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上海海事大学容新芳教授三十年如一日发奋编典
2019年05月08日 22:0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58日电(吉娜 王子涛)1560页、2400多组、近12000个同义词,从最初构思到最后编纂出版,整整耗费30多年的时间……近日,由上海海事大学容新芳教授独自编著、商务印书馆历时5年编辑的《英语同义词辨析大词典》出版。该书的问世,是我国辞书建设的又一成就。

容新芳教授在英语语言文学领域造诣深厚,现已发表论文40多篇,完成论著、译著及词典20余部。在2015年(教育部)第七届高等院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人文社科)评选中,荣获外国文学著作类二等奖(一等奖空缺。自1995年设此奖以来,获得过一等奖的只有王佐良、范存忠、杨周翰、季羡林、李赋宁、仲跻昆、范大灿等7人)。他花费9年时间打磨的专著《I.A。瑞恰慈与中国文化:中西文化的对话与其影响》于20126月出版,被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埃默里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密歇根大学和中国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以及英国伦敦大学等多个世界知名大学图书馆馆藏。

在当今时代潮流下,愿意几十年坐冷板凳来编撰一部词典的人不多,这其中的困难和艰辛也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容新芳教授30余年如一日孤灯伴读,皓首穷经,精心打磨学术精品,他的动力在哪里?他是怎么做到的?编典过程中,有哪些值得与我们分享的故事?在电子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和未来,编纂此典有什么现实意义和价值?

立志写一书,为中国教育事业做点事

在外国语学院4楼的一间办公室,记者敲开了容教授的门。办公室的窗帘拉着,被窗帘隔在窗外的,是阳光明媚的春天。容教授解释,这几年,眼睛不太好,见不得很亮的光。光线强了,眼睛就会流泪或者看不清电脑上的字。就这样,容教授自觉地把外面花花的世界,隔在了窗帘外。

谈起编纂此典的初衷,容新芳教授谈到,那还是30多年前的事。作为77级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记得,当时教室黑板上面“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几个大字,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大学毕业后,容新芳就在大学教专业英语,当时常有学生询问关于同义词的问题,于是他就开始研究同义词。

“真正使我动心开始想编写一本同义词辨析词典的,是1986年我与好友严明等同仁在黑龙江大学编写、后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英汉科技大词库》和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的《英汉缩略语大词库》这两本书之后。”容新芳说,当时他就想,自己要独自编一本词典,即一本有充足时间、不需要匆忙编写的词典;一本对自己工作有益、对英语学习者有帮助,而且能为祖国教育事业做点贡献的、有质量的词典。 “所有这些合力,促成了我要编写此书的决心。”

带着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容新芳从此一头扎进了书海中,查阅整理各种资料,追溯字源词义。没想到这一写,就用了30多年。

“编词典是枯燥的,却是我喜欢的”

《英语同义词辨析大词典》编著之艰辛,正如著名英汉翻译理论家、辞典编撰专家、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张柏然教授(2017年过世)在为此书作序中所言:“三十余年来,容君自勉不堕,笔耕不缀,无间寒暑,孤灯伴读,夜以继日,其艰苦有人所不能堪者。而君明知有难而独任其难,潜心编著,安之若素。”

30多年间,容新芳曾经历了最原始、最艰辛的素材积累。他说,在最初还没电脑时,家里、办公室的地上,被他摆满了纸。“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类同义词的辨析。汇总同义词的纸,是废水泥袋子的牛皮纸。写完一张,就换一张。有时地上放满了,就贴在墙上。”

据了解,容教授的生活方式到了非常简单的程度。除了为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课外,每天他往办公室里一坐就是一天。每工作一两个小时后,到走廊里转一转再回来。这种生活状态维持了很多年。谈到工作以外的兴趣爱好,容新芳说:“以前喜欢打篮球,现在年龄大了,就是散散步。”

做学问当如容新芳

上海海事大学外国语学院何绍斌副院长表示,容教授几十年坚持对英语核心词汇,尤其是对近义词的深入解析,为后来者指明了学习方向,避免了本不应该走的弯路。虽然同类词典也出版过,但容教授解析英语近义词的方法独树一帜,从词根和词缀的条分缕析,见出词义的发展变化轨迹,让学习者明白词语的本义和衍义,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谈到电子时代编写此典的意义,上海海事大学外国语学院尚新教授认为,词典编纂是语言与文学领域的一项基础工程,它就像城市的道路系统,没有它,我们不知道怎样到达目的地。因此,如果没有以扎实的学术研究为基础的奠基性工程,网络技术、电子词典、智能翻译都只会陷入混乱和混淆视听。

为者常成,行者常至

在很多人看来,容新芳教授的生活方式太苦了自己。容新芳表示,每个人对幸福的解读不同,个人有个人的理解。“这些年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我喜欢做的。作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我当过农民,开过拖拉机,做过民办教师等等。现在我是一位教授,我对自己所拥有的生活很满意。”他说,多年的词典编纂已成为他的一种习惯,精神上有时也会苦中作乐,否则就不可能坚持在词典编纂的大路上前行,且能愈战愈勇。

容教授专门作诗一首,抒发自己编典后的情怀:六十余载地至天,三十多年词成典。辞海潜游苦作甜,上坞付梓泪喜眼。

“改变你所能,接受你所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是最大的幸福。”新芳也寄语师生们:人的一生,要去做一件自己喜欢的、值得去做的事,并且要把它做到极致。

2014年,商务印书馆开始编辑出版此典时,容新芳教授没有停下。这5年,他还一直在修订增补,为此书的再版做充分准备。他说,做学问没有尽头,永远在路上。

上海海事大学外国语学院党委书记朱耀斌表示,容新芳教授30年如一日,编写一本词典,是需要一种“坐冷板凳”精神的。“要为祖国的教育事业做点贡献”成为支撑他做学问的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当下就是扎根中国大地,做好我们教育事业的典范,“我们应该学习并提倡这种精神。相信这本词典会经得起时间和读者的检验,也相信大家会给出内心真正的评价。”(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子涛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