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一个电梯维保人经历的特殊时刻
2020年02月05日 13:24   来源:劳动报  

   中午时分,闵行吴泾宝龙广场一改往日的喧嚣,几乎看不到人。星巴克咖啡室外的帐篷依然坚强支撑着,随风摇曳,不时发出咯吱的声音。

  比约好的采访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周洪才出现在记者的视线中,脱掉脸上的口罩,除了疲惫,眼中的血丝异常清晰。

  “不好意思,刚去镇政府捐了一万个口罩,被耽搁了。”说完,他就下意识地拿出烟,准备抽几口,突然又放下了。“还没洗过手,算了,先不抽了。”

  这半个多月来,他经常重复这样的动作。

  以前很有主见的他,最近老是走神,不是在找香烟,就是在找手机,找各种东西。作为上海跃菱电梯有限公司的当家人,100多个兄弟散在全市的各个角落,及时响应5000多台电梯的故障报修,其中包括医院、供电等重要城市保障部门。

  冲在最危险的密闭空间“电梯间”,万一被传染,怎么办?内心的焦虑,让他连续十几天几乎没有合眼。

  复工,对他从事的行业来说没有这个概念。自从20多年前带着一帮兄弟从事电梯维保行业,365天无休,24小时响应。唯一的期盼就是春节,大家通过岗位轮换,回家和亲人见上一面。

  而这一切,因为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戛然而止。

  和被隔离员工一起承受压力

  远在几十公里外的浦东外高桥,跟了周洪才近20年的员工余丽红同样夜不能寐。在集中观察点,她已经被隔离了近14天。这十几天,对她来说,简直比过去的几十年还要蛮长。

  余丽红和陈兵中等十几名同事,常年被公司派驻在外高桥电厂。电厂所有电梯维护、故障维修,全部由他们完成。因为电厂部门特殊,这里一刻也脱不开人。

  按照往年的规矩,春节前夕,她和别人换班,回了趟武汉老家,和家人短暂团聚。没想到21日回沪后,疫情突然升级,按照上海管理部门的规定,她自觉前往集中观察点进行隔离。

  进入观察点的那一刻,余丽红很担忧。看着新闻中武汉不断发展的疫情,她无数次梦到自己也得病了。

  而自从余丽红被隔离观察后,周洪才的手机微信几乎被她发爆了,压力也在不断向他传递。

  “任何时候都会发微信。最后,甚至把她儿子的手机和银行卡密码都告诉了我,说万一自己不幸,及时联系她儿子。”周洪才一边翻开了手机微信,一边叙述着关于余丽红的一切。

  面对员工遭遇的困境,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及时回复她的每一条微信,不断安慰鼓励,有时甚至是凌晨2、3点。从上海的医疗技术到心灵鸡汤,他能想到的都反复说了个遍。

  “慢慢地,她情绪得到了稳定,目前一切正常。现在,每天还在工作群里发一些防护常识,提醒同事注意。再过几天,她就可以解除隔离了”说完,周洪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是最大的安慰。

  非常时期幸亏有好兄弟坚守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很多人的正常生活。也让更多人承受着压力。

  凭着二十多年在商场上的经验和敏锐,早在今年1月上旬,周洪才就托朋友从韩国、越南进口了6万个口罩和其它消毒物资。而这几天,这些物资被免费捐赠给了需要的居民和单位。

  在跃菱公司200多号员工中,以往春节期间,一半人提前回去过年,一半坚守岗位。等到春节假期中期,换另一半人回家过年。

  今年这个惯例被打破了。看到疫情的发展,除了50多名早早回去的员工外,其余的150多人被周洪才“留”在了上海。其中除了考虑到他们路途中被感染的风险外,最主要的,他还是怕疫情的进一步发展,人手更加紧缺。

  事情的发展,也证明了他此前的预计。除了湖北籍员工外,如今其它省份的50多名员工陆续抵沪,但需要居家隔离。无奈之下,原来留在上海的员工只能继续咬牙坚持在保障电梯安全运营的一线。

  “以前春节只要100人左右,这次为啥留了150多人,还会感到人手紧张?很奇怪吧!”周洪才解释说,上海启动疫情防控后,为了避免交叉感染,公司所有员工都是按区域待命,不能像以往春节那样兼顾几个点。公司还分了几个梯队,就怕万一有人被感染,一批人被隔离,梯队力量就要顶上去。“我们都经历过非典,当初就是这么操作的。就怕遇到和当年一样的情况。”

  “这帮兄弟们真是好样的,没有一个打退堂鼓。我们的员工近八成是外地来沪人员,回家过年是传统。特殊时期,不少家里人出于担心,不停来电催他们回去,但没有一个人离开。”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所有人健康是最大的幸福

  视线转到跃菱电梯的指挥部。这里,除了24小时接听电话的值班人员外,还有仇军、许克胜、陈明周、武江等一批公司重要技术骨干。其他人等,疫情期间一律不得入内。

  “周总说了,这就像打仗,一定要保留一支最精干的力量。一旦出现最坏的结果,我们这批人就要上一线。保障电梯正常运营是我们的使命,只有维护好了,才有我们的饭碗。”同样已经在春节期间连续加班十几天的仇军表示。

  报修记录本上,一长串的数字讲述着他们的故事。大年三十、年初一深夜,吴泾医院的急诊电梯连续出现故障。接到报修电话后,员工李金辉二话不说,戴着口罩紧急赶往医院,完全没有理会处于发热门诊的电梯间,几个小时待下来意味着什么。

  而来自居民区的电梯报修电话,春节期间也是不断,最让维保人员焦虑的是,由于工厂没有复工、物流配送又迟滞,配件始终处于紧缺状态。公司技术科长吕国伟经常在电梯井里一琢磨就是几个小时,没有配件自己改造,想尽办法解决问题。用他的话说,不能再给百姓生活添堵了。

  采访进行了近三个小时,周洪才几乎没有提到企业面临的困难和压力,提及最多的词就是“这帮兄弟”。他说,在这特殊时刻,所有人的工资一分都不能少,包括被隔离的员工。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千方百计保证他们的工作安全。等到疫情结束,所有人都平安健康,是他最大的幸福。

  全员上岗还有待时日。周洪才在考虑下一步的计划,配件怎么才能跟上,防护物资必须储备充分,甚至为员工增加多少牛奶的事,都一一写入了随身携带的记事本。

  下午2时,太阳偏西,风再起。

  周洪才赶着要把一批防护物资送往合作单位。他答应过老婆,今年将带她出国旅游。但如今看来,也许是因为疫情,也许是因为兄弟,彻底被吹散在风里,遥遥无期。(劳动报记者 胡玉荣)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