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疫情下的春天生命不息 四大动物家族再添新丁
2020年03月20日 16:27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20日电   每一个人生于母亲,养育在家庭,家是每个人人生之旅的起点,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庇护港湾。疫情当前,每一个小家庭,大家庭就像社会中一个个坚强有力的细胞,充满生命力地在生活着、奋斗着。疫情下的动物园少了一些喧嚣,却多了种子般破土萌发的韧劲,经过了艰辛的孕育,一个个崭新的小生命在此诞生,上海动物园四大动物家族再添新丁,在母亲和饲养员的细心照料下,这些可爱的小精灵传递着爱和希望。自然的伟大,也就是生命的伟大,疫情下的春天,生命不息。

 

 

小长颈鹿断奶入托

  春天到来,食草区两只新生小长颈鹿迎来它们新的生命周期,断奶。这两只长颈鹿是去年8月、9月出生的两兄弟,从一出生就是是饲养员们心中最大的牵挂,也时刻得到全园的关注,而断奶对于它们今后的生长非常关键。

  断奶开始,为缩短长颈鹿母子的分离痛苦,饲养员以最快的速度将它们分开,一人负责用食物引诱,一人负责关门,很快就将这两对母子分离开了。两只小长颈鹿进入新家后略有胆怯,时刻呆在一起,但又十分呆萌可爱。两只雄性小长颈鹿显得十分文静,站在栏杆一侧一动不动,不爱说话,时不时环顾四周,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有人认为长颈鹿是个哑巴,从来不会叫。其实长颈鹿不仅有声带,而且它们也会叫。但是长颈鹿的声带比较特殊,在它的声带中间有个浅沟,不太好发声;而且,发声时需要靠肺部、胸腔和膈肌的共同帮助,但由于长颈鹿器官之间的距离太远,要是叫起来很费力气。所以,它们平时一般很少叫。在动物园里想要听到长颈鹿的叫声那就只有在长颈鹿宝宝断奶,找不到妈妈时能发出像小牛的“哞、哞、哞”的叫声。

  和它们住在一起的是一个成年大哥哥,这位大哥比较友好,并没有欺负它们,还与它们一起分享美食。长颈鹿妈妈在栏杆的另一侧,时不时的隔着栏杆与小崽亲密互动。好在这两只小长颈鹿的适应性比较强,没用几天就适应了单独生活,似乎忘记了隔壁的老妈。跟着这个大哥哥玩的不亦乐乎,在妈妈那里学到的技能陆续展现出来了,用舌头熟练的撸着悬挂在高处的女贞树叶。

  为了让它们尽快适应断奶生活,饲养员为小崽添加豆粕等高营养食物来补充营养,怕它们胃口不好提供了足量适口性较好的女贞,适当调整悬挂树枝的高度,方便它们取食。细心的饲养员们还为它们做了一些丰容,来消除郁闷情绪。在野外,长颈鹿出生后不久就跟着妈妈啃嫩树叶,慢慢习惯逐步过渡到以植物为食,一般到9个月左右断奶。

 

 

斑马顺利融入大家庭

  近日,两只新生的小斑马顺利融入大群体,开始新的生活历程。此次进入这个大家庭的斑马是去年新生的两只雌性个体,它们也是在去年出生,目前,大的近1岁,小的半岁。在经历了哺乳期、断奶期、生长期后,这2个斑马家族的新成员开始进入群居生活。

  斑马是群体性动物,在动物园的饲养过程中,合群是非常重要的一关。为了让小家伙们更好地融入群体,合群前期,饲养员们做足了预案。斑马属于神经较敏感的动物,比较容易情绪化,为此饲养员们小心翼翼地将这两只小斑马引致室外活动场。刚刚进入,这两只小斑马略有不适应,一只总是躲在门口,一只则在角落里张望。为了让它们尽快适应群体生活,饲养员怕它们吃不饱,受欺负,专为它们开了小灶,将青草和颗粒料分散饲喂,待它们熟悉场地后再将饲料放在一起饲喂。

  这个大群体除了它们两个,还有三只年长个体,一个雄性和两个雌性,这三只成年个体比较友好,并没有欺负这两个下加入的成员。两只小斑马吃饱以后,便找个小角落躺下来开始休息,休息的时候也不忘注意周围的环境。但是慢慢地,整个斑马家族就接纳了它们,家庭的温暖很快融化了种群个体间的坚冰。

  斑马同其他大部分食草动物一样时常聚集在一起活动是群居类动物。结群生活是为了适应生活环境,这样可以减少狮子的攻击。在野外斑马集体主义精神很强,遇到天敌时,集体作战,成年斑马围成一圈,屁股朝外,将幼崽围在圈里,用强劲的后腿猛击敌人。此次合群饲养可以让幼崽斑马学习新技能,尽快适应新生活,展示出应有的生活习性,来提升动物福利。

 

 

戴帽长臂猿“二宝”的成长记

  戴帽长臂猿因为头顶有一簇黑色的毛发,看起来像戴着一顶帽子,故而得名。它们沿湄公河流域分布,从泰国南部至柬埔寨西部,但现只能在泰国东南部、老挝西南端和柬埔寨西北部发现。在野外以小家庭为单位生活,通常一家三口或四口。

  上海动物园的灵长动物二区里居住着这样一个幸福小家庭,爸爸、妈妈、哥哥还有未断奶的妹妹(马上满150日龄啦)。猿妈妈和二宝每天肚皮贴肚皮,处于一级保护状态。哥哥对于妹妹的到来,说实话,有欢喜也有嫉妒,这跟人类的二胎家庭还真有些相像。家里多了一位新成员,大家的关注和宠爱难免有所偏移,曾经的宝宝已经长大,不再需要妈妈24小时的贴身保护。

  猿妈妈极富有母爱,有时会见到她同时搂着两个孩子、嘴巴咧开并发出高兴的声音,儿女双全,那傲娇的模样简直是“猿”生赢家啊。母子仨猿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同样的颜色、同样的造型、同样的五官,唯一的也是最明显的区别在于体型差异,分别是S号、M号、L号。一家四口,现在只有爸爸是黑色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哥哥会在成年后变得跟爸爸一样噢。

  为了监测二宝的生长发育情况,饲养员翻看了之前大宝的记录进行对比:哥哥约两月龄时(七月份)已经被妈妈偶尔允许离开温暖的怀抱、独自挂在笼舍的网片上锻炼筋骨;而妹妹马上快五月龄了,至今还没有被允许。大家猜想可能是宝宝的性别不同、可能是季节气候的不同、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不过最近,多次看见妹妹蠢蠢欲动且想要探索外面世界而挥舞的小手,也许在不远的某一天,就能见证她的第一次独立。

  饲养员趁猿妈妈靠近时,隔着网片用手指悄悄打探了宝宝的口腔,已经顶出好几颗小乳牙啦!牙齿的生长意味着除了母乳,食谱上可以增加妈妈吃剩的小果果和小菜菜,期待她的第一口饲料,期待她进入下一个生长阶段。 

  众所周知,长臂猿是著名的“歌唱家”,方圆两三公里内经常回荡着它们的叫声,特别是清晨的时候,就像李白诗句中写的那样“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虽然妹妹还小,但从小在家人的熏陶和耳濡目染下,相信她将逐渐习得多种技能、健康快乐地成长、度过美好的童年时光。

 

 

 小羚牛满月啦

  经过九个月的妊娠期,羚牛妈妈于今年2月份产下一小崽,这也是近几年来上海动物园再次成功繁殖。日前,幼仔母子平安,小羚牛已经蹦跶在这个大家庭里了。

  刚刚出生的小羚牛体重就有十多公斤,满身毛茸茸的,就像一个褐色的毛绒玩具。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但时刻跟随着妈妈,饿了吃奶,困了躺在妈妈身边休息,无聊的时候学习妈妈吃草的样子。小羚牛头上还没有长出独具特色的“牛角”,但是学会了新本领攀爬,可以在笼舍的假山上自由攀爬。

  羚牛妈妈虽然身体庞大,行走时背部向上拱起,步履蹒跚,显得又粗又笨,但是性情非常凶悍,尤其是带仔的妈妈。小羚牛刚出生那几天,妈妈带着小崽找个僻静的地方带娃,就是雄性羚牛也不敢靠近,怕被教训,在走路时也十分小心。有陌生人靠近就会警惕起来,发出叫声,低下脑袋,漏出两只尖角,前肢半蹲,后肢直立,做出一副进攻的态势。妈妈空闲的时候教小羚牛学习新技能,有时候妈妈不耐烦了,也会把小羚牛教训一顿。因为羚牛妈妈护犊心切,目前处于“护幼期”,饲养员无法靠近小羚牛,使得性别还不能确定。

  四川羚牛是我国一级保护野生动物,通常生活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地区,有较强的攀爬能力,在悬崖处可看到它们矫健的身姿。几个月以后,小羚牛就可以断奶了,和爸爸妈妈一起在运动场里爬山为我们展示它们的矫健身姿。

  春暖花开,还等什么?带上口罩来探望它们吧!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