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随时“听画”,“耳畔美术馆”时代来了?
2019年05月07日 11:40   来源:解放日报  

  “以前在书上看画、在博物馆看画,现在可以在上班路上边看边听。”在网上付费听书已经不稀奇的今天,音频平台上“听画”“听展”类的节目也日渐兴起,给大众带来新的审美体验。正如该类节目的一条导言所说,它们“将原本静静挂在博物馆里的国画名作,变为一座座你随时随地都能聆赏的耳畔美术馆。”

  “听画”并非美术馆导览

  苏轼《枯木怪石图》只画一块丑石和一棵怪树,为什么竟能拍出4.636亿港币天价,成为中国古画拍卖最高纪录?《如懿传》里,皇太后身后为什么挂着宋徽宗的《瑞鹤图》……打开手机,就可以聆听这些名画背后的门道。去年下半年起,画家邵仄炯在喜马拉雅平台录制播出《邵仄炯精讲50大名画》,受到听众欢迎。

  画如何听?邵仄炯在每期节目里都会选一幅名画讲解,15分钟的时长里包含美术史定位、画面内容介绍,以及他对画面的感受和理解,带领听众找到进入作品的端口。在做第一期节目时,邵仄炯和团队整整打磨了两个月,为了抓住听众的兴趣,他在考虑故事性、专业性的同时,也会联系一些与大众生活中相关的、有体验的看点。“我想把大家带入中国画的审美中,为此在讲画时也会延伸开来,文学、戏曲,甚至与西方绘画的比较等,只要能够帮助理解画作的都会涉及,尽可能让大家从多种角度和这张画发生联系,有兴趣进入到画里面。”在节目页面上,不少听众留言交流“听画”的感想,有人已经在博物馆、美术馆中看过作品,觉得听完再看画能更好理解画的细节,也有人听完后决定去博物馆欣赏原作。

  蜻蜓FM平台去年7月与星空间画廊联合出品的《房方陪你看展览》,则是一档“听展”节目。演播者房方从一个陪伴者的角度,每周把他亲身体验的每一场艺术展览介绍给热爱艺术的朋友听。当然,其中离不开他对艺术的热爱以及专业的积累。不少听众在评论区表示,这档节目成为他们了解艺术的窗口。

  无论是“听画”还是“听展”,都离不开作品图片的对照,在类似节目的页面上,都附有画作的清晰大图,方便大众边听边看。现在美术馆、博物馆大多提供语音导览服务,同样是边听边看,两者一样吗?喜马拉雅策划顾文豪介绍,这类节目在内容上会照顾没有知识背景的普通用户的理解,但并不同于美术馆的导览,对于演播者而言,要有核心观点输出。“听众可以看图,其实不需要过多陈述画面上有什么,他们需要知道的是对这幅画的分析,最重要的是演播者个人经验心得的总结提炼。”

  相比视觉冲击,“听”更加深入

  不少音频平台近日推出“听书节”,其中艺术领域逐渐成为“听”的重要组成部分。顾文豪介绍,“小众”的艺术类节目比想象中要热门,并且近年来日益增多。去年,喜马拉雅上线了《范景中讲西方艺术史》,同样用图片加音频的方式,有不错的点播率。这类节目听众的用户需求是多样性的,有人想知道一幅画讲什么,有人想了解中国艺术,有人想提高审美眼光,有人想为去美术馆看展览做些功课。他认为,艺术人文类的音频内容潜在需求很大,一方面大众正习惯于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和了解艺术,另一方面很多人在了解时缺乏方向,需要有领路人提供重要的参考。

  相比看的视觉冲击,“听”的方式不仅能隔绝外界的嘈杂,便于了解作品背后的故事,对于作品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入。蜻蜓FM品牌总监赵鑫介绍,蜻蜓FM推出“上海艺术24小时”专题节目,邀请各家美术馆、博物馆馆长、策展人、资深讲解员或艺术家本人对相关艺术展览进行介绍,让观众用听的方式去感受艺术。“这种听艺术的方式也解决了现场的实际需求,对比过往贴标签或者语音导览的介绍模式,馆长、策展人甚至艺术家本人通过音频可以更深入、生动,更为详细地介绍作品。观众在观赏艺术展览的同时,也能同步用听的方式感受艺术的魅力,获得沉浸式的体验。”

  放下手机,好好欣赏艺术

  不过,用音频传达视觉图像还是有隔阂。从到美术馆看画到看画册,再到“听画”“听展”,知识获得越来越便捷,但欣赏原作的意义和价值仍然不可替代。

  邵仄炯希望,大众聆听节目以后,能够对艺术产生兴趣,再走进美术馆欣赏作品。“艺术最高妙之处难以用语言表达,唯一的途径是去还原视觉呈现,感知作品本身。节目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去看艺术品,看原作,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感受艺术的魅力。”

  在《房方陪你看展览》中,有一期节目叫做“放下手机,专心看个展”,他在介绍某张拍摄于博物馆中的摄影作品后,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这张照片在2001年的时候拍摄,当时人们在美术馆中要么认真聆听讲解,要么认真观看作品,也有人独自凝视沉思,但我们今天在美术馆看到的最普遍景象要么是举着手机拍照,要么是在伟大的作品前却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手机”。这也引人深思,通过音频节目用手机边听边看,尽管可以实现随时随地欣赏艺术,但“耳畔美术馆”毕竟代替不了真正的美术馆。

  “绘画一定是看的,看画是视觉活动,不是听觉活动。只是我们在看的时候,由于时代久远,文化积淀越来越丰富,需要现代人慢慢梳理探寻。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为大众提供这些方便。”邵仄炯说。(解放日报记者 钟菡)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