《烟江叠嶂图》中“天使”二字,也更接近董其昌题宋高宗《暮春三月诗帖》中“陵”“使”的笔锋。此外,高氏本人亦有自匿真迹、进贡伪本之故实。“高士奇是业余画家,他的绘画造型能力缺乏专业训练,对复杂的山石结构、空间层次的处理显得无措,即使依样画葫芦,依旧只是描摹个大概。”凌利中通过两幅画作高清图的比对,认为真迹上博本显然更胜一筹。

  不过,也有学者持不同观点。研讨会上,长居法国的学者李慧闻提出,两幅《烟江叠嶂图》都是伪作,而台北本的艺术性更强。这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部分国外学者的主流观点。

  呼吁列为“董学”进行研究

  “不懂董其昌就不懂中国画,但实际上,虽然陆陆续续办了一些展览,对于董其昌画作真伪的梳理却没有真正推动,什么是真正的董其昌,仍是比较模糊的。”凌利中说。目前,市面上署名“董其昌”的画作大约有几千幅,保守来看,真迹仅两三百幅。有学者表示,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第一本董其昌画册,如今看来,约1/3为伪作。也有不少研究董其昌的学术专著,书籍封面便是误用的伪作,如此种种,都是“滥董”乱象。

  “双包案”也不止于《烟江叠嶂图》。上博藏《疏树遥岑图》轴与故宫博物院藏《林和靖诗意图》轴系双包;上博藏有董其昌《各体古诗十九首》卷,日本同样藏有一卷。关于后者,凌利中认为,上博本是伪作,是明代书法家宋珏临摹董其昌的书卷。

  上博董其昌大展是近来少有的关于董其昌的艺术展览,此次研讨会云集各国学者。学界认为,如果不尽快建立董其昌画作真伪的判别标准,由于“标尺”不一,很难真正推动董其昌研究的后续进展。

  当下,研究董其昌的风头正盛,但是鉴于其作品本身尚未有明确的梳理,以至其研究仍是美术史上一个需要拓荒的地方。凌利中希望,上博举办的此次大展及学术研讨会能成为董其昌研究的新起点。“可以将其列为中国画史中的一门‘董学’,犹如研究《红楼梦》的‘红学’。”(解放日报记者 张熠)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