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何建华:推进上海光源成为国际领先大科学装置“责无旁贷”
2017年09月05日 17:43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9月5日电(记者 许婧)在浦东张江上海光源园区里,上海光源二期工程第一条完工的线站预计在2018年底出光;目前第四代光源——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SXFEL)正在调束并开始建设用户装置和线站;第三代光源——上海光源同步辐射装置的二期扩容工程去年底也已开工,将再建16条光束线,再加上已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优先启动项目的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大科学装置集群即将成型。

  “上海光源是同步辐射光源,是一个多学科的平台,可以利用终端实验站来开展各种各样的科学研究”,从1995年开始立项、到2004年破土动工建设、再到2009年建成投入使用,直至今日在建的上海光源二期,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光源中心副主任何建华一直与上海光源“同在”,如今担任上海光源二期的总工程师,负责二期的总体技术方案。

  普通X光能清晰拍摄出人体的组织和器官,而上海光源释放的光,亮度是普通X光的百亿倍,简言之,上海光源相当于一个超级显微镜集群,能够帮助科研人员看清病毒的结构、材料的微观构造和特性。同步辐射光源已成为生命科学、材料科学、环境科学、地球科学、物理学、化学、信息科学等众多学科研究中不可替代的先进手段和综合研究平台,也是制药、新材料、生物工程、微电子、精细石油化工等先进产业技术研发的重要手段。

  投资逾14亿元人民币的上海光源是中国重大科学工程,占地约300亩,是中国迄今已建成的规模最大的科学装置。

  何建华表示,作为大科学装置,上海光源建设与应用本身就是科技创新的过程,也是综合能力的体现,对推动中国多学科领域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产生了重大作用。

  与上海光源结缘之前,何建华的专业是核物理。1984年,何建华获得北京大学核物理专业学士学位,同年来到中国科学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攻读研究生,博士毕业后留在了中科院应用物理所的前身原子核研究所。1994年他前往国外学习,在留学期间,被告知中国要筹建上海光源,并邀请他回国参与建设。

  听闻这个消息,何建华第一反应是上海光源是个追赶国际前沿的项目,而当时中国在这个领域基础薄弱,自身所学又与之相关,于是他毅然回国开始参与上海光源前期工作,从带领几位年青人边学习边做方案,到开工时就任重要岗位,也由此拉开长达20多年的漫漫征程,他也在2009年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6年成为“上海市领军人才”。

  他回忆道,上海光源建设过程中近七成是自行研制的设备。有一部分不得不进口,国内不具备足够好的相关工业基础,性能达不到。研制过程中,近百项关键技术涉及到精密机械、超高真空、精密光学工程等,最后经过多方努力后都成功实现了。

  如今,上海光源作为先进的中能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是目前世界上已建成的性能最好的中能光源之一。建成至今,上海光源已累计为1.6万名用户提供实验机时和相应服务,在支撑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关键技术研发、紧急卫生事件应对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上海光源用户在《科学》《自然》《细胞》三大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近70篇,在其他高端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约900篇。

  在何建华看来,类似上海光源的大科学装置的建设过程其实就是一个科研的过程,对于大科学装置,如何用好是关键。让他自豪的是,自己参与建设的上海光源,促进了中国若干学科的发展,就像结构生物学正是得益于上海光源,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在上海光源建成以前,中国结构生物学领域在《科学》《自然》《细胞》三大国际顶级期刊上每年仅发表一至二篇文章,在上海光源出现以后,2013年一年就有十三篇。

  许多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研究成果都是在上海光源平台上完成的。2016年,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高福课题组通过上海光源从分子水平阐释了一种新的病毒膜融合激发机制,成为近年来国际病毒学领域一大突破。该研究加深了人们对埃博拉病毒入侵机制的认识,为应对疫情及防控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

  除了科学研究之外,产业应用效果也非常好。有40多家企业利用上海光源做研发,一半是做药物研发,自身产生很多的效益。

  “因为有了这个平台,大量的科学家从国外回来,团队迅速聚集在一起,许多学科领域快速发展”,何建华看到由于上海光源的运行,每年为几千科研人员提供研究平台和手段,取得了重大的科研成果。

  “上海光源建成前,国内的结构生物学团队不到50个,建成后增长4、5倍,现在有200多个团队在国内从事研究,包括施一公、颜宁等都曾是上海光源的常客”,何建华坦言,目前世界各国都认识到大科学装置在国家创新能力建设中的重要地位,许多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在已经建设众多大科学装置的基础上,又在制定新的大科学装置发展规划。

  上海光源二期将新建16条光束线,到2020年左右,上海光源的能力将比现在翻三四倍,能接待一万人科技人员做研究,集聚效应会更加显著。

  作为上海光源建设者和管理者,往往奉献多于获得,包括何建华在内的“上海光源人”甘于当幕后英雄,搭布景,其他科学家是演员。

  “我现在每天工作十小时以上,每年负责方案审查超过100次,感兴趣的研究也只能放在业余时间进行”,何建华承认目前压力十分大,但他相信经过如他一样一代代“上海光源”人,不断尝试新领域,不畏惧新挑战,汇集培育国际一流研发团队,为前沿科技和经济社会重大需求问题提供长期、关键的支撑,让重大创新成果不断涌现。

  “我感激有机会参与建设上海光源,能看到上海光源一步步成为国际领先的大科学装置中的一员,我们自己觉得是有贡献的,这就足够了”,何建华说。(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许婧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