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上海舞台,要让更多人看到原创儿童剧的精彩
2019年03月27日 10:31   来源:文汇报  

  《流浪地球》告诉我们,观众和市场具有非常强大的甄别能力,大家愿意为好作品热情埋单。这对于戏剧人来说,有另外一层意义:我们再也不能将艺术上的一次次受挫归因于观众不懂行,或是市场导向糟糕。剧场千万座,口碑第一座,品质跟不上,观众两行泪。这样的问题在剧场中普遍存在,而在儿童剧这个门类中,问题尤为严重——儿童剧“很简单”,而其中的问题“很不简单”。

  大麦的演出年报显示,2017-2018年,儿童剧票房达到10.1亿元,观众达到331.7万,距离话剧类演出的票房和观众数据尚有差距,但是凭借21700余场的演出场次,儿童剧已经成为演出市场上最活跃的项目,没有之一。可以说,儿童剧正在成为老百姓的文化消费刚需。如果你是一个行业内的人,一定会发现身边的人好像都跟儿童剧有点交集;如果你是个爱看戏的人,一定会对霸占票务网站推荐位的儿童剧习以为常;就算你是个对剧场不感兴趣的人,也一定会对孩子因为攀比要看儿童剧的央求司空见惯。这些数据和现象不会说谎,儿童剧市场正在蓬勃发展,以至于所有的院团都在打儿童剧的主意。以上海为例,点开大麦的儿童亲子栏,其中共有75部在售票的儿童剧,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这么说,我们的儿童剧就真的欣欣向荣了吗?未必。在这75部剧中,9部是国外原创剧目,51部由国外知名IP改编,7部由国内热映动画IP改编,3部由中国传统故事改编,只有5部算是真正的中国原创儿童剧,比例才不到7%。中国儿童剧的市场一片繁花似锦,而中国儿童剧的灵魂和未来则在这7%里苦苦挣扎。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简单,观众对于国外剧目和大IP比较认可,只要肯砸钱保证剧场效果,卖票就不是大问题。这是一条捷径,也是一道保险,但长此以往,会导致原创剧目渐渐不被行业待见。我们可以留给孩子们梦幻的安徒生童话、迪士尼和百老汇,但是我们不能只留给孩子这些,还应该有我们自己原创的精品。

  行业很有希望,而我们的儿童剧还远未够希望。不过,对那些立志打造中国儿童剧“表演工作坊”传奇的戏剧人来说,理想并没有丢失,而且也有企业愿意来承担这样的社会责任和文化担当。以《少年迈克之烦恼》为例,从大麦的介绍上来看,这部由海尔兄弟出品的儿童剧算是目前中国原创儿童剧当中的佼佼者,他们现在有一个不错的首演剧场——上海虹桥艺术中心;依靠着海尔兄弟,他们也不会被预算掣肘制作;主创和演员都来自上海戏剧学院,他们还拥有市面上罕见的专业班底。不依靠传统故事,没有国外的IP加入,反映当下中国家庭最关注的问题和痛点,同时又兼具不错的娱乐性和艺术性,《少年迈克之烦恼》是一部让我们听到中国原创儿童剧声音,看到中国原创儿童剧色彩的作品。这帮可爱的戏剧人,他们要做的,就是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咬紧牙关,坚持不懈地演下去,让更多人看到我们自己儿童剧的精彩,在上海这个最高挑的舞台上去跟“外国的月亮”们掰掰手腕,亮出中国戏剧人的肌肉。

  1953年12月的《泰晤士报》上,美国著名戏剧评论家约翰·加斯纳教授评述道:“在奥尼尔(尤金·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院;奥尼尔以后,美国才有了戏剧。”对儿童剧来说也是一样,我们的剧场太需要兼具口碑和票房的作品,也需要尤金·奥尼尔这样给剧场注入灵魂的戏剧人,更需要这些有梦想的戏剧人目光如炬,脚步坚定,践行愚公移山的开路精神。这条路对于戏剧人很艰难,对于观众同样艰难,他们如果做得不好,我们可以批评,可以指摘,这些都是弥足珍贵的财富。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对他们的坚持与努力给予热情的支持,一张票,几句短评,举手之劳,或许就可以给孩子们开启千万个新的剧目、千百种新的思考、千万段新的艺术体验。(文汇报 陆军)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