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各地专家汇聚申城研讨京剧武戏振兴之计
2017年09月04日 11:41   来源:解放日报  

武戏演出季,奚中路在《挑滑车》中饰演高宠。 (资料)

  “要成为高品位的武戏演员,技巧为艺术和人物服务,不要成为唱开锣戏的。”盖叫天之孙张善麟说。8月30日—9月2日,上海京剧院策划推出“京武会”武戏演出季邀请北京、天津、上海、福建、贵州、大连等近30位武戏精英汇聚一堂。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特地组织各地艺术院校京剧中青年教师及京津沪浙黔鲁京剧艺术家观摩。昨天,围绕京剧武戏人才培养和京剧武戏振兴,各地名家异口同声:演员武戏漂亮,还要文戏唱得好,会塑造人物。

  “指哪打哪,看到功力”

  张善麟从上海戏校盖派培训班赶来,他回忆爷爷盖叫天,“断腿之前是勇猛武生,断腿之后更讲究形体美,武戏文唱,连髯口都会跳舞。他的功夫很深,却不是打打杀杀。他一直说,要懂得戏理,‘我不是盖派,而是老派,来自几代老先生的继承。”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宋捷1959年进入中国戏曲学校学习表演,老师和他说起武戏大赛里的盖叫天,“前面很多人把跟斗都翻绝了,唯独盖叫天不翻跟头,出场一个飞脚,指哪打哪,就看出了整个功力。”

  这次“京武会”武戏演出季连续4天推出 《驱车战将》《寿州救驾》《铁公鸡》《八大锤》《蜈蚣岭》等12出折子戏,各有侧重。《驱车战将》作为南派经典剧目,文武并重,将老生、武生、花脸技法熔于一炉。《寿州救驾》需要武旦演员背负十几斤重的大靠演出,开打后还有一段开唱。作为短打武生重工戏的《铁公鸡》使用真刀真枪表演。在《蜈蚣岭》中,武松与蜈蚣道人的对战令人目不暇接,武松装扮也增加了演出难度:蓬头、持云帚、挎腰刀、系大带,要做到动作干净利落,身上装扮、头发等都不能乱。《时迁盗甲》时迁用一套高难度技巧的动作一层层翻上高台,盗得雁翎甲后再层层翻下,紧张惊险。

  “技巧在于精不在于多”

  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说,武戏演出季让观众熟悉一批优秀的武戏剧目,借助该平台,希望发动更多老艺术家和不同流派传人,将他们的绝技教授给年轻一代,激励广大青年演员刻苦练功和钻研技术,推出更多武戏新秀。盖叫天之孙张幼麟领衔演出季出演《铁公鸡》,谈起二十多年前向各方名师学习情形,他告诫青年演员珍惜机遇和时间,“我现在能理解当初老师说的要诀,可舞台上已经有些打不动了。”另一位领衔演出季的武生名角奚中路则鼓励学生循序渐进。

  今年5月在南京举办的第八届中国京剧艺术节,特意安排5场共22出京剧武戏剧目展演,给了武戏一个展示的平台。武戏在整个京剧表演中占有相当重要地位。近些年来,由于京剧市场滑坡,京剧武戏人才缺失,许多优秀武戏濒于失传。经历中国京剧艺术节和本次上海武戏演出季,专家们看到希望,也提出潜在问题。“武戏技巧空间很大,但是得把握技巧运用的量,让观众欣赏到美、投入剧情之中,演员的气质、身份和角色相符。技巧在于精不在于多。”京剧名家马玉章表示,年轻人为了戏奋斗不容易,因此要让武戏汇演常态化。他也指出,文戏领军人物分布于各年龄层,武戏相对薄弱,需要院团培养和演员自身努力,“武戏演员要加强文戏训练,包括唱念等。武戏技巧不可缺,但只有加上文戏,角色才能完整。”

  京剧表演艺术家宋丹菊的父亲宋德珠是京剧四小名旦之一。宋德珠练“跷”功,冬天在院子里洒上水,结成冰,在脚上绑木质小脚,在冰上练台步,跑圆场,对手转一个身的速度赶不上他转两个身快,这次宋丹菊也看到演出季中青年演员实力,“翻跟头到了极致,难度特别高。基本功扎实了,更要想想用什么技巧达到情通理顺……塑造个性角色,经历市场考验,才能培养忠实观众。”中国戏曲学院教授谯翠蓉尤其欣赏上海京剧院《盘丝洞》,她以此为例强调,“一戏一格,青年演员讲究武打语汇,不要死练功。”(解放日报记者 诸葛漪)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