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宜人宜商兴商,后街支马路如何活起来
2019年01月24日 11:32   来源:解放日报  

圆明园路旁典雅的老建筑吸引市民拍照留念。 见习记者 孟雨涵 摄

  东京银座繁华主街背后的小巷分布着体现日本老字号特色的小店;纽约繁华的第五大道后面集聚了500家科技型创业公司;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后街群,则着重体现文化特色。

  后街是国际知名商业街区展现出的另一张名片。南京路、淮海路是沪上两条知名商业街,在新一轮改造升级中,一条要透出更多文化气质,一条要走年轻时尚道路,它们的后街又将展现怎样的风情?在日前举行的黄浦区政协二届三次会议上,致公党黄浦区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开发两街后街增强黄浦购物街区发展厚度的建议》,提出建设富有海派特色的“两街”后街商业集群,拓展南京路和淮海路后街及支马路的开发思路。

  开发后街是知名商业街发展路径

  “两街”在近年被很多人诟病其条状主街难以适应消费新需求。《建议》指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特别是休闲娱乐、社交、餐饮、亲子活动的需求取代了纯粹的购物,“两街”条状化的街道、体量较小的综合性商厦、商业零售为主的营商模式已不能满足多元消费需求。而且,开放的街区受气候因素影响,舒适度和交通便利度都成为软肋。与此同时,这几年,城市副中心大型综合性商业的集聚化,让消费者可以就近、便利地、一站式解决上述需求,“两街”的首选地位早已不再。

  开发后街,是很多国际知名商业街的发展路径。巴黎、纽约、伦敦、东京等城市的著名国际购物街都有相辅相成的后街支马路,往往主街上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消费者,而后街支马路是当地购物达人的购物天堂,在这些后街上通常能找到一些“百年老店”。比如,东京银座的繁华主街背后,有一条狭窄的、以“丁目”命名的街巷,巷中就分布着各种小酒馆、手工店等,体现日本老字号特色;纽约繁华的第五大道的后面,聚集起“we-work”共享办公空间,集聚500家科技型创业公司,形成仅次于硅谷的“硅港”;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后街群中,巴尔扎克路有巴尔扎克电影院、巴尔扎克酒店,乔治五世大街有顶级表演秀,马尔伯路国际美食云集,蒙田大街有雅典广场酒店和香榭丽舍剧院;伦敦牛津街的后街群,则与主街形成品牌档次错位,主街集中一线奢侈品牌,后街支马路成为大众品牌、轻奢品牌的聚集地。

  “两街”后街与主街未能互为依托

  历经多年开发与演变,南京路、淮海路“两街”背后形成了一些后街支马路,如通过新建开发与重置开发形成的新天地商圈、思南公馆区域、外滩源等,也有大量自然生长型特色商业街道,如特色小店集聚的南昌路、雁荡路、瑞金路等。《建议》指出,这些后街与主街未能形成互为依托的购物街区。

  新建开发模式、重置开发模式往往能较好借鉴大型综合商业体的发展经验,但在实际运营中较难实质性突破与主街的商业同质化,新商圈对主街的分流效应、摊薄效应时有显现,没有形成明显的错位或互补。而自然生长型特色商业街,更有利于个性化商业、潮流小店的出现和发展,更能形成与主街商圈的互补和呼应。但这类商业街业主比较分散,总体发展效率较低,缺乏统一规划,容易出现商业生态方面的缺失和业态布局方面的失控。

  发展“两街”后街支马路,还面临一些政策约束。最明显的就是街区商业和居住功能的矛盾以及商业开发与现行政策的冲突。“两街”后街支马路,从原有功能设计上大多定位于居住区,居民人口密度高、商业开发基础设施亟待完备。但随着商业开发的深入,沿街底层建筑商铺化,水电配套、车辆停放、防火安全等制约性瓶颈凸显;“两街”周边建筑相对老化,实施商业开发后可能出现的噪音、烟气、废水和生活垃圾等环境问题不容忽视。《建议》认为,妥善解决开发给原住居民带来的困扰,进而通过开发实现与广大原住居民的发展成果共享,是“两街”后街开发在初期必须完成的顶层设计。

  此外,还有些自然形成的支马路后街商业雏形,因沿街商铺很可能是居民的花园、天井或住宅等改建而成,按目前法律法规须予以拆除。如果要进行后街开发,要在需求和现行城市精细化管理政策法规之间找到平衡点。

  突显后街经济“消费生态”要素

  “两街”后街经济如何发展?《建议》提出“宜人、宜商、兴商”理念。在开发规划中,突显后街支马路“消费生态”要素,把人(属地居民、游客、商圈从业者)作为核心服务对象,同步开展对交通、绿化和步道的配置设计。

  所谓宜人,目前“两街”主街都是商铺连着商铺,缺乏休憩场所,建议在后街支马路上多开设小咖啡馆等轻餐饮场所,辟出一些小型绿化,建立小型博物馆、纪念馆等,为居民和游客提供休闲场所。宜商,是指在商业业态和品牌规划定位方面,后街支马路应和主街各有侧重,形成合理梯度,从空间上拓展主街功能。最后,要兴商。在后街支马路开发上,通过不断建立和完善“两街”周边商业配套管理制度和评价体系,形成“择业导入发展、择优向主街引导、择劣淘汰清离”的准入和退出机制。

  对于已形成特色的后街支马路,《建议》希望政府加强引导。关注自然生长型特色商业街道形态、业态,建立跟踪反馈机制,引导区域内个性化商业,探究“消费生态”方面的深层发展动因,解决困扰自主型创业者的难点和痛点。后街要“活”起来,政策上还要适度放开。政府在规划的基础上应对一些街区有控制地开放“居改非”,让特色小店有合法的出生证,纳入工商、税务、城管等管理体系,从而健康成长。(解放日报记者 唐烨)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