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2020上话开年大戏《我爱桃花》在沪上演
2020年01月18日 19:59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月18日电  筝乐声起,古典又略带朦胧,层层白色纱幔如雾气一般缓缓飘动,舞台上的制景若隐若现,“帷飘白玉堂,蕈卷碧牙床,楚女当时意,萧萧发彩凉。”冯燕以一段戏曲曲调吟唱出的《细雨》之后,纱幔打开,在一颗巨大的桃花树下,一床、一桌、二椅,舞台布景结合话剧与戏曲的形式,极简却不乏视觉冲击力,阔别话剧舞台18年的杨蓉一声娇俏温柔的“哥哥,说的是我吗?”拉开了2020年上话大剧场开年之作《我爱桃花》的序幕。

《我爱桃花》剧照。 /官方供图
《我爱桃花》剧照。 /官方供图

  1月16日,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作出品,邹静之编剧,何念导演,杨皓宇担任复排导演,杨蓉、张羴、王佳宝主演的话剧《我爱桃花》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首演。2010年,经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导演何念全新创排后,由梅婷,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尹铸胜,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导演杨皓宇出演。时隔十年,杨皓宇接下导筒,首次担任复排导演,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杨蓉时隔18年回归话剧舞台,再次演绎这部《铁齿铜牙纪晓岚》编剧邹静之的话剧代表作品。该剧将于1月16日至22日、1月31日至2月9日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剧院跨年献演。

  《我爱桃花》灵感来源于邹静之在《型世言》中读到的一则小故事,他深挖隐藏在文字之下、流淌于人性之中的东西。打破叙事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以戏中戏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剧组在排练中牵扯出穿越千年难以解决的两性情感纠葛。以戏中唐朝开场,由杨蓉饰演的张妻与少年冯燕耳鬓厮磨,不巧丈夫张婴醉酒回家,冯燕匆忙间躲进米缸,张婴倒在躺椅上酣睡,将冯燕的帽子压在了身下,冯燕示意张妻偷取回帽子,张妻会错了意,以为他要拿刀杀了张婴。冯燕惊叹她的心狠手辣,一刀下去……舞台上一阵红光后,戏里转向戏外,唐朝变为现代,婚外之情转变为同门师兄妹,在排练过程中依旧为两人戏里戏外的情感争论不休。戏中戏不断重演,探讨着在三角感情中到底该“杀”谁,戏中不同的选择也推动着戏外情感的发展。

  《我爱桃花》是作家、剧作家邹静之于2003年创作出首部话剧剧本,亦是其话剧代表作,其后的《赵氏孤儿》《断金》等作品也相继登上舞台。他的影视作品《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赤壁(上)》《千里走单骑》《一代宗师》等均广受赞誉。他提醒观众,在看《我爱桃花》时勿忘人生如戏,“人生若没有戏来参照,反观,深入,该少了多少滋味。”

《我爱桃花》剧照。 /官方供图
《我爱桃花》剧照。 /官方供图

  2010年,导演何念全新创排这部作品,将原剧本的三维空间概念简化,自由地穿梭于唐朝与现代两个维度,强调《我爱桃花》所传达的意境,模糊空间界限,随情节推进情绪。在谈到两版《我爱桃花》时,他提到了他们的特别,“十年前,演出后我会上台感谢观众、分享创作中的故事,每天和不同观众互动所带来的感受到现在也记忆犹新。十年后,《我爱桃花》的剧本依旧经得起考验,会给现在的观众带去属于这个时间的的魅力与感动。”

  复排导演杨皓宇在首版《我爱桃花》中饰演喜感十足的张婴,他说这个角色对他影响颇深,是从喜爱喜剧到热爱喜剧的一个转折点。从演到导,是挚爱,也是挑战,“我特别喜这个戏的台词,内涵丰富,巨大的信息量让观众感受到了悬疑的情感。从纯粹地演到灯服道效全方位的关注,很幸运我的‘第一次’遇到了好剧本、好演员、好团队。”他曾多次谈到他对原剧本中“三维空间”的意难忘,因此2020版《我爱桃花》藏了一个他的私心,演出最后将为观众奉上一枚彩蛋,将第三空间第一次搬上上话的舞台,为这部“杀了千刀”的话剧划上一个充满爱的句点。

  所有演员戏中戏的服装都采用棉麻材质,兼具古典意味的同时从设计、剪裁上增加时尚元素。杨蓉以桃红的褶子裙裤配葱绿的斜襟敞胸短褂,里头一件小肚兜采用了盛行于隋唐时期的宝相花,服化组特将布料送往镇江,全手工绣制,非常贴近张妻香艳的形象。具有丰富戏曲功底的张羴,身着一袭白衣,以红色绒线镶边,举手投足间也如戏中的冯燕一般有翩翩佳公子的模样。今年的“张婴”王佳宝的服饰则完全符合牙将的身份,沿用十年前杨皓宇的服饰,配上一顶大小稍显不合适的帽子,从外表就给观众带来了这个角色的喜感。(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笈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