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上海通俗文艺研究会五届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暨刘松林会长收徒仪式成功举办
2019年12月16日 10:52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16日电 (缪璐)2019年12月14日,上海通俗文艺研究会召开上海通俗文艺研究会五届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暨刘松林会长收徒仪式。

  会长兼党工组长刘松林抱病主持会议,张红玉秘书长做大会工作报告,副会长江琴做财务工作报告。

  党工组成员、常务理事陈建生先生;副秘书长兼国学传承委员会主任、上海浦江书院院长王新华女士;名誉副会长、原上海电影制片著名导演卢萍女士;常务副秘书长、春界文化(上海)公司总裁袁莉女士;副秘书长兼采风创作基地主任、上海嘉朱生态桂花园董事长李根长博士;创作研究部副主任、市群众艺术馆研究员、剧作家杨立华先生,甲骨文研究学者、书法家高金平教授本会监事、通俗小说家韩耕生先生等代表围饶大会工作报告纷纷发言,建言献策,激情四射,气氛热烈。

  拜师仪式上,副秘书长、文艺活动家袁莉,办公室副主任、散文家白洁、艺术团业务副团长、名歌手徐树超(毛豆哥)、常务理事、新锐企业家庄強(因在云南特派代表)向刘松林会长行拜师礼,躹躬敬茶,正式确立关系成为刘松林会长的入室弟子。

  袁莉、白洁、徐树超发表拜师感言,表示能成为德高望重的刘松林会长的弟子十分荣幸,一定承传研究会的奉献精神及优良传统和刘会长的人格魅力及精神衣钵,谨记师训,"首先把‘人′字写端正",“丈夫处世泰山松,躬身倒地效贤雄"。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大会举手表决,一致通过秘书长工作报告;通过财务工作报告;通过袁莉增补为常务理事,任常务副秘书长,负责研究会日常工作等。

  本会艺术团为庆贺大会成功召开和刘会长喜得高徒助兴演出,由彭峥嵘主持,江琴、毛豆哥、张红玉、顾冬平、菜花甜妈等先后登台献演。

  其间通过抽奖开出本会书画委员会书画家崔世荣、黄志学、徐研儒、江佑振、张家樑、周正平、曹琳、寒江、郑钟辉的10幅字画和名誉副会长、上海兰诗诺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林虹赞助的两对时尚耳环。

  中国四大名著和传说传承推进项目总策划组委会主任、中国通俗文学艺术终身成就奖得主、著名文艺活动家、作家诗人刘松林,最后发表了情真意切感人至深的题为《感动-感谢-感恩-感悟》的讲话。

  刘松林会长的大会讲话全文

  各位同仁:

  见到你们格外亲!

  首先是感动,为什么感动?在座的都是研究会的中坚力量、中流砥柱,大都是功成名就的作家艺术家企业家,能放弃休息、从百忙中赶来出席大会,本人真的很感动!

  为什么感谢?上海通俗文艺研究会成立25年了,25年是个什么慨念?人生又有几个25年?一个没有政府拨款的民间自发组织的社会团体,能在社团林立的大上海占有一席之地,并站稳脚跟日益壮大,谈何容易?!这与精诚团结的领导班孑和乐于奉献的广大会友的共同努力是分不开的,更有今天没能出席的第一批会员、老一辈的作家艺术家们,当然都要表示由衷感谢!

  为什么感恩?因为在我最痛苦最危难最无助的时候,是领导班子成员发动会友自愿募捐。开始几次提议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从未想过利用社团组织为自己谋私利。虽然我培养、扶持、帮助过许多作家、艺人、书画家等成长成名,甚至为此付出过沉痛的代价,但从不求回报。加上经历了众所周知的磨难,本已两袖清风、孤家寡人的我,突然就毫无征兆地患上绝症,被医院推出大门。考虑到昂贵的医疗费用和手术后无人照料,干脆放弃了治疗,听天由命。于是抱定决心该干嘛还干嘛,天南地北地到处跑,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摇旗呐喊,那是出于一种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想在不多的余生时光再为社会作奉献、为会员办好事。如果能这样悄无声息挥一挥衣袖潇洒离去,也了无遗憾,我有常人没有的人生经历,得到的尊重巳足以告慰平生。试想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何况一个人乎?可是想不到癌细胞会扩散到淋巴、骨头,那真是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度日如年。这时袁莉介绍了振国医院王振国教授,给了我希望,如果此刻再拒绝家人们真心实意的援助和治疗,恐怕会伤了大家的心。之后便有了赴京就医再次创造生命奇迹的过程,大家也都从新闻报道中了解了。为此,感恩之情难以言表,就向大家躹躬致意吧!

  至于有什么感悟?当面临死神的逼迫威胁,当然会想得很多。人就是"一口气″的事情,一口气上不来就会与这个世界拜拜了。如果气数巳尽,也不必妄作抗争,于是便有了"人争一口气″的说法,而同时也有另一句"气大伤身″之说。其实应辨证地去理解这个"气"字,"争气"是把双刃剑。"不争气″当然不行,但象我这样的为争一口气,什么事都想做得最好,弄得作茧自缚、骑虎难下、妻离子散、孤独终老,有时也反思是否值得?因此又感悟到任何事情都要把握一个"度"字,物极必反。"好汉不提当年勇",过去再英雄再辉煌都只巳成了过眼烟云。为此,我的人生感悟之一便是:"人,各有各的活法”,切不可人云亦云、盲从跟风。既不要以偏概全,又不能过于自信,因为"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何况没有绝对的真理!既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能枉自菲薄。为此我的信条是"跟着本心走,跟着感觉走",自己觉得怎么好就怎么过。"一花一世界",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各有各的喜好,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的活法。我曾经在接受《健康财富周刊》记者专访时谈过这些观点,第二天就见报了,可见他们是非常认同的,但唯独把我对抽烟的见解删除了。呵呵……

  一次次的死里逃生真的感谢上苍。如果说我能有今天的福报,自忖也有些道理。我虽然也是"红二代",却一直生活在社会底层,务过农、做过工、当过兵、执过教、从过政、经过商,深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生活筒朴赛过苦行僧,平时连一张䬸巾纸都不浪费。大病两年多,没有请过保姆,全凭自己的意念意志支撑到今天。

  人们都追求生命的长度,我却更在乎生命的宽度与深度。从我患大病的消息传出,家人会员和社会各界朋友都在好心提醒规劝我不要再劳累了,我理解大家的深情厚意,但有些事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吗?再者要我为了保命什么都不做,苟延残喘坐吃等死,那与行尸走肉何异?人,除了物质生活还有精神生活,心理健康往往比生理健康更重要!

  言归正传,研究会明年就要换届改选了,面临选择接班人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矛盾又必须解决的问题。放眼全市乃至全国,又有几人当了25年的会长。我10年前就提出退位,也一直在寻找、培养接班人。而现实情况是有能力的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不可能把研究会作为主业来干。再说要做研究会的当家人,一要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威望:二要既懂艺术又懂经济,在举办活动中为研究会争取经费;三要具有奉献精神,这可以说是先决条件。我当然不能要求你们象我一样"献了青春献终身",但至少动机要纯,一事当前先为自己打算的人,不可重用;四要具备容人之量,领袖气度,认人为贤,海纳百川。还有一年的时间,请大家积极推荐认真考察,选出一个优势互补的领导班子来集体接班。

  我曾经也当过教师,应该说学生不少,但真正承认的门生没几个。今天的大会多了一个拜师仪式,中国传统文化讲究"师道传承",收了4位入室弟子,他们是文艺活动家袁莉、散文家白洁、名歌手徐树超(毛豆哥)、新锐企业家庄強。明确拜师不收礼金礼物,只是让大家一起作个见证,师生之间明确了一份责任,多了一份义务而已。我有责任将接班人扶上马再送一程。今天的大会上通过了任命袁莉为常务副秘书长,虽然她是新人,但她的主业是组织文艺活动,既懂文艺又懂经济,为人正真豪爽,相对来说比较符合条件。我们不能按体判内"论资排辈"、"只能上不能下″的做法。万丈高楼平地起,将军不怕出身低。不拘一格用人才,不以一时成败论英雄。试用一年,不行再换人。

  我此生没有正式拜过师。我心目中的恩师是贾植芳先生。为庆贺贾老八十华诞,我即兴写下一一

  铁骨铮铮赛劲松,

  根植大地芳愈浓;

  为把人字写端正,

  一腔热血两袖风!

  这首小诗没想到会在当时的全国通俗文艺界广为流传。

  而我对无条件支持我成立这个研究会的首任会长、复旦大学著名教授、作家、学者贾植芳先生始终执弟子礼,但他坚持与我平辈论交,为此也提高了我在海内外学术界的影响和地位,那年在湖南平江举办"平江不肖生国际学术研讨会",经当时的副会长、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贾植芳先生的徒孙栾梅健介绍,说我是贾植芳先生的朋友,引起当地政府和国际学术界友人的瞩目与重视,最后由我主持了大会闭幕式。

  今天的大会开得很成功,是一个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大会,现巳圆满完成了各项议程。现在我宣布:上海通俗文艺研究会五届三次会员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缪露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