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上海一年成绩单,在数据里更在心里
2019年12月23日 10:46   来源:解放日报  

  仿佛在倏忽之间,2019就要翻页了。

  2019年,在全球经济增长势头减弱,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美经贸摩擦的宏观背景下,面对结构调整、减税降费、区域竞争等多重压力,上海各区努力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季度、半年、全年,每一个节点的区域经济数据统计表,就是一份成绩单。成绩单不仅仅在经济领域,社会建设、民生事业、城市治理等,都有年度“成绩单”,有的在数据里,有的在字面上,而更多的是印刻在生活和工作在这座城市的人们心里。

  所以,区域经济发展成绩单上,排在前列的,警惕身后“追兵”逼近;位居中游的,力争再上一个台阶;跌落在后的,爬起来奋勇前行。

  2019,让我们来回望一下上海16个区的N个侧影——

  落子 大项目纷至沓来落地生根

  浦东,“三个小面包”的故事让人津津乐道。

  今年7月的一个晚上,9时50分,浦东的一批机关干部刚刚下班。当天下午,浦东新区区委、区政府在这里开了近7个小时的专题会,因为要讨论的问题实在很多,与会人士的晚餐只能简单应付一下——每人分到了三个小面包。

  且不论三个小面包能否补充和支撑一下午加一晚上的脑力体力消耗,浦东干部的这股子干劲着实令人钦佩。2020年,浦东开发开放将迎来30周年;2019年,上海就开始为这份“迎接”作隆重铺垫。

  6月,上海市发布《关于支持浦东新区改革开放再出发实现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宣布在市级权限内给予浦东最大限度支持和赋权。同时提出目标:浦东的经济总量要从目前的1万亿元,通过7年左右努力,突破2万亿元。

  当前的浦东,地区生产总值超过1万亿元,以上海1/5的土地、1/4的人口,创造了上海1/3的经济总量。

  与“三个小面包”相媲美的,还有临港新片区的“七箱方便面”。

  8月20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正式揭牌。一个特殊经济功能区,一座现代化新城,阔步走向未来。

  临港新片区的口号:“开局就是决战、起步就是冲刺”。乍一听,似乎有些语病,起步就是冲刺,不符合加速度定理啊!可再一想,这么重要的国家战略任务,每一个参与者,必须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自我加压、主动倒逼,争分夺秒地开展工作,全力跑出加速度。

  有记者采访临港新片区,在管委会办公室里,看到了七箱方便面。工作节奏太快,工作人员吃泡面成为常态。

  上海东南角的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揭牌2个多月后,11月1日,上海西面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掀开盖头。一西一东,构成“对内对外开放的两个扇面”。

  示范区范围包括上海市青浦区、江苏省吴江区、浙江省嘉善县。从中选择五个镇作为先行启动区,上海青浦的金泽镇、朱家角镇在其中。

  好风景终于引来新经济。年头,华为青浦研发基地顺利完成土地摘牌,夏天前期土方围墙单位已进场施工,预计明年,华为基地就可正式开工。华为研发中心,位于金泽镇西岑社区,项目规划用地面积2400亩,预计将导入3万名科技研发人才;华为人才公寓,位于朱家角镇复兴路以西,总用地面积约660亩。

  2019年,一系列的落子、布局,在各区演绎:

  全球家庭娱乐主题乐园度假区——乐高乐园主题度假区落户金山区,总投资预计5.5亿美元,计划2023年建成开园。届时,上海将形成“东有迪士尼、西有乐高”的主题乐园布局。

  中以(上海)创新园在普陀区开园。上海携手“创新国度”以色列,将在科技创新、技术转化、企业孵化等领域发力,提升创新策源能力,融入全球创新网络。

  恒大将新能源汽车全球研究总院设在松江区,扩大在上海的一系列战略布局;嘉定安亭的上汽大众新能源汽车(MEB)工厂正在抓紧建设之中,建成后将投产大众、奥迪等多个品牌的全新一代纯电动汽车,规划年产能30万辆;闵行区建设马桥人工智能创新试验区,力争用10年打造千亿元规模;崇明区招引正大、恒大、万科、碧桂园等一批巨头,意在闯出一条生态经济的新路……

  一个地方为引进大项目落地,往往要经历许多艰难曲折,其间甚至历经数年。负责招商引资的“店小二”自嘲“比追女朋友还难,比讨老婆还吃力”。一些地区党政主官“换将”后,大项目引进无缝接续。一棒接力一棒,“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

  “网红”精心打造人民的城市

  要说2019年上海各区的“网红”地标,杨浦滨江估计是得票率最高的。

  11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来到杨浦滨江,对杨浦区科学改造滨江空间、打造群众公共休闲活动场所的做法表示肯定。“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总书记的话语成为城市建设者的指引。

  此后,一拨拨的市民、游客、参观团体、媒体记者涌入杨浦滨江,一睹这条5.5公里“世界仅存最大的滨江工业带”的光彩。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杨浦滨江刷新了许多人对于上海“精细精致”的认知。人们传统印象中,上海的精细精致藏在梧桐掩映的老洋房里,蕴含在各色店铺的时尚橱窗里,飘散在街边餐馆浓郁的咖啡香里。

  而杨浦滨江的“底子”是重工业,是粗犷的、阳刚的、锈迹斑斑的。如何在后工业风里融入“诗和远方”,让那些老厂房、老码头、钢轨、拴船桩既得以保留保护,又嵌入富有创意的精巧设计?

  设计师、建筑师、管理者以及普通市民,经过不计其数的交流、碰撞、论证以及实践,成就了今天的杨浦滨江——每一块老工业场地都有特性有生命,每一个工业遗存的细部都注入设计师的巧心思,每一处绿化景观都可入镜入画。

  而其他各滨江区段,也展露出“网红”潜质:

  浦东滨江,在22公里长的岸线上,每隔1公里设置了一座“望江驿”,将打造成进博会热门展品的展示平台;

  虹口滨江,全球首个综合性5G应用展示及联创平台——“5G全球创新港”在北外滩开港,聚焦全球信息科技的发展前沿;

  徐汇滨江,西岸美术馆对外开放,开启与法国蓬皮杜中心的展陈合作,这是中国本土美术馆首次与法国顶级美术馆共同探索运营文化机构;

  黄浦滨江,全球第二家teamLab无界美术馆选址在此,6000多平方米的庞大空间里,光、电、声、影多维度交错,让观者仿佛步入时光机器,穿梭在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

  在上海郊区,乡村“网红”又是另一番特色。

  上海首批9个市级乡村振兴示范村建设于2019年6月底完成,紧接着,第二批28个示范村建设开始推进。许多示范村成为“网红”,参观、学习者一拨接一拨。有镇领导做过统计,一年来陪同各方参观镇里一个“网红村”,超过100次。

  “网红”村,美在水清、田秀、林逸、路幽。奉贤吴房村,对古宅、古桥、古牌坊等历史文化古迹资源修旧如旧,一派江南水乡桃花村模样。宝山塘湾村请来专家,在村里公共活动空间为村民讲解莫奈《日出·印象》,村民们笑称:“在村头迎接莫奈的《日出》。”

  “网红”村,真正兴旺红火要靠体制机制创新。不少示范村引进国有资本和社会资本,延伸农业产业链,探索“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新路。塘湾村引入新兴的母婴产业,喊出了“把中高端月子会所开到乡村”的口号。上海市属国有资本运营平台上海国盛集团在吴房村试点,探索国有资本参与乡村振兴的新路径。

  滨江“网红”,如何成为日益丰盈的“秀带”,同时催生新经济的发展壮大?乡村“网红”,如何由点及面,由“盆景”变为“风景”?这将是延续到21世纪二十年代的新课题。

  夜市 璀璨灯光映衬烟火气

  2019年的夜上海,显得更加璀璨。

  上海好几个区的领导,都有了个新头衔——“夜间区长”,还有一批人士被聘为“夜生活首席执行官”。

  这些新头衔是舶来品。纽约市在2018年设立“夜间市长”及“夜生活咨询委员会”,力求保证纽约夜生活环境安全有序。2019年纽约市发布的《纽约夜生活经济报告》显示,纽约市夜生活创造了19.6万个工作岗位、62亿美元的工资和191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其中餐饮和艺术类消费是最大的两个类型。

  在伦敦,夜经济已成为其第五大产业,主要由酒吧、饭店、音乐厅、剧院等组成。伦敦十分重视“酒吧文化”的发展,认为酒吧不仅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还为人们提供社交聚会的机会。在夜晚文化旅游方面,伦敦大小博物馆推出不同类型的晚间活动,如展览、讲座、对话等。

  夜间消费不仅是城市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经济的重要推动力。

  今年9月,长宁区将上生·新所、幸福里、九华邻居里等6处商业文化服务载体,命名为夜间经济示范点,探索时尚创意、餐饮集聚区和特色商业三类夜经济模式。

  10月26日晚上,黄浦区新天地湖滨路活力街区和静安区静安嘉里中心“安义夜巷”,共同迎来开街仪式和启幕亮灯活动。艺术花市、创意集市、汉堡烤肉、啤酒咖啡、套圈游戏……璀璨灯光下的夜市,洋气又充满烟火气。

  这两条夜市步行街都不长,一条300米,一条264米,却是政策制度创新的试验田。晚间集市、外摆位怎样操作,企业自治、社会监督和政府监管相结合的共治机制如何构建等,都在这里尝试。

  从市中心到外围,上海地标性夜生活集聚区的版图不断扩容:太阳刚落山、天色还未见晚,闵行锦江夜市里已是人头攒动,不少摊位刚摆好就已被慕名而来的食客包围,海鲜煎、空中飞面牛排等美食摊点前更是排着长龙;晚上10时,去松江东明广场吃夜宵的人一波接一波;凌晨0时35分,松江万达广场的影城里最后一场电影放映结束,几位年轻观众走出影院……

  荷兰第一位夜间市长说过,有夜生活的人通常是年轻的、受过教育的、有创造力的,有开拓精神的,他们是城市发展需要的人。纵观国内外能留住人才的城市,往往都是夜生活之都。

  年轻人需要怎样的夜生活?除了传统的吃饭、唱歌、看电影,这一代年轻人有着怎样的精神追求和审美趋向?有位90后女孩直言不讳地提出,“上海夜间经济的规划与管理者可能并不年轻,他们未必完全了解年轻人的想法。‘父母’如果硬塞给‘孩子’东西,‘孩子’能不能买账,要打个问号。”

  夜间经济是属于年轻人的经济,政府部门能否引入更多年轻人参与到夜间经济的规划与发展中?这或许是“并不年轻”的“夜间区长”们在新的一年里需要思考和谋划的。

  暖阳 旧改按下“快进键”

  “乔家路地块要拆迁了!”该地块位于黄浦区老城厢内,在征收政策咨询会上,一位白发苍苍的阿婆说:“中华路东面都是高楼大厦,我们在中华路西面,都是又破又旧的矮房子。他们说我们上面穿的是西装,下面穿的是草鞋……”

  2019年,上海旧改按下“快进键”。旧改任务最重的黄浦区,更是快马加鞭,今年旧改签约总量将突破1.2万户。

  深入每一个旧改基地,都能听到许多辛酸故事。

  虹口区17街坊的居民们,一直过着手拎马桶、合用灶披间的生活。由于没有洗澡的地方,居民们就在过道间的水斗旁拉两块布,关照着邻居“不要下来”,简单擦洗几下了事,以至于老人一个月不洗澡也成了常事。

  94岁的沈阿婆,住在狭小的三层阁楼上,她生育了5个孩子。年轻时的沈阿婆经常是一手拎着马桶,一手抱着孩子,每天往返在这条狭小的弄堂里。几十年过去了,沈阿婆的孩子们都长大成人,搬离了旧居,只有61岁还未婚的小儿子陪伴身边。在又窄又陡的楼梯爬上爬下,曾是她最熟练的事情,现在却成了每天最难的问题,经常不小心就摔下来。

  周边高楼拔地而起,上海的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隔江而落,挺拔耸立。沈阿婆无奈地说:“我们是每天拎着马桶眺望东方明珠啊!”

  6月,17街坊启动旧改签约的第一天,沈阿婆在小儿子的陪同下,早早来到旧改基地。“姆妈,拿了征收补偿款,阿拉去买电梯房。”母子俩相视而笑,喜悦发自内心。

  上海旧改,今年将完成55万平方米、2.9万户。“阳光终于照进来了!”这是旧改基地老百姓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今年上海旧改工作加快推进,得益于三个“创新”:创新旧改模式,采取“政企合作、市区联手、以区为主”的新模式;创新资金筹措,安排200亿元城市更新专项资金,撬动项目推进,积极争取中央支持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地产集团积极搭建融资平台;创新政策措施,包括细化规划土地支持政策,积极探索旧区改造项目预供地等。

  2019年旧改任务完成后,中心城区预计还剩余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约180万平方米、居民约9万户,主要集中在黄浦、杨浦和虹口区;零星旧改约22万平方米、居民约1万户。

  在窄巷陋室,人们憧憬着美好生活。长相白净清爽的上海阿姨说:“我的新家一定会干净、整洁,可以摆各种各样画、东西都能收纳起来。”70多岁的阿婆像小孩一般:“有了自家的卫生间,我可以天天汏浴了,想汏几次就几次。”

  旧改按下了“快进键”,阳光普照还会远吗?(解放日报记者 徐敏)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