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关注晚期乳腺癌治疗-媒体探讨会”在上海举行
2018年10月22日 09:56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0月22日电 在今年十月乳腺癌防治月之际,“十年期待 携爱启程”关注晚期乳腺癌媒体研讨会于日前在上海举行。与会专家指出相较于早期乳腺癌,晚期乳腺癌疾病的治疗更为复杂,全社会应关注晚期乳腺癌带来的巨大疾病负担和社会负担。今年伴随CDK4/6抑制剂——爱博新®IBRANCE®(哌柏西利,palbociclib)在中国的获批和临床应用,我国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治疗领域进入了联合用药时代。我国应尽快提升晚期乳腺癌患者的规范治疗能力以提升患者疾病无进展生存期、提高患者生存质量、积极降低晚期乳腺癌死亡率。专家还强调指出,中国乳癌患者发病高峰年龄较西方人早10岁,加强“早诊断、早治疗”是非常必要的。广大晚期乳腺癌患者更需要积极开展规范化的治疗,不要轻易放弃治疗或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乳腺癌是严重威胁全世界女性健康的第一大恶性肿瘤。2015年,中国新发乳腺癌病例达27.2万,死亡约7万余例。晚期乳腺癌的形势更为严峻,确诊的每10个患者就有1个为晚期,而且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40%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体中位生存期仅有2-3年,5年生存率仅约20%。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徐兵河教授指出:“我们平时说的转移性乳腺癌就是晚期乳腺癌,此期患者的癌症已经由乳腺播散到身体的其他部位。但是相较于早期乳腺癌(eBC),公众对晚期乳腺癌缺乏常识,导致广泛性的认知错误。”在2016年欧洲肿瘤学会和辉瑞联合发布的《晚期/转移性乳腺癌全球现状2005-2015十年报告》中显示,有61%的公众对晚期乳腺癌不了解,甚至有48%-76%的公众错误地认为晚期乳腺癌可以被治愈。

 

 

  有别于早期乳腺癌治疗方式的多样化,近10年来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无重大进展,缺乏突破性创新疗法。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主任兼复旦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邵志敏教授指出,“CDK4/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联合用药,标志着我国激素受体阳性(H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治疗领域结束了近十年来没有突破性创新疗法的局面。”

  据悉,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和6(CDK4/6),是细胞分裂周期的关键调节因素,能够驱动细胞分裂。CDK4/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表达,导致细胞分裂周期失控,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爱博新®就是通过抑制CDK4/6,从而阻断肿瘤细胞增殖。此外它与内分泌治疗具有协同作用,共同阻断ER通路的上游和下游组件,抑制肿瘤细胞增殖。

 

 

  广东省人民医院乳腺科主任廖宁教授对此说道:“中国晚期乳腺癌临床诊疗专家共识(2018版)也提到,爱博新®联合来曲唑(芳香化酶抑制剂,内分泌治疗的一种)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长达24.8月,而单独接受来曲唑单药治疗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仅为14.5月。相比来曲唑单药,爱博新®联合来曲唑治疗显著延长了晚期乳腺癌患者10个月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且毒性可接受。化疗,不再一定是晚期乳腺癌患者的首选治疗方式选择。

  面对晚期乳腺癌造成的巨大疾病负担,徐兵河教授、邵志敏教授、廖宁教授呼吁广大女性可以重视乳腺癌的早诊早治,诊断为晚期乳腺癌的患者要积极乐观面对疾病并及时接受规范治疗,与此同时,三位专家共同呼吁未来能够尽快将CDK4/6抑制剂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助力我国乳腺癌综合治疗水平的提升,造福更多患者和家庭。

  据悉,爱博新®是由辉瑞研发的全球首个用于治疗激素受体(HR)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阴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CDK4/6抑制剂,与芳香化酶抑制剂联合使用作为绝经后女性患者的初始内分泌治疗,于今年7月31日在中国获批并于今年9月底开始临床应用。(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汤彦俊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