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首页| 安徽| 北京| 重庆| 福建| 甘肃| 贵州| 广东| 广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江苏| 江西| 吉林| 辽宁| 山东| 山西| 陕西| 广东|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团| 云南| 浙江

“只要病人需要,我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2019年01月15日 11:39   来源:文汇报  

  “虽然退休了,但只要组织需要,只要病人需要,我随时可以进入战位,投入战斗!我觉得我身体还可以,所以我有信心,也有决心。”

  昨天,97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海军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在自己的院士退休仪式上动情地说。

  吴孟超被誉为  “中国肝胆外科之父”,从医70多年,从五叶四段理论到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术,从第一例肝癌手术到世界第一例中肝叶手术,从肝癌切除手术年龄最小到术后存活时间最长,从当初的肝胆外科三人小组到今天世界最大的肝胆外科专科医院和国家肝癌科学中心,吴孟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纪录。他培养研究生260多名,主刀和参与救治了近一万六千例肝胆疾病病人,履行了一个老师和医生的职责。

  院士退休仪式上,吴孟超回顾了70年来的从医生涯。

  1940年从马来西亚回国,1949年同济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第二军医大学工作,“现在看来,回国,学医,参军,入党,这四条路的正确选择才让我能真正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我庆幸自己的选择,也永远感激党和国家,感谢部队这个大家庭对我的教育培养。”吴孟超说。

  熟悉吴孟超的人都知道,他把医院当作自己的家,把病患当作自己的家人。吴孟超说,医生没有挑选和应付患者的权利,只有为他们解除病痛的义务。

  1975年,安徽农民陆本海挺着像临产孕妇一样的大肚子来求治,被吴孟超诊断为肝巨大血管瘤。血管瘤像个马蜂窝,容易破裂导致患者死亡,当时国内外的救治成功率很低。吴孟超决定迎难而上。手术整整做了12个小时,切下的瘤子重18千克。术后几十年,吴孟超对他定期随访,至今,陆本海仍健康地活着。

  “肝母细胞瘤”是一种罕见的小儿肿瘤,发生肝细胞癌的危险很大。1983年,吴孟超成功为一名仅四个月大的女婴切除重达600克的肝母细胞瘤,创下世界肝母细胞瘤切除年龄最小的纪录。1993年,他和学生一起成功进行了世界首例腹腔镜下的肝癌切除手术。

  国际著名肝脏外科学家、国际肝胆胰协会前主席威廉姆斯评价说:“吴教授对肝癌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工作,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他的成就令全球同行瞩目和敬佩。”

  昨天的院士退休仪式上,吴孟超短短几分钟的发言里提及12次“感谢”——从海军党委、学校及领导、同事,到学生、病患,都是他感谢的对象。吴孟超说:“正是你们这么多年的培养指导、关心爱护和支持帮助,激励我在医生和老师这个普通岗位上攻坚克难,努力进取,不断创新,做了一个普通医生和人民教师应该做的工作,让我的人生非常充实。”

  在吴孟超看来,院士退休制是党中央站在国家科学发展大局作出的重要决策,是院士制度改革的重要举措,是党中央对院士队伍的亲切关怀。“我个人坚决支持坚决拥护坚决服从。”他说,“我是党的人,有63年党龄,我也是部队的人,有63年军龄,党和部队培养我这么多年,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号令意识早就融进我的生命里了,所以说,无论进退,不管去留,坚决听党的号令,坚决听部队的命令。”

  “培养出超过自己的接班人,是我最大的心愿,也是对我最大的奖赏。”培养人才,一直被吴孟超视为是工作的重要部分。如今,一批院士、长江学者脱颖而出,组成学术人才梯队,他培养的260多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已成为我国肝胆外科的中坚力量。

  在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后,早就有人劝吴孟超“功成身退”,但吴孟超深知,目前我国还是肝炎和肝癌发病大国,而在肝炎肝癌防治方面的费用惊人。此前吴孟超就联合六位院士,提出集成式肝病诊疗研究报告,由吴孟超牵头负责的国家肝癌诊疗科学中心也已落户上海。

  吴孟超说:“要在我有生之年,在提高肝癌早期诊断率、降低手术复发率上下功夫,早日找到解决肝癌问题的最佳办法,以造福更多的肝胆疾病患者。”(文汇报记者 陈青 张鹏)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王丹沁

5
热点视频
阿拉微上海
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
上海人、上海事。
专业媒体、靠谱新闻。
图片报道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