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开放式小区疫情期间难管理?这个小区交出标杆式答卷
2020年03月03日 16:0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3日电(丁婉星 王子涛)1356户,4000余人,南至光复西路,北至沙洪浜路,西至曹杨路,东至长寿邻里分中心,分布在街道边的8个零散区域,公交车站、便利店、药房等散布在穿越小区的各条街道上,谈家渡小区的开放式格局给疫情的防控带来了“大麻烦”。然而,这个小区的人散心不散,居民们在居委会的带领下,心心相印,交上了一份疫情防控期的“标杆式”答卷。

1月底,谈家渡小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就开始了大排摸,老式小区7楼没有电梯,书记徐春升、副书记陈晓英和工作人员们一起,一层层走上去,挨家挨户排查。“大排查做了三轮,第一轮排查各家各户,尤其注意返沪人员,第二轮排查一遍看是否有‘漏网之鱼’,第三轮发放门禁卡。”徐春升告诉记者,“我们小区有400户出租户,有三百多户春节期间离沪了,目前回到上海的有348户,这其中有2户三口人是从湖北回来的,目前都已经过了隔离期,也就是说,咱们小区是没有密切接触者的。”

由于小区的开放式格局,给疫情期间的防控工作增加了难度和压力,“早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就想在小区之间封掉几个门,保证人员的进出安全性,那时候遇到了非常大的阻力,因为对很多居民而言,出行造成了不便,这一次,疫情当前,我们做了很多的疏导工作,这一次,居民们都很支持。关掉了4个门,只保留了8个区域每个区域只留一个进出口,每个进出口各设一个门岗,24小时轮值。在保证各区域居民生活外出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进行了人流的管控。”

谈家渡小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一共只有8位,六名社工,还有两位退休返聘的人员,由于小区开放,门岗防疫压力大,工作人员几乎没有休息过,“直到区里派了机关干部到社区驻点支援,我们小区来了6位支援干部,我们得以喘了口气,安排了轮休。”

年近60的徐春升,2002年就在谈家渡小区做就业援助员,2012年开始做书记,2018年开始书记、主任的工作一肩挑,白天忙社区事务,晚上跑居民家,了解居民最真实的需求。去年7月,繁重的工作,徐春升的身体日渐吃不消,靠一直吃药才能缓解头晕等不适。她向领导提出了辞职申请,“后来,领导分派了陈晓英来做副书记,我想着,带好下一班,也是我退下来之前应该做的事,就接着干了一段时间,这就赶上了疫情,我更不能在此刻逃脱了,其他任何事情,都等到疫情结束再说。”徐春升笑笑说。

早在做就业援助员的时候,徐春升就坚持深入群众的做法,“那时候拿到街道里下发的招工需求,我就会挨家挨户去看一看,因为只有去真的看了,我才能知道这家的人员身高够不够做保安,性格是不是真的可以去做门卫,只有真的去了解他们,才能成功地推荐合适的工作,真的帮到他们。而老百姓真的很简单,你为他们做了一件小事,他们真的能记着你的好一辈子。天冷了,我们能收到居民们自己织的毛线帽子,那种温暖真的是金钱无法衡量和取代的。”

社区里没有捐款的号召,徐春升这几日却陆陆续续收到了好几位居民的捐款,“他们说,电视上看到了新闻,我们有点钱,不多,但也想出份力。咱们的小区居民是真的好,这样的心连心,让我觉得,一切真好。”徐春升笑了。(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子涛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