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空盒换鲜奶,83万个牛奶盒走上循环路
2019年12月23日 10:49   来源:解放日报  

  家住“秋月枫舍”小区的雷薇娅有个坚持了近半年的习惯:将每天喝完的牛奶盒洗干净,倒扣在水斗里,第二天一早拍扁,每5个盒子用橡皮筋扎成一捆。“每月逢5的日子有人来收,10个盒子换1盒200毫升的鲜奶。”在她看来,这样的活动很实惠,还能有效促进垃圾分类。

  目前在上海,还有许多社区居民像雷薇娅一样,把收集起来的干净牛奶盒拿去换牛奶。记者昨天从活动发起方光明乳业获悉,这项活动自今年6月开展至今,全市2000多个牛奶盒回收点已回收牛奶盒83万个,全部送至市容环卫系统进行循环利用。

  赋予价值,居民集盒有动力

  “活动提供了一种正向激励,解决了居民分出干净牛奶盒的动力问题。”秋月枫舍居委会主任杨勇娣坦言,尽管《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导目录(2019版)》明确,纸塑铝复合包装(利乐包)属于低价值可回收物,但大部分居民都把它当干垃圾扔掉了。

  道理很简单,只有洗干净、晾干的牛奶盒才能扔进可回收物桶,这需要投放者付出时间成本,而且也缺乏动力。如今,10个干净的牛奶盒可以换1盒鲜奶,按照目前1盒相关品牌鲜奶(200毫升装)的售价计算,相当于1个干净牛奶盒有了0.5至0.6元的价值,许多人不再把牛奶盒当作不值钱的垃圾。

  光明乳业随心订营销中心市场经理黄春红透露,预计明年设在小区的牛奶盒定时回收点将超过4000个,居民拿着任何品牌的牛奶盒,只要洗干净、晾干,都可以“10盒换1盒”。

  记者注意到,“10盒换1盒”的活动均采用定时定点回收的方式,一个月最多只有3天可在小区指定点位兑换,为何不常设一个回收桶,这样岂不是能回收到更多牛奶盒?黄春红解释称,如果设置无时间限制的回收桶,一些居民可能会把没有清洗过的牛奶盒,甚至其他垃圾扔进桶里,到时回收桶有异味和污水,反而影响小区环境,也破坏牛奶盒回收利用的效果,“把好事做坏了”。

  “道理其实和定时定点扔垃圾一样。”雷薇娅也认可“不设桶”的方式,她觉得牛奶盒定时定点回收,反而能促使大家在家里把牛奶盒弄干净,否则质量不过关是换不到鲜奶的。

  一扔了之,潜藏环境污染风险

  据市环科院专家介绍,相比作为可回收物进行循环利用,把牛奶盒当作干垃圾烧掉,缺点有很多。首先,牛奶盒浑身是宝,以利乐包形式的牛奶盒为例,其由75%左右的纤维纸浆、20%左右的PE塑料层、5%左右的铝箔构成,这些材料完全可回收利用。据统计,30个500毫升的利乐包装纸盒就可制成5卷70米长的卫生纸。其次,沦为垃圾的可再生材料进入末端处置环节,不仅加重这些环节的负担,还有潜在的生态环境污染风险。比如,未经清洗的牛奶盒中残存的牛奶易腐败产生恶臭,在运输过程中易形成难以处理的垃圾渗滤液,对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污染。又如,牛奶盒中的铝和塑料在垃圾填埋场无法短时间降解,占用并污染大量土地。

  目前光明乳业主要负责回收牛奶盒,并将它们送交市容环卫部门。回收的牛奶盒主要有两个去处:一是分离回收,将牛奶盒拆分为纸浆、塑料、铝材三类再生原料,分别提供给相关产品生产单位;二是整盒回收,直接将牛奶盒粉碎造粒,用高温逼走绝大部分水分,再挤成可塑性很强的原材料,最后根据订单要求,进入模具冷却定型、切割加工成相关产品。

  靠一家企业,好事能维持多久

  用干净牛奶盒换鲜奶,激活了牛奶盒循环利用的链条,是值得鼓励的好事。但也有业内人士担忧,仅靠一家企业,这件好事能维持多久?

  记者算了笔账,以一盒200毫升的某品牌鲜奶售价5.6元为例,回收83万盒牛奶盒,活动发起者近半年内已“送”出8.3万盒鲜奶,也就是46万余元。将来随着活动的知晓率越来越高,以及回收网点增多,回收到的牛奶盒数量和赠奶成本都将越来越高。一位参与牛奶盒回收的志愿者告诉记者,相比赠奶成本,回收牛奶盒环节的成本更高。“一辆收运车单次跑一个地方装满货回来,是最理想状态,但实际上不可能。”随着回收网点铺开,如果每个点的回收量偏少,那么一辆车要拉满,需要跑多个网点,人工和油耗成本成倍增长。

  另一个把这件好事做长久的难点在于循环利用成本较高。一家业务涉及废弃利乐包制板材的环保企业负责人说,牛奶盒整盒回收的处置方式要比分离回收付出更多成本。据透露,他们的废弃利乐包主要来自利乐包生产企业和社会,企业提供的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边角料和残次品,几乎没有杂质,可直接上生产线;社会上收集来的利乐包,是通过对生活垃圾进行分拣后得到,往往杂质、水分含量都很高,须整理到相对干净的程度才能上生产线,这笔分拣、整理的费用不低。相比之下,采用分离回收,即化学法处置废弃利乐包,不挑剔原料,可省下不小成本。运营方面,“绿色”技术对场地的要求较高,生产企业须承担较高的租赁成本。相比之下,化学法处置企业大多是小规模作坊,又能“省”下一大笔运营成本。这对高成本的正规处置企业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目前采用化学法处置利乐包的方式占主流。

  用牛奶盒生产加工的产品,还要面临原生材料产品的价格竞争。以最终产品户外地板为例,废弃利乐包做的板材,售价每吨至少五六千元,而一些普通木板材的价格还不到每吨一两千元,再生板材在价格上完全没有竞争力。加之“再生的材料质量不及原生”等观念在社会上占主流,就更不利于废弃利乐包的循环利用。

  黄春红建议,要让牛奶盒变废为宝的好事能持久,应出台促进相关循环产业发展的政策和法规,降低牛奶盒收运成本、开发有更高附加值的循环利用产品,希望有更多社会力量加入。(解放日报记者 陈玺撼)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