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世界脊灰日:百年斗争的最后一公里
2018年10月24日 16:19   来源:中新网上海  

 脊髓灰质炎病毒


古埃及石碑上对脊灰最为古老而形象的记录

  中新网上海新闻10月24日电 (记者 陈静)今天是世界脊髓灰质炎日。

  脊髓灰质炎是一种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发的高度传染性疾病,人是脊灰病毒在自然界的唯一宿主。脊髓灰质炎多发于五岁以下儿童,初始症状见发热、乏力、头痛、呕吐、颈部僵硬、四肢疼痛。该病可导致瘫痪或残疾,有时甚至是死亡。

  人类与脊灰的斗争,近百年的漫漫征程

  对脊髓灰质炎没有理想的治疗方法,主要还是靠预防。接种疫苗是预防控制脊髓灰质炎传播的最经济、最有效的方法。而人类在消灭脊髓灰质炎的道路上走过了漫漫征程。    在距今3000年前的古埃及石碑上,一位手扶权杖、右腿明显萎缩的神职人员形象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对脊灰最为古老而形象的记录。

  数个世纪以来,脊灰从未在世界范围内大规模爆发,而仅以地方性病毒的形式存在,它们统治着卫生状况不佳的区域。但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脊灰横扫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区域,欧洲、北美、澳洲先后成为重灾区,中国也在1882年写下首个脊灰患者的感染记录。

  1916年,美国爆发了27000个脊髓灰质炎病例,其中6000例死亡,绝大多数是儿童。此后,它频繁爆发,1952年是疫情最严重的一年,美国报告了超过57000个病例。历史学家欧尼尔(Bill O’Neal)这样描述人们对于此病的恐惧的:“脊髓灰质炎是美国人除了原子弹之外最害怕的东西。”与此同时,人类开始了对脊灰疫苗探索与研究:

   1950年,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的前身致力于开发第一代IPV疫苗

   1955年,Jonas Salk研制成功注射用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沙尔克疫苗),标志着人类战胜脊髓灰质炎的开始;

   许多国家开始立即引进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沙尔克疫苗):1957年,澳大利亚宣布在那一年的整个夏天里,只出现了个位数的病例;在美国,截至1957年,人们共消耗了1亿支疫苗。从那开始,人们对于脊髓灰质炎终于不再恐惧。 

  一家商店橱窗上写着“谢谢你,索尔克医生”

   1961年,口服脊髓灰质炎减毒活疫苗问世

   1982年,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爱宝惟诞生

   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在2000年实现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目标,自那时起,全球脊灰病例数下降了99%,约有1000万人免于瘫痪。

   2000年,中国被世界卫生组织(WHO)认证为无脊灰野毒株病例国家。

  彻底消灭脊灰,IPV是必由之路

  目前脊灰疫苗主要有2种: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IPV)和口服脊灰减毒活疫苗(OPV)。在疫苗成分方面两者的区别是:OPV为减毒活疫苗,病毒毒力有可能在体内复原,出现疫苗相关麻痹型脊灰(VAPP);而IPV不会出现毒力复原,是避免 VAPP 和 VDPVs 风险的一个可行的选择。

  目前,由OPV引起的疫苗相关麻痹病例(VAPP)以及疫苗衍生病毒(VDPV)仍然是全球消灭脊灰的重大挑战。越来越多的无脊灰国家发现,继续常规应用OPV发生麻痹型脊灰的危险,要大于脊灰野病毒输入或实验室操作造成感染的危险,世界卫生组织不再推荐仅接种OPV的免疫程序,建议所有国家应至少使用1剂IPV,转变脊灰疫苗常规免疫策略。要彻底消灭脊灰,使用IPV是必由之路。作为已被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的IPV疫苗供应商——赛诺菲巴斯德公司是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项目的优先合作伙伴,在与中国政府及世界卫生组织携手消灭脊灰的过程中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5 爱宝惟成为第一个也是唯一获得WHO预认证的IPV疫苗

   2009年,爱宝惟作为二类疫苗在中国成功上市。

   2013年底,赛诺菲与广东省惠州市政府合作,首次将IPV纳入免疫规划管理计划,惠州正式成为全国首个将IPV纳入免疫规划的试点城市

   2014年12月,IPV作为一类疫苗纳入北京的计划免疫规划。

   2016年4月1日起,江苏对适龄儿童的第一剂次免疫改用IPV

   2016年5月1日起我国实施新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免疫策略: 1次剂IPV纳入国家免疫规划, 赛诺菲巴斯德成为一类疫苗供应商,为国家推行1+3脊灰程序、保障首针接种做出了积极贡献

   2016年下半年,深圳市政府将向全市儿童提供脊灰疫苗IPV/OPV序贯免疫项目

   2017年,赛诺菲巴斯德为中国计划免疫供应了近50%IPV的需求。

  最后一公里

  自2000年起,我国被WHO认证为“无脊灰国家”。截至到2018年8月,全球只有3个国家还流行脊灰,其中2个国家: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都与中国接壤。只要还有一名儿童感染有脊灰病毒,所有国家的儿童就仍有感染该疾病的危险,脊灰就有可能卷土重来,进而使全球根除脊灰的努力前功尽弃。

  目前,我们距离根除脊髓灰质炎只差临门一脚,世界脊髓灰质炎日也在提醒着我们,这场注定艰辛的战争,我们必须也终将胜利。2018年6月中国正式开放IPV二类疫苗市场,鼓励全程IPV,彻底消灭脊灰野病毒和疫苗衍生脊灰病毒(VDPV),中国加速消灭脊灰已经进入最后一公里。

  消灭脊灰,赛诺菲巴斯德领跑“最后一公里”。我们希望不久的将来,听到这样的声音:脊髓灰质炎是继天花之后,人类历史上第二个被完全消灭的传染病。”

  赛诺菲巴斯德对抗脊髓灰质炎的承诺

  赛诺菲巴斯德作为主要的脊髓灰质炎疫苗供应商,已与全球脊灰根除项目组织(GPEI)有超过25年的合作。

   1982年,赛诺菲巴斯德的强效型灭活脊髓灰质炎疫苗(IPV)通过注册,该疫苗现作为独立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及儿童联合疫苗配送全球,在单次注射中可对多种疾病免疫。从那时起,公司已经配送了超过10亿剂IPV和含IPV的疫苗。

  2013年起,WHO已推荐以IPV逐渐取代OPV,并将此纳入世界各国的疫苗接种计划中。

  2014年3月,UNICEF宣布从赛诺菲巴斯德公司购买大量IPV,并将其推送至120个仅常规使用口服型脊髓灰质炎疫苗(OPV)的国家。为支持IPV迅速而广泛的使用,公司和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BMGF)合作制定了纳入BMGF和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双方财政捐助的联合价格支持机制。这个机制可使以最低的价格将IPV提供给73个世界最贫穷的国家。疫苗联盟GAVI会将IPV纳入这些国家常规的疫苗接种计划中。

   赛诺菲巴斯德也是OPV的主要供应商,在过去20多年里公司已经向UNICEF供应了超过60亿剂OPV。2013年4月,又宣布将从2013年至2017年提供17亿剂OPV以支持根除该疾病这一目标的达成。

   2011年9月,赛诺菲巴斯德向WHO捐赠了疫苗株(3型种子株)用于根除脊髓灰质炎。通过这次捐赠,WHO已完全掌握了所有3种类型种子株,可提供全球疫苗生产商进行脊灰疫苗的生产。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