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走近CDK4/6抑制剂,对话研发者Dennis J. Slamon教授
2018年10月29日 18:4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0月29日电 10年来晚期乳腺癌重大突破性创新疗法——爱博新 IBRANCE(哌柏西利, palbociclib)登陆中国。这是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DK4/6抑制剂。

  近日,CDK4/6抑制剂的研发者之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琼森综合癌症中心的Dennis J. Slamon教授来到上海,与中国乳腺癌的患者分享了CDK4/6抑制剂研发的之路、在国外的应用以及未来CDK4/6抑制剂的发展。

  据悉,CDK4/6抑制剂爱博新 IBRANCE(哌柏西利, palbociclib)的上市,将为晚期乳腺癌患者迈出生命中重要的一步,也将为乳腺癌患者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

  十年瓶颈,晚期乳腺癌治疗亟待创新与突破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发布的2017年《中国肿瘤登记年报》显示,乳腺癌居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率首位,每年新发病例约27.9万,并以每年2%左右的速度递增。而晚期乳腺癌的形势更为严峻,确诊的每10个患者就有1个为晚期,在接受过手术及规范治疗的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也有30-40%会发展为晚期乳腺癌。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实际上2015年全球范围内大约有561,334人死于乳腺癌,其中大部分为晚期乳腺癌。此外,5%-10%的患者诊断时已经处于转移性阶段,其中高达50%-80%患者来自于发展中国家。

  有别于早期乳腺癌治疗方式的多样化,近10年来我国晚期乳腺癌的治疗药物方面无重大进展,缺乏突破性创新疗法。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体中位生存期仅有2-3年,5年生存率仅约20%2,迫切需要创新治疗方案。

  认识CDK4/6抑制剂: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

  “所有的细胞都会分裂,癌细胞分裂更为频繁。细胞分裂需要经过一个细胞周期,很多检查点参与细胞周期的调节,” Dennis J. Slamon教授介绍道:”CDK4/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表达,导致细胞分裂周期失控,是癌症的一个标志性特征。”

  CDK4/6抑制剂与内分泌治疗具有协同作用,共同阻断ER通路的上游和下游组件,抑制肿瘤细胞增殖: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较内分泌单药可获得更强和持久的细胞周期阻滞作用,诱导肿瘤细胞死亡和肿瘤缩小。

  “由于CDK4/6抑制剂的特异性,相比于传统放疗、化疗等方法而言,对于普通细胞的毒性更弱,不会产生脱发、恶心、胃肠道的反应等化疗常见副作用,可显著延长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时间。“在谈及CDK4/6抑制剂治疗方案时,Dennis J. Slamon教授表示:”很明确的是,即使是单用CDK4/6抑制剂进行治疗同样能够缩小肿瘤瘤体,延长CDK4/6抑制剂的使用还可以进一步改善肿瘤患者的病情。3年前,也就是2015年2月CDK4/6抑制剂爱博新在美国被FDA加速批准后,就开始给患者使用,从药物治疗效果看,有超过50%以上的患者在用药治疗以后有效果,目前使用CDK4/6抑制剂的患者,最长时间已经超过了8年,这位女性患者最开始被诊断时,肿瘤已经转移到肺部和骨头上了,当时估计的生存期只有12周,但是现在这位患者服用CDK4/6抑制剂之后已经存活8年了。

 

 

  贫穷或富有,年轻或年迈,所有患者都在期待更有效的治疗

  当被问道为何走上乳腺癌抗癌药物的研发之路时,Dennis J. Slamon教授用三个字进行了概括:挫败感。

  “当年对于乳腺癌的治疗手段十分有限、单调,所有患者用同一种方法进行治疗,由于患者特异性的问题,导致有的患者治疗效果很好,但有的效果非常差。这样的局面给了我深深的挫败感,从而走上了研发之路。”

  然而,对于任何一个疾病来说,特异性治疗方法的研发从来都不是一件易事。

  其实早在20世界90年代初,CDK就被鉴定为细胞生长和分裂的关键调节因子。这之后的多年以来,细胞周期中的CDK信号通路被广泛研究,但却收效甚微。这正是因为之前研发出的CDK抑制剂并不具有特异性,无法单纯作用于某个特定的CDK,这使得它们对于普通细胞有很高的毒性 。

  第一个特异性的CDK4抑制剂可以追溯到1995年启动的一个项目,研究者们致力寻找那些可以特异性抑制CDK4的化合物。经过六年的辛勤工作,研究人员最终成功合成了最初的哌柏西利(当时被叫做PD-0332991)。

  2007年,加利福尼亚州的辉瑞研究员开始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琼森综合癌症中心合作,其中也包括Dennis J. Slamon教授。在体外细胞实验中发现它对雌激素受体(ER)阳性的乳腺癌细胞异常敏感这一现象,从而又引起了关注。辉瑞由此开展了Ⅱ期临床试验 。到这一阶段,哌柏西利的研发之路终于开始走上正轨。

  2013年4月,CDK4/6抑制剂爱博新 IBRANCE(哌柏西利, palbociclib)获得了FDA关于其治疗晚期或转移性ER+/HER2-乳腺癌的突破性疗法认定,2015年2月更是基于II期PALOMA-1研究获得的显著疗效,获批成为HR+HER2-晚期乳腺癌一线治疗靶向用药 。至此,距离1995年CDK4/6抑制剂的最初研发项目启动已过去整整20年。

  Dennis J. Slamon教授表示,“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我在工作中会见到各种各样的患者,她们或贫穷或富有,或年轻或年迈,但她们每一个人都在期待更有效的治疗。这才是真正触动我、激励我去探索乳腺癌治疗方法的原因。”

  幸运地是, CDK4/6抑制剂终于诞生。它的出现深刻地改变了目前全世界乳腺癌治疗的策略,为那些渴求生命的乳腺癌患者更多生命选择。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