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传统辞书:做专业“知识管家”
2017年08月29日 11:49   来源:文汇报  

砖头厚的工具书如今纷纷有了手机或网页版。比如,《新华字典》App除了提供单字、词语等一框式检索渠道,也支持手写、摄像头取字和收听标准发音等丰富服务。(资料图片)

  《新华字典》 App自今年6月上线后,哪个省份的人群使用频率最高?“后台统计显示,广东一带的下载使用量在全国占比突出:当地读者非常乐于点击App自带的知名主播发音功能,学习字词的普通话标准读音。加上支持即时跟读对比,这一‘服务套餐’在受众眼里附加值颇高。”谈及工具书转战移动互联网的热门话题,商务印书馆副总编辑李平告诉记者,包括哪些词查找率较高、读者在何种页面的停留时间较长等,都可动态搜集整理。

  这只是老牌工具书应对在线转型的一个缩影。大数据时代的知识传播,既是传统出版商难以回避的命题,也隐藏着用户阅读行为习惯等“商业秘密”。当拥抱数字化,成为百科全书、词典、字典等工具书的必然潮流,传统出版人应如何发挥优势?日前在沪举办的“数字出版与知识服务:2017世纪中国论坛”上,海内外多名工具书出版人谈到,在线辞书不能仅仅满足于成为查词工具,而要力图通过数字平台打开在线语言学习服务的市场,做专业的智能化“知识管家”。随着用户对准确内容和阅读体验需求的提高,收费的精品权威辞书数字版发展潜力巨大,不愁没读者。论坛由辞海编辑委员会、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主办。

  权威准确的内容,仍是工具书核心价值

  目前,国内多家工具书升级在线平台,拓展知识资源整合利用的潜力。记者从论坛上获悉,《中国大百科全书》 第三版编纂基于信息化技术和互联网,定位为知识生产、分发和传播的国家大型公共知识服务平台;将于2019年面世的第七版 《辞海》正稳步推进,有别于过往六版,覆盖全平台立体式的网络版 《辞海》 届时将同步上线,支持开放式在线编撰;商务印书馆继 《新华字典》 App后,正进一步开发 《现代汉语词典》 App等;《英汉大词典》 第三版开放手机应用公测,编纂处将征募志愿者采编文献例证及新词新义,并将于手机应用及网页版的条目更新中,标注新增语料的来源和编者。

  面对互联网上众多在线百科或搜索引擎,这些由传统工具书转型而来的数字化平台,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论容量,肯定比不过互联网开放性知识平台。但我们有来自学术界的专业声音,编辑过程考究严谨,词条注重考实、写作精细。”不列颠百科全书公司资深副总裁迈克尔·罗斯坦言,面对竞争对手,专家把关不可或缺。

  对此,《中国大百科全书》 (第三版) 学术总监龚莉深有同感,她说,知识变现的时代,工具书服务的专业更重要。“有些网络百科虽规模海量无所不包,但部分内容失真、文理文法文字粗糙、知识产权纠纷不断。而专业人员打理,则是品牌工具书编纂模式的核心设计———专家学者撰写审查、编辑人员加工监管、大众参与可管控的协同编纂模式,凸显了守正出新。守正意味着坚守百科全书学科全面、权威准确、客观公正的优良传统,这也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标杆。”

  因此,与其担心在信息爆炸、知识激增的时代,编辑这一行业会被淘汰,不如重新思考定位工具书编辑在去伪存真、遴选优化上的职业价值。李平说,信息冗余带来的困扰以及选择成本的极速增加,使得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经过编辑加工的权威规范内容。而这正是老牌工具书在互联网语境下的“硬通货”。

  即便是以吸引大量语言爱好者参与为特色的 《英汉大词典》 第三版,也不意味着新版大词典将采用百科式开放的内容编纂方式,而是更类似于“草船借箭”。主编朱绩崧说,读者可以放“箭”,但编纂处得“箭”后,是暂时库藏、投入战斗,抑或弃置不用,固然可与弓箭手商讨,但最终的决定权仍把控在编纂处,从而确保大词典的专业权威底色。

  垂直细分领域的知识服务,前途无量

  一旦厚达几千页的“砖块”可浓缩于终端设备上的那枚应用图标,其背后就是一座昼夜膨胀的语言信息库,改变着读者群体的信息抓取与传播方式。如今,数字化工具书变得越来越“聪明”,追踪捕捉收集用户使用数据、分析阅读行为、保持社交互动等都不在话下。

  “上世纪50年代,欧美家庭的书架上放套 《不列颠百科全书》,就像车库里停辆旅行车或房间里摆台名牌电视机一样,既实用又能彰显身份。后来,数字化残酷拷问着词典在物理维度上的存在,2012年 《不列颠百科全书》 售出最后一套纸质出版物,全面进军电子版领域。”迈克尔·罗斯说,如今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数字版,依据不同受众群的知识接受程度和喜好偏向,以存量资源加上行业资源,量身定制“阶梯式”网站或客户端,为个人、中小学、高校、图书馆打造分层的“私人书房”,公司约50%的利润正来于此。

  可以说,给用户“画像”的过程,也为工具书平台推送个性化内容,提供了可靠的“定向靶心”———在线工具书的检索方式越来越多样化,同步催生了记录用户使用轨迹的大数据。这有助于精准掌握用户使用习惯和需求,了解读者检索路线的规律,从而“反哺”出对社会流行词热度背后大众心理等周边领域的研究。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副院长张立说,不少工具书的下一转型方向,就是垂直细分领域的知识服务平台。(文汇报记者 许旸)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