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VCPE|谢闻栗:投资的本质就是遵循客观规律
2018年04月08日 09:31   来源:中新网上海  

前海梧桐并购投资总裁 谢闻栗

  中新网上海新闻4月8日电(曹卉)一直以来,前海梧桐并购总裁谢闻栗都是创投圈活跃的焦点。他坦承,他天生属于另类的一类人。这一坦承,倒让采访人暗生诧异,也无需要反复确认受访者的“真我”,就发觉他的真性情。

  无论是莎莎舞界的舞林高手,还是工作中对自身投资理念的坚持,不惜与人拍桌子、摔杯子的激烈争辩,都是他所呈现的最真实的自己。而那些关于并购、投资、风口、趋势、独角兽在谢闻栗总裁看来,都是投资的故事。

  把握机遇,顺势而为

  自1994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通讯行业,谢闻栗见证了通讯行业十几年的高速增长,此时,他却意识到通讯行业已经趋于平稳,甚至有成为夕阳产业的趋势。

  意识到趋势变化的他,2007年决定跨界投身股权投资的行业,2011年进入招商证券,并在招商证券积累了丰富的产业、投资与投行跨界运营经验,这一切在他看来太有意义了。

  2008年的PE行业处于中国是初级发展阶段,对很多人来说是个非常陌生的概念。面对募集资金很难、A股市场关闭、IPO暂停,谢闻栗认为,“问题就是机遇”,最困难的时候其实就是风口出现的时候,也是提前做好布局的时候。如果追溯到他跨界的本质,就在于他注重“把握机遇,顺势而为”。

  在工作中,找到跳舞的感觉

  在谢闻栗看来,投资和生活是互相完善、促进的过程,投资的本质就是遵循客观规律。他的与众不同,就是承认“直觉”的存在意义。在他看来,直觉是会发酵成人与人之间的理解、支持和赋能。曾在短时间内决定投资姜华的昆仑决,就是“直觉”产生的化学反应。

  谈及投资“昆仑决”的原因:他说,第一,他观察了姜华两年,在格斗领域越做越好;第二,姜华,是超级有热情有信念的一个人;第三,昆仑决的本质是IP,传播的人越多,变现的可能性就越大。IP传播变现,典型的互联网思维;第四,他对姜华的认同,和姜华对他的认同是一样的,两个男人的惺惺相惜。

  投资昆仑决也正像是他所讲的“工作中已经找到跳舞的感觉”了。

  不喜欢追风口,提前布局独角兽投资策略

  从实业转投资,意味着可能思维模式都要发生转折,大部分人在这个过程中会失败。而谢闻栗的跨界思维,与他独特的投资逻辑有很大联系。

  谈及投资,他坦言,投资不要麻木追逐风口,风口本身就是资产的泡沫。买的人多了,资产的价格自然也会提高,从而产生资本泡沫。投资的真正能力不是追逐风口,而是发现未来风口的存在。

  独角兽策略,是前海梧桐并购在2017年的投资策略。前海梧桐并购团队做过中美历史对比,认为中国从2015年到2025年,会复制美国1971年到1983年的经济结构调整阶段。而中国目前正处于经济上升阶段,是结构调整的关键阶段,而调整的方向就是战略新兴产业即新经济。作为新经济的核心力量--“独角兽企业”将会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创新能力的重要标志。此时此刻,前海梧桐并购提前发现未来风口,投资成长中的独角兽,并相信中国新生代独角兽,成为中国新经济发展的重要推手。

  Q&A:

  中新社上海:传统的PE和上市公司的关系是“PE+上市公司”模式,前海梧桐并购创新的“PE×上市公司”与之相比有何不同?

  谢闻栗:“PE+上市公司”模式,通常是一家PE机构与一家上市公司合作,双方以双GP的方式来管理一支基金。就正如恋爱没有结婚,分手成本很低。由于双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深度结合,PE和上市公司往往在经历了多次分歧后,最终选择分手。

  “PE×上市公司”模式,是上市公司与我方联合成立基金管理公司,这可以类比为双方的结婚,双方各自派3到4个人,形成一个团队,全职服务于这个基金管理公司,双方共同管理基金并投资项目,更像是结婚并且生了孩子。接下来,我们会参于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上市公司的大股东短期融资业务、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财富管理业务等。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跟上市公司互动业务是非常立体的。

  中新社上海:“红杉跟思科”这个模式,为什么是你喜欢的模式?是因为觉得这个模式适用于现阶段吗?

  谢闻栗:自全球第一个并购案例诞生以来,在并购交易成功前提下,因为并购整合不力导致失败比例达到70%。但“思科+红杉”模式,并购成功率达到70%。

  这是什么原因?原因在于,当思科发现了一个成长中的企业的时候,他不会去投资的,他会让红杉投资,先以少数股权成为他的一个股东,然后近距离观察。观察了一年,发现这公司真的不错,上市公司才会提供战略性资源去支持这家企业的成长,当企业的成长性得到真正验证,上市公司就会选择并购。

  所以总体来说,前期的红杉投资是一个初选的过程;认为不错,出钱又出力是复选的过程;上市公司并购就是决选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对风险一层一层的收缩,等到真正并购的时候,其实就是挑出最优秀的企业去被并购。

  中新社上海:什么是你眼里的独角兽企业?会不会有“毒”角兽可能?

  谢闻栗:独角兽企业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把独角兽和毒角兽对立,他们当中一定有很大的交叉部分。实际上,那些真正会成为巨型独角兽的企业,他在中间发展的过程中会有可能被认为是毒角兽。

  举个例子,在2014年的时候,小米真的很困难。那个时间小米被联想被华为打得很惨,现在是走出来了。在那个过程当中,或许小米就会被定义为毒角兽。

  真正意义上的独角兽,都有可能经历过很悲惨、很暗淡的阶段,但是当他走出了那个逆境,他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独角兽。怎么去判断是不是独角兽?没有人的判断是绝对准确的,我们也只不过在判断谁更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独角兽。

  中新社上海:所以其实你看问题都很平和、很综合?

  谢闻栗:其实任何事情都是这样,都是对立的统一。这个世界既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而是灰色的,而且它的灰度每天都在变,每刻都在变。

  中新社上海:您会更倾向于投资哪一种创始人,或者怎么评论一个企业家?

  谢闻栗:我评价一个真正的创始人有五个维度:

  第一点, 就是必须拥有狂野的梦想,一个没有狂野梦想的人根本不足以能撑起一个伟大的企业。连梦想都不敢有的人必中庸,企业也必中庸。

  第二点, 有梦想的同时必须脚踏实地。在具体工作中一丝不苟,胆大又心细。

  第三点, 偏执。他的观点跟别人不一样,跟大部分人观点一样就是普通人。因为这些人总是跟一般人的观点不同,他才有可能成为那个真正意义上的领袖。

  第四点, 要有感染力。感染力是什么?感染力可以让一群很牛的人围绕在他的周围,把一个人的战斗,转变为一个群体的战斗。

  第五点, 要有强大的逆商。当遇到重大挫折的时候,他会说,你看这是天边飘过的一片云,这种人能成大事。一颗强大的心脏,能够承受一般人不能承受的压力,心中所承载的东西足以可以生成一个伟大的事业。以上这五点是我评价一个企业家非常重要的维度。

  中新社上海:投资即修为,您如何理解?

  谢闻栗:修为,就是要修一个人跟这个世界的关系。在世界的关系中,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关系就是自己跟自己的关系。大部分人经常跟自己较劲,解决不好自己跟自己的关系,通常就解决不好自己跟别人的关系。

  第二步,修一个人与其他人的关系。

  第三步,修一个人与世界、自然界的关系,与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保持相对同步。

  要真正做到这些点是很难的。但其实从根本来说,修为的过程不是难为自己,而是要调整自己,轻松和谐与客观一致。你可以换个词语来说,活在当下。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李秋莹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