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90后冲上一线,守好上海“北大门”
2020年03月02日 12:31   来源:解放日报  

  2月1日早上8时的洋桥交通运政检查站,从江苏进入上海的车流络绎不绝,开放的车道从一根慢慢增加到了后来的两根、三根。在道口医学检查人员中,就有新婚不久的宝山区庙行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防保科副科长袁瑞。今年刚刚30岁的袁瑞,也是一名“90后”。

  从大年夜的饭桌上接到紧急动员令后赶回上海,到一连20多天吃住在单位加班加点投入社区防疫,直到变身洋桥检查站的道口医学检查人员,袁瑞和同事们一起努力守护上海的“北大门”。

  他是居民的“知心大哥”

  1月24日16时左右,安徽滁州一处居民楼内,一对年过六旬的老人,喜出望外地迎来了已经半年多没回家的儿子儿媳,从进门起就关切地问个不停。这对新婚不久的夫妻正是袁瑞和同为医务工作者的妻子。

  18时,一家人开始了吃年夜饭的团圆时刻。为了迎接儿子儿媳归来,老人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准备这顿年夜饭大餐,鸡鸭鱼肉摆得琳琅满目。可是年夜饭才吃了没一会儿,袁瑞的手机响起,单位来电:疫情防控任务繁重,需要所有人员紧急到岗!疫情就是命令,身为防保科负责人的袁瑞更是责无旁贷。他和父母、妻子说明情况,第二天一早就匆匆赶回上海。

  筛选名单、上门排摸、疫点消毒……他始终冲在第一线。从大年初一开始,袁瑞开始了连续20多天吃住在单位、忙到昏天黑地的连轴转工作节奏,口罩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这些天里只要有消毒任务,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去病例家中消毒。地面、家具、沙发、厨房台面,这些地方消毒到位后,还要用超细颗粒喷雾器对病例居家进行空气消毒。消毒的间隙,袁瑞不时和病人家属交谈,了解病例最近去过哪些地方、接触过哪些人、家属身体是否有不适症状。

  2月7日,袁瑞接到通报,得知社区内一位60多岁的男性为疑似病例。他立刻带上工具箱和防护设备,前往病人家中消毒。当时,疑似病例已经入院隔离,他的4名家人挤在5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空间并不宽敞,家属中还有一名3岁的孩子。第二天,得知这位老人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了解到这家人缺乏个人防护用的口罩,他穿上防护服,给他们送去口罩和其它消毒防护用品,同时继续为他们普及防疫知识、纾解焦虑情绪。被确诊的老人治愈出院后,也和袁瑞保持着良好的互动。不知不觉间,“90后”的袁瑞成了不少社区居民的“知心大哥”。

  他是“北大门”的守护者

  从宝山罗泾镇的沪太公路驱车驶过洋桥检查站,就进入江苏太仓境内。这一特殊的地理位置,令被称为上海“北大门”的洋桥检查站常年车流滚滚。疫情防控期间,这里成为防范疫情输入的重要关口之一。

  2月1日早上6时多,上海室外的温度只有零度上下。对于绝大多数市民而言,这是又一个宅在家里的周六。而此时的洋桥检查站道口,袁瑞和同事们已经抵达,穿上防护服、戴上口罩,和上一拨同事交接班,继续12个小时的道口值守。

  “您好,请问您从哪里过来?请您填写《健康状况信息登记表》,前面路口会有工作人员收取。”道口车流渐多,袁瑞和同事们走到车队的尽头提前发放告知书和登记表,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这些语句。

  大多数人都积极配合,可也有些人很不耐烦:“为什么要填这个?”“我们刚从上海出去,现在调头回来,还要这么麻烦吗?”道口的车队里,不时出现这样的声音。袁瑞耐心解释:“这是防控疫情的规定,希望大家能配合,这里先填好,通过道口就快了。”遇到车身特别高的大货车,戴着口罩的他还得扯着嗓子和司机说话,几个小时下来,嗓子干渴难耐不说,声音也变得沙哑。

  看似简单的道口值守,却是一道扎扎实实的“防输入”防线。袁瑞和同事们一丝不苟地履行着道口守护者的职责,体温监测、健康情况登记核对、来自重点地区的人群上报。在道口,袁瑞的同事陈丽婷,还参与了一位在道口出现呼吸急促、情绪激动女性的救治和情绪舒缓工作。

  记者了解到,这次的洋桥检查站道口值守中,庙行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共有46名医务人员报名增援,他们中近半数是党员,还有8名“90后”青年志愿者。(解放日报记者 李宝花)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