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上海匡时2019秋拍揭开序幕 五大专场展示各类珍品佳器
2019年12月17日 17:15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上海匡时2019秋拍揭开序幕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17日电 (缪璐)上海匡时2019秋拍于12月17日在上海富豪环球东亚酒店·国际网球中心揭开序幕,汇聚“中国书画专场”、“以适幽趣——紫砂、茶道具及陈茶专场”、“云水禅心——佛教及铜炉艺术精粹”、“盈华神工—铜镜艺术精粹”、“古籍信札美术文献专场”各门类珍品佳器。

  中国书画专场本次遴选书画三百余件,以近现代画坛名家作品为主,辅以少量的当代书画与古代书画作品。陆俨少、潘天寿、黄宾虹等浙派名家作品依旧保持了以往的优势板块。其中陆俨少《梅树图》笔墨精丽隽永,为近年来市场中尺幅最大者。另一件《江深草阁》为绘制六尺整纸之上的巨大横幅,其晚年用笔已将云山树石归入了整体浑沦的境界,亦为难得的精品之一。其余《白龙洞》《闽游记胜》两幅写生作品历次出版,不可多得。

  古籍信札美术文献专场为藏家甄选古籍类藏品169件。共分为信札写本,古籍印谱,美术文献三部分。

  古籍部分宋刻本为南宋白麻纸刻东莱吕太史文集卷一,卷二。极初印,墨色深沉如漆,宋讳“敦”自缺笔,信为宋刻宋印之物。元刻本一为元建安余氏勤有堂刻本《分类补注李太白诗》二十五卷16册全。黄麻纸精印。字体为元代典型的松雪体,并经傅增湘《藏园群书经眼录》著录,其子傅忠谟递藏,文革后抄家退赔之物,流传有序。另一件元刻本为元杭州路南山大普宁寺刊本《增壹阿含经》卷三十七,旧装经折装一册,品相完美,初印字口点划爽利,为东瀛回流之物。天禄琳琅藏书为明白棉纸刻本通志艺文略,钤“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之宝,八征耄念之宝,太上皇帝之宝,乾隆御览之宝,天禄琳琅”。

  信札写本部分皆为名家上款整批拍品,有启功,唐云,关良,吴作人,朱屺瞻,陆俨少,张大壮,钱君匋,赖少其,林风眠等名家致杨谐和信札。其他有徐悲鸿致彭谷声信札。谭泽闿,张大千,王福厂,丁辅之,方介堪,周闲等致张容臣信札。康有为致神州国光社创办人邓实信札等。

  写经部分有唐人写经数卷,其中一卷经著名金石书画收藏家陈介祺旧藏钤印,民国一凡法师题跋,近代写经研究鉴定权威方广锠钤印鉴定。另有明代董其昌泥金写本曹娥碑宣统年间书法家沈曾植海日楼题跋。

  以适幽趣—紫砂、茶道具及陈茶专场中,紫砂从明代起以各种泥貌形态出现。当中运用最为变幻莫测的当属徐友泉。徐友泉所配泥料有海棠红、朱砂紫、定窑白、冷金黄、淡墨、沉香、水碧、榴皮、葵黄、闪色、梨皮等多种色调,史籍评价他的作品“种种变异,妙出心裁”。本场“清早期友泉款紫泥平盖莲子壶”,平底内凹形成圈足,内有竹刀刻楷书“松竹古人心”,落款“友泉”,是明末清初常见的题名落款形式。

  清初朱泥造器,可定义为晚明文人造器的重要承续,极见精神。晚明时期文人名士参与创监制作紫砂造器,成器审美严谨、用料考究,精造者器小雅致,延续而下至清初时期工艺也相对成熟。将同时期宜兴窑普遍造器与朱泥传器比较,朱泥器工艺精度显胜一筹,工艺和器型多见晚明遗风。朱泥体量适中,赏用皆宜,以其小中见大的气势、娇妍多姿的发色、细腻通透的质感、小巧玲珑的体态,深深吸引着爱壶之人争相竞藏。

  朱泥虽好,好朱难求。本场“清康熙子文款笠帽壶”式度妍雅,摄人心魄。表面颗粒隐显,线条舒展流畅,匀称柔和。

  “清乾隆玉珍款桶形平盖朱泥壶”端庄大气,简洁饱满,刚柔并济。壶盖平整,倒角利落,正中小钮棱角分明,转折清晰。壶身呈圆筒状,细看可觉曲线外膨,张力十足。

  “清乾隆香叶款朱泥壶”造型规整,浑圆周正。壶身腹部扁鼓,平底。壶把纤细圆润,口流三弯。此壶特殊之处在于其盖款钤印,为一树叶,内写“香”字,巧妙融合,颇为特殊。

  紫砂发展到当代,迸发出新的时代特色,展现了不一样的审美风尚。“当代吴界明制扁晨壶”,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百看不厌。与清早佳器同列,毫不逊色。

  在形体构成和韵味上,表现出个性化的欣赏趣味。一方面应该从技法、创作、表现、通感几个层面去理性地赏析,另一方面更应该从个体文化和历史文化现象的角度去加以认识。

  云水禅心——佛教及铜炉艺术精粹。东汉末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后,佛陀塑像、佛陀绘画这些西来艺术形式和观念与中国传统文化碰撞,形成了新的宗教艺术风格,魏晋南北朝的众多佛寺中雇佣工雕塑、绘画工匠和艺术家创作了大量的佛教石刻、雕塑、壁画,至今仍然留存的四大石窟多数都是北朝时代形成,可以从中想象当年佛教艺术的兴盛,上到皇帝权贵、下都平民百姓都曾在这些古代艺术遗存之前顶礼膜拜。唐代佛教本土化形成的禅宗则对中国艺术的观念和形式又形成重要而微妙影响,在宋元明清民间艺术和文人书画中皆有所表现。而佛教造像最早大约出现在公元前1世纪到公元1至2世纪间,至今已经有两千载。

  中国的佛教文化,经过与中国传统文化相融合,已经深深融入中国人的思想意识、宗教信仰、生活习惯、日常言语之中。佛教教义中因果、因缘、追寻极乐世界的思想,同传统的儒、道思想一样,共同成为中国人的信仰。此尊大明永乐风格的观音菩萨像,造型优美,鎏金璀璨,仪轨考究,工艺精湛,秉承官造仪轨,富皇家气度。

  宗教供器板块,首推“文房之首”——宣德炉。宣德炉因明宣宗朱瞻基认为当时的内坛郊社及宫廷衙府所用礼器香具粗鄙,而下旨以宫廷所藏宋代名窑瓷炉及铜器为蓝本,参考《宣和博古图》等文献,以暹罗国进贡的风磨铜(黄铜)为材料,大规模铸造新的礼器,从而诞生了我们今天称为“宣德炉”的铜香炉。本专场精选宣炉70余件,明代惺庵氏藏款蚰龙耳炉外壁如婴儿肌理,呈色细腻沉稳,又包浆莹润,浑然天成,口径、线条、气质、重量,无一不精。

  铜镜艺术是我国古代青铜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传承悠远流长。中国古代铜镜纹饰刻画精细隽秀绚丽多姿,铭文书写文体优美辞旨温雅,铸造工艺鬼斧神工。青铜镜在历史长河中不断向前发展,出现了一次次的高峰,创造了举世无双的中国铜镜文化。正因为此,上海匡时本次开设的铜镜专场,相信会得到广大藏家的青睐。

  本次上海匡时秋拍铜镜专场汇聚铜镜200余件,基本涵盖各个历史时期的主要镜种品类。在拍品的甄选中,我们特别注重展示中国古代铜镜所蕴含的精深文化与艺术之美。每一时代的每一面铜镜都是那一时代特定的历史文化条件下的产物,铸造工艺与艺术的表现力更加令人惊叹。

  战国镜轻薄、精致的镜体中透着豪放和俊美;西汉镜以线雕为主表现的禽兽花草配以凹面的几何纹饰和凸出的乳钉;厚镜大钮的东汉镜开启了高深浮雕的新时代;隋唐铜镜,在形制上突破束缚,把高浮雕工艺和透雕工艺推向了新的高峰,创造出了璀璨夺目的盛唐铜镜;两宋之后的铜镜,粗纹漫饰,注重实用。

  今天,铜镜虽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是中国铜镜的艺术之美仍然焕发出夺目的光彩。其艺术水平在世界冶金史上、美术史,收藏史上都应占有重要地位。(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缪露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