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揭幕上海大剧院2019/20演出季
2019年09月11日 20:57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9月11日电 (王笈)以一部歌剧作为全新演出季的开幕大戏,是上海大剧院延续多年的传统。9月11日晚,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以下简称“斯坦尼剧院”)携歌剧团、交响乐团、合唱团近200名演员,带来“原味”柴可夫斯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以再续经典的方式,开启上海大剧院全新演出季,也为俄罗斯诗人、作家普希金诞辰220周年纪念呈上特别演出。

《叶甫盖尼·奥涅金》。 /Ilya Dolgikh 摄
《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Ilya Dolgikh

  百年剧院呈上原味俄罗斯歌剧

  歌剧被称为“音乐艺术皇冠上的明珠”。基于“国际性、艺术性、经典性、原创性”的定位,多年来,上海大剧院始终把歌剧作为演出安排的重要板块之一。早在1998年成立之初,上海大剧院就邀请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来沪,于中国首演威尔第歌剧《阿依达》,中意两国400多名演职员共同参与演出,成为大剧院歌剧运作的起点和里程碑。

  从单纯的国外引进,到之后的中外联合制作,再到由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牵头下的国内院团联手打造,上海大剧院引领并见证了歌剧在中国的逐步发展。尤其是近5年来,上海大剧院参与引进、制作了诸多极具特质的歌剧:2014年,上海大剧院与英国皇家歌剧院、上海歌剧院联合制作普契尼歌剧《曼侬·莱斯科》,此版本为英皇近30年对这部歌剧的全新制作;2015年引进柏林喜歌剧院莫扎特《魔笛》,将现场演出与音乐、手绘动画结合,为歌剧带来了全然不同的观演感受;2016年与新蝉戏剧中心联合制作、指挥家汤沐海与导演易立明强强联手的德彪西《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是这部歌剧首次在国内上演;2017年与上海歌剧院联合出品的威尔第《阿依达》,邀请了具有“世界第一阿依达”美誉的和慧参与演出;2018年与汉堡国家歌剧院联合制作的“魔都版”户外歌剧《魔笛》,在大剧院的正门广场搭建特殊舞台,彻底颠覆了歌剧的观演方式,成为沪上一大演出盛事。

  今年9月,上海大剧院第21个演出季依然以歌剧作为开幕演出,拥有近百年历史的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受邀前来,演绎3场柴可夫斯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这是该制作在上海的首演。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歌剧团、独唱演员及舞美布景从俄罗斯直抵上海外,斯坦尼剧院旗下的交响乐团、合唱团也随之而来,近200名演职人员的阵容堪称豪华级。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与上海大剧院缘分不浅。早在1999年,上海大剧院曾举办“俄罗斯马林斯基音乐节”,邀请马林斯基剧院演出过这一歌剧;20年后,极具创新能力的斯坦尼剧院以全新版本和演绎方式把这部歌剧再度带来上海大剧院,以庆祝普希金诞辰220周年。

《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Sergey Rodionov
《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Sergey Rodionov

  斯坦尼剧院全新演绎致敬传统

  被誉为“俄罗斯诗歌的太阳”的大文豪普希金于1830年完成创作了一部长篇诗体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成功塑造了贵族青年奥涅金这一俄罗斯文学“多余人”形象的鼻祖。著名批评家别林斯基称赞这部作品为“俄罗斯生活的百科全书和最富于人民性的作品”。时隔近50年后,著名女中音歌唱家伊利莎维塔·拉芙洛夫斯卡娅向37岁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举荐了这部作品。柴可夫斯基读后大受触动,便以此为蓝本创作了一部同名歌剧。这部歌剧一经上演便一炮而红,先后在莫斯科大剧院和马林斯基剧院上演。

  由柴可夫斯基和希洛夫斯基携手改编的《叶甫盖尼·奥涅金》歌剧脚本,大部分采用了普希金的原诗,遣词造句十分贴近原著,遵循了原著的人物性格。剧情讲述男主角奥涅金因当年玩世不恭地拒绝一名少女的求爱而终生抱憾。经过柴可夫斯基音乐和戏剧化的改编,女主人公的爱情和命运上升为全剧的核心,使故事呈现更强烈的悲剧色彩。咏叹调、咏叙调、合唱和重唱,以及俄罗斯浪漫曲、民族歌曲等旋律都充分证明柴可夫斯基高超的音乐天分与作曲技巧。

  此次来沪的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历史可追溯至百年前。1918年,在20世纪戏剧界传奇领军人物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和聂米罗维奇-丹钦科的帮助下,莫斯科大剧院歌剧工作室成立,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正是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 1922年,尽管经济困难、布景简陋、没有服化,这部只有钢琴伴奏版的歌剧首演仍然成为了莫斯科的一大事件,引起了巨大反响。对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信里对拉赫玛尼诺夫这样写道:“《奥涅金》获得了巨大成功,观众们都留下了泪水。”为了纪念该版本的诞生,由“奥涅金厅”门廊演变而来的剧中建筑元素,塔季扬娜的闺房和圆柱造型的树干都得以保留。1941年,大剧院歌剧工作室和丹钦科之后建立的莫斯科艺术剧院音乐工作室合二为一,成为了今天的剧院。时至今日,《叶甫盖尼·奥涅金》已成为剧院上演千场的象征和保留剧目,而“奥涅金厅”门廊的元素也被设计在了俄罗斯国立莫斯科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与聂米罗维奇-丹钦科音乐剧院标识上,延续至今。

《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Sergey Rodionov
《叶甫盖尼·奥涅金》剧照。 /©Sergey Rodionov

  剧院与中国的缘分由来已久。1954年,剧院受邀来华演出4个月,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到访的苏联剧院巡演团,在北京演出了包括《叶甫盖尼·奥涅金》在内的多部歌剧和芭蕾作品;2013年和2015年,剧院来华演出了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芭蕾舞剧《巴黎圣母院之艾斯米拉达》《灰姑娘》等。

  此次剧院四度来华,带来的是由“金面具奖”获得者亚历山大·泰特尔执导的2007年版《叶甫盖尼·奥涅金》。导演亚历山大·泰特尔在继承和致敬初版歌剧的同时,极具创造性的将三幕改为两幕,力图还原普希金原著中所表达的思想,并加入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诠释,细腻地刻画了剧中人物性格的心理变化。泰特尔表示,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摒弃了豪华绚丽的场面,从首演开始设计就极其简洁,柴可夫斯基希望为剧中简练的故事找到生活中对应的对象去演绎,而这一版本也延续了他最初的想法。这一极具符号化和象征意义的作品,将以诸多静默和留白的方式再度展现,将观众的注意力聚焦在主人公内心的表达、挣扎与忧虑,感受柴可夫斯基真正想要表达的理念。

  结合开幕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上海大剧院还打造了一系列与演出相关的艺术体验和教育活动,包括一楼艺术长廊的“跨越百年的音乐诗篇”联合特展、“《奥涅金》的情爱之殇”艺术课堂、“从普希金到柴可夫斯基”的对话大师活动、线上读书会以及舞台后台探班等免费活动,重温普希金与柴可夫斯基的经典之作。(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笈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