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记奉贤区中心医院原妇产科主任江淑仙
2019年12月20日 11:2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2月20日电 (张国宝  罗贤  黄忆敏)她,在奉贤人心目中居然美如天使——         

  她来自的家庭背景同样奇特:全家租住沪上市区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马路上一侧的小楼,父亲读过私塾,曾是一家私营小银行的小股东与经理,母亲当过两年小学教员,后来一直是家庭妇女,母亲生下9个孩子成活6个。可他们,姐妹5人长大后念大学分别读了上海著名的圣约翰大学、复旦大学、交通大学、同济大学……而老幺的小弟,跑到西安念了西安交大;大学毕业后,他们分别成为后来是国家副主席的荣毅仁的家族企业中一名“财务掌管”、上海电信局招录的高分头牌的特别工程师、国家兵器工业部高级工程师、青岛科技大学教授,我国某台全自动高精尖运转设备研制者、及后来赴美成为著名科学家李政道的研究生……她是他们中的老四——江淑仙。

  这位曾经是上海二医大的“女神”,在奉贤成为“医神”。她在奉贤赤诚奉献整整60年;“医神”之风,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她值此颂扬。

从市区名医院走出,踏上“支医”道路

  1958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她照例提前须臾,跨进新落成的新华医院的大门口。她,高挑的身材,穿着蓝色小圆点的白底衬衫与深褐色长裙,步子稳健有力。

  但知情的人们,不禁暗暗折服她初显医界一颗璀璨星辰的潜力。

  她念的7年制大学,跨进校门时称圣约翰大学,毕业时已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她是大学里的顶尖高材生,男同学称她“女神”。这是一则她已经走上工作岗位后的故事:假日里,她到母校的图书馆借阅医学书籍,新调来的女馆员见着她借书卡上的姓名,不禁失声叫道:“你就是江淑仙!这所学校毕业的江淑仙?”“是啊。”她发懵。“你真的是那个江淑仙啊?!”女馆员发觉自己唐突,赶紧解释,说:“你不知道啊,你们那时的皮肤科授课的唐教授,是我的爱人。他至今还时常念叨,说从来没遇上过你这样卓越的学生,每次考试交上来的答卷如一张清秀的工笔画……”江淑仙谢了师母,笑了。其实,就这门课还有一个小故事:她家的资本家成份有点虚,马路对面的贾家花园资本家货真价实。贾家大小姐是她同班同学,那次贾小姐因故整个学期的皮肤科课程一节课也没上,临近期终考试,她情急之下为贾小姐猜定考题,贾小姐由此赴考一举合格。她无疑是学业上的“女神”!大学最后一年实习期,她跟师上海瑞金医院妇产科主任唐士恒,唐士恒当时已为沪上医界誉称“婴儿接生一双神手”。

  医界倍显名师出高徒,她参加工作后再度获天赐。由于医院合并和新建的原因,她头两年在宏仁医院,后两年在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最后进入新华医院。在宏仁医院工作时,已是全上海业内大名问鼎的妇产科科主任田雪萍,女名男性,45来岁,美国留学博士背景。田雪萍的同学等常常从国外寄来英文医学杂志,他每次在杂志上选定几篇论文,便“Doctor 江,翻译!”她利用业余时间把论文翻译成中文,田雪萍看过后署上他校对的大名,寄给《中华妇产科杂志》编辑部。译文总是很快发表,杂志的编辑且来信赞赏译得极为精准。

  田雪萍有独特的医师特训,即每月举行一次业务会,全科每一位医生必须运用学习《中华妇产科杂志》获得的新理论,结合自己的医疗实践发言交流。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是一位大教授,闻悉后特地赶来观摩,他听完江淑仙的交流发言,情不自禁站起身走过来,赞叹她医疗水平出人意外之高。而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更是是内妇科、产科、与儿科的医学精英麋鹿结集之地,她在这里如苍松翠柏吮吸大地山川日月之精华……

  如此,她在新华医院妇科工作数月后便有这样奇景:常常,早晨她刚到医院时,院内人员中的病人已经赶早列队等待,请她诊治。此番景象时间一长,副院长开玩笑说:“江淑仙你搬一只桌子出来,给他们看完病再正式上班吧!” 新华医院由宏仁等数家医院合并而成,可谓高手云集,但院内的病人们说,大专家架子大,小医生们不放心,江淑仙的诊治不逊大专家。

  原上海市卫生局抽调一批市区的医生,支援郊区各县医院,称谓“支医”;新华医院一个名额,江淑仙去,到奉贤。奉贤,当年一个如山高地远的地方,她一次也没有去过,同事们说,去得先转几部车到徐家汇,然后乘长途车,中途还要摆渡过黄浦江,不闹腾上4、5个小时别想赶到。他们还说,那是个市郊最偏僻与生活条件最差之一的地方……

  回到家里,母亲却肃然坦然:“你该去的。你该记得那次逃难的情景!你该记得你爷爷念叨的那句话!”母亲说的逃难,是在抗战期间,无锡先于上海沦陷,他们一家人从无锡的老家逃到上海,途中,在苏北的一个村子夜宿,一帮土匪闯进来,抓住小弟威逼父母交出金银细软和首饰,不然要剁下小弟的一双脚板……爷爷是无锡城里的师爷,无锡人造桥与大户人家建房时兴立碑,碑文上之乎者也中之字上的一点,须得请德高望重的师爷用红笔点上,爷爷常常让人请去点字。“国之强盛,四万万匹夫共鼎撑也”,爷爷也常常喜欢捋着下巴白胡须,抑扬顿挫地这么说。

  两天后,江淑仙决然赶赴奉贤,那也是时代的洪流推动着她奋勇前行。

夺目业绩而参加北京学术会议

  “支医”、可比天路历程,但她迎来斑斓璀璨的节点-----

  1976年深秋的共和国,赴北京参加学术会议的江淑仙,坐在国家卫生部的一辆大客车上,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妇科医学大教授大专家们一起,去参观天安门广场与人民大会堂等,并游览颐和园。接到会议通知后,江淑仙赶到市卫生局疑惑地问:“搞错了吧……上海怎么是我去?”“没错。全市实施这个项目你太棒了,手术质量我们派专家调查了47个病人,很过硬啊!”报到会议后,她发现置身其间显得格外另类,与会者许多称得上是她老师的老师辈,他们对她不时投来疑惑地目光。现在,坐在旁边座位的南京医科大学的一位妇科老教授,礼貌地询问:“你也参加这个会议,你‘脱垂手术’做过多少例呀?”“200多例。”“噢!”老教授猛然吃惊,继而,“你是一张王牌!这个数量,你是与会者里第一块牌子!”老教授又问起她在上海哪家医院工作,认识分配在南京一家大医院妇科的某某吗,她也是毕业于上海二医大的。她一一回答后,老教授不禁感慨:“真可谓医者怀仁心,处处有大事业。”

  老教授的话入木三寸。

  当时的奉贤县中心医院坐落在县城南桥镇的南端。这个2万人左右的小县城,东西方向只有两条街,南北仅一条称人民路的小街,两旁几乎都是破旧的单层老屋,名叫“南廊棚”。她刚来到时,县城里还没有电影院与像样的汽车站。医院总共不到30人,妇产科算上她才两名医生。整个医院用水没有自来水,全撑着一口老井。手术室里冬天也没有丝毫暖供,手术前长达10分钟的手臂浸入酒精消毒冷得钻心。集体宿舍低矮得像猪圈,晚上,医院住宿人员只供应一个热水瓶的开水,其他用“汤罐”温水,当然更见不到什么电扇和空调的。 

  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如何撑得住?是母亲的话语激励着她!是共和国掀动不已的春风激励着她!

 

 

  她说在奉贤见着的两个景象给她震撼。“3年自然灾害”中,一次她在医院南边的江海公社陆墩村,看到村上念小学的孩子们放学回家,他们肚子饿得慌,一个个抓起家中用米糠做的饼子充饥,那米糠寻常日子里是农家喂猪吃的。可他们和他们父母的脸上,却依然荡漾着灿烂的笑容。在雪花飘飘的寒冬腊月里,成千上万的奉贤人开挖县内大运河的壮观……这就是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的伟力!她的心已与奉贤的农民紧密贴在一起。3年后,她担任了妇产科主任,她拉开人生壮剧的大幕!

  第一场硬仗是下乡接生。那天,县卫生局局长与医院院长找她一起商量,事情是那时农村的妇女姐妹分娩,依然请来乡土接生婆居家生产,产妇与婴儿生命不保的悲剧时有发生。她很快说:“一是我们妇产科下乡出诊接生,起到示范影响。二是,抽调各公社卫生院的医护人员上来,我给他们上课辅导。”院长感到犯难,全县几乎没有公路没有公交车的,妇产科的还有一位医生是刚从医学中专毕业分配来的。“不怕!”她如接下战书似斩钉截铁。

  江淑仙的头次下乡接生,在约五里路远的新寺公社一个村里。她背着药箱和手术包步行走去,却走错了路 。村里又打来电话,院长赶快派人骑了全院唯一的一辆自行车去找她,她已走了好多里地的冤枉路,但她到底如打胜了第一仗。又一个晚上,摸着黑下乡接生,她走在一段河边小路上,突然双脚拌上东西身子摔了个大跟斗,爬起来用手电筒一照,一个骷髅头在滚动,原来路边一侧是一片乱坟,但她无所畏惧……女神已经是战神!流经南桥镇的横泾港,当时有许多运输船,船家有孕妇分娩,她同样赶去接生;系岸的船只用一块长而狭窄的木板连接岸边 ,如过去上海港装卸工所称“过山跳”,她走到中间,木板弹跳,双脚发抖;她俯下身子双手撑上木板,手脚合用地慢慢爬过去……  

  2年过去,一改农村妇女分娩请乡土接生婆的局面,奉贤居远郊首家。

  但子宫脱垂手术,当时称谓世界级妇科高难手术。至今依然!

  子宫脱垂,即女性的子宫脱开“盆底”,或部分或全部下垂出阴道口。患此疾病的妇女,行程里痛苦不堪。子宫脱垂手术即切去子宫,可子宫两侧的两根动脉血管接近输尿管,手术中误切了输尿管,便伤害至膀胱与肾,从而危及人体生命。更紧要的,子宫连接人体简直有无数条细小血管;切除子宫,在几近无法开展的空间,一边切断连接的血管,一边把大一些或稍大一些的血管单条结扎,细小的血管按照位置适宜和一定数量捋在一起结扎。人体血管涌流的鲜血具一定压力,切除子宫时血管结扎不妥便产生大出血,此时若不善抢救,病人必定丧身于手术台。一个妇科医生能娴熟自如做下此项手术,标志他在妇科手术上已具相当资格;寻常岁月里,妇科专家一辈子也做不到多少例。 

  当时我国妇女患子宫脱垂疾病,主要发生于农村。为此党和政府实行几乎免费的方法,下大力在全国推行实施该手术。这是国家卫生部在1974年贯彻“整顿方针”时筹划与后一年启动的项目。

  江淑仙做这个手术是有把握的,但县医院里像样的消毒设备都没有,市区医院动手术用无影灯照明,这里用的是一只手电筒,她又是一个在医技上追求极端高峰的人。头一个手术,她做了整整8个小时,一分一秒不能停下的。手术完后,她不要吃饭,只要护士门架着她虚脱的身子,到隔壁的护士值班室躺下;白大褂上,胸前和腹腔前部位都是血迹,她顾不上也没有力气脱掉。后来,她做这个手术花3至4个小时能成功完成,她便上午做一个,下午接着又做一个,做完后她又这么躺下。200多例,她几乎都是这样做下。一个医生在简陋的医院里,一年做下200多例妇女子宫脱垂手术,在当时的全国居唯一,至今世界妇科医界未闻。江淑仙这位白衣天使如是跪着生命体捧出着一颗赤诚之心。

  北京会议期间,卫生部此项目主管领导接见与会者时,握着她的手说:“谢谢!上海的小江医生,你做出的贡献很让人感动!我很受感动!”

她答应了县委书记

  共和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代,终于又如疾速的列车向前飞驰。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保健院的人事干部兴奋地告诉江淑仙,市里专门为她批了一个上调市区的名额,他要求她回奉贤后抓紧办理调离手续。时任院主要领导庄留祺请她来担当妇科主任。但县委书记陆嘉书坚决不同意她的调离。

  她病了,卧床吊挂盐水。还是吃“苍蝇饭”留下的后遗症,并有些肠子粘连,但不能说没有情绪缘由。

  陆书记来到病床前说:“江医生,我代表全县20多万妇女姐妹,对你这些年来所作的贡献表示深深的谢意!也请你在回家时转达我对你母亲的问候与谢意,她养育了这么一位优秀的女儿,是奉贤妇女的福份。”瘦削身子的陆书记说: “江淑仙同志,我是奉贤农民的儿子,我怎么忍心奉贤的妇女姐妹失去你这么一位好医生?!”

  穿着病人服的江淑仙赶紧起身下床,上前握着陆书记的手说:“陆书记,我不走了。我永远留下!”

  新时代已经提出迫切要求------他们一代人中的科技精英须倍加拼搏,须大器晚成,须多多结出成果,中国才有一搏,才能接上遥远赶来的一茬!鲲鹏扶摇3千里,她多么想啊!在市区,才有事半功倍的优势条件,她的同学与校友有的已经公派出国留学,那是占据世界医学的制高点,她自信自己具备同样实力。她念的二医大,是由前美国人办的圣约翰大学、法国人办的震旦大学、与中国人自己办的同德大学3所大学的医学系合并而成,3个医学系共3个班,她是“圣约翰班”的头牌……“此生惟有报社稷”,中国世代杰出知识分子生命之铭!

 铸就“仁心医家”四个大字(上)

  她在此次病痊愈后的头天晚上,立马召开妇产科全体医护人员会议。她宣布“江氏规定”:每位医生必须自费订阅《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每半个月全科举行一次医生业务会。她把田雪萍的那一套医师特训法拿了过来,她还拿出了妇产科工作纪律10条。最后,她这是宣言,“我要带出20名妇产科人才!我要创出市郊头一块牌子!”

  她又一次成为战神----

  她必须得又一次成为战神!她的妇产科自她来奉贤至今,仅仅分配来了2名医科大学本科毕业生。一条黄浦江把奉贤与市区相隔得如此惨!可形势飞速发展,整个妇产科已共有医 生20多名、护士20多名,病床50多张。医生们的底色不是大专的就是中专的,还有从乡卫生院抽来的“赤脚医生”,他们的医疗水平低下,医德的熏陶亦大大不足。

 

 

  为此,她的每一次查病房,即是给跟随着的“学生们”作深度上课的过程,讲解中启发式灌入式要领提问式等等都用上,因而要花上足足半天。

  一次她一闪眼,见着一位医生在给一位病人上引产药液,问她怎么病史记录还没有填写。这位医生很快填满病史记录。江淑仙又趁着间隙,询问病人有没有做过心肺检查,病人说没有。她找到这位医生,厉声叫她写检讨。仅五分钟后,检讨书递上来了,她一把撕得粉碎,指着她鼻子骂:“你配当医生吗?!你违规上引流药液!你不要再跟我的班!不要再叫我主任!”这是她支医到奉贤来头一次发这般大的火。

  “什么叫医生?首先得敬业!敬业必须得严格按照医规,一丝不苟、一丝不苟!” 她还是不放过此事,更是在妇产科大会上将此事作典型,开展她的“江氏整风”。而她在整风上的一句话,经过县卫生局动态简报,如狂风席卷,霎时震撼全县的医院与各卫生院的医生,许多医生并引为“座右铭”------“知道吗,我们医生对病家作医疗举措,就是航天员在操纵航天器!一个失误就是毁灭!是毁灭!”一次她做子宫巨大囊肿切除手术,囊肿近30公分左右长下直径,囊肿与人体的接壤处血管与器官许多已被挤得歪乱,她仔细整理着一条白色的细带样器官,手术的速度很慢。助手很有些资格,催促说,输尿管不在这个位置,把它剪断吧!她没有吭声。肿瘤取出时,这细带果然是输尿管,尿水流动。手术结束时,她对她宣布:深刻反省,半年内取消助手资格。

  一天下午快下班时,她带着全科的白大褂们疾步朝医院解剖室走去,情景俨如银幕上大特写。那是一位孕妇怀孕六足月肚子特大,她检查后说必须做流产,否则胎儿与孕妇都将丧失生命。许多医生对此不解,其中一位大不同看法,现在做完引流手术,她立即带他们去观摩死胎解剖。解剖结果严酷:婴儿肠子堵塞,婴儿无法吮吸媬浆,造成孕妇肚子里撑满媬浆……这让他们再一次“骨子里”震撼;震撼何谓医学!何谓医师!

  然而,医院的科主任实际上是该科的首席医师,而于她,还是妇产科每一次主要手术的临场指导,即现场指导手术医生如何下刀,手术刀行程怎么走,如何实施最佳的扎结与缝线等等。她实在没有时间做思想工作,她还要把精力投入到诊治妇女不孕症、妇女的时代新疾病子宫肌瘤、阴道肿瘤、宫颈癌等的研究上。病人的体质各异,“每一个病人是医生的每一次试验品”,世界医学名言。医疗水平的提高何其艰难!她不仅订阅中文版的国级妇科杂志,又订阅英文版的妇科杂志,还学习内科、外科、儿科的医学新理论新知识。全国的妇科医疗曾经有著名的“北林南王”之说,即北京的林巧稚与上海的王淑诊。王淑诊是颇负国内盛名的上海红房子医院老院长、我国妇产科学奠基人之一。王淑珍的爱人倪葆春教授,是她念圣约翰大学时的医学系主任,倪葆春教授后来为编撰校史,约她回忆叙谈史料,她值此时机两度到严教授家里向王老作妇科医学请教。如此等等。

  此光景里,奉贤的妇女姐妹巴望她腾出更多的手来。每月一次的医院免费咨询义诊日,她每次必到;新寺乡卫生院求医病人骤减,财政枯萎将关闭,她受县卫生局之命,像乡村医生那样背着药箱乘公交车,每个星期其中一天赶到那里“助医”,整整一年该卫生院就医量是过去的10多倍,财政宽余50万元……

  早早地皓首白发,可医疗界亦在经受风吹雨打。

  为此,她在新寺卫生院“助医”,每一次中饭吃的是一碗阳春面与一只荷包蛋。

  为此,她向医院党总支建议,制定“十大廉洁行医规章制度”,她建议党支部对此项工作要部署重大力量,让规章制度保护医者的圣洁之心!

  为此,在妇产科的一次次“全会”上,她讲了“一粒糖”的故事。最后她说:“这是当年老院长对我们妇产科的要求。今天我对你们的态度是,谁患上‘红包肿瘤’我就动谁的手术!”她果真动了大手术。原来她预设将推荐的接班人变得已看不透货币,她调换了另外一位,资格稍嫩,她便竭尽全力给以带教。后来,这位接班人干得很出色。

  为此,她多次“游说”医院主要领导,举荐科内一位极优秀的主治医师。后来,这位医师走上医院主要领导岗位,直至退休,全院上下对她口碑极佳。

  ……

  一个晚上,因公旅居加拿大的侄女打来越洋电话。侄女笑着说,四姨你这样干,来加拿大开个诊所10年准能挣上千万美元。侄女因自己的一个妇科病例,知道四姨的厉害。“瞎七八搭!四姨‘种在’奉贤啦,人怎么能为了钱而活着啊。”她回答说。

铸就“仁心医家”四个大字(下)

  她坚毅地带领着妇产科突围,突围成功!上海市卫生局时常组织同一医科系统进行学术与医技交流,从而全市医院同一医科之间的水平高下各家心知肚明。她的妇产科,医疗水平数年后成为市郊医院的“大哥大”。主要标志为孕妇分娩成功率、宫外孕诊治成功率、妇女子宫脱垂手术、妇女子宫肌瘤与妇女阴道肿瘤手术优质等。她所创新的“生殖系统肿瘤阴道取出手术”、“特异卵巢肿瘤确诊医技”、“妇女多次分娩阴道剖口单疤手术法”,与“阴部微小肿瘤经验确诊肺肿块为肺癌晚期”医案等,全市妇科系统医生闻之震惊,继而交口赞誉并称经典。奉贤的一些妇科病人赶到市区大医院诊治,她们时常听到那里的医生善意地说:“你们瞎发什么嗲,你们奉贤的江淑仙医生,如今在全市一线妇科中是领军人物哪!说她坐了第一把交椅也不为过的!”这话没有水分,她是这般呕心沥血地长期实践着妇产科医学,即使在那个年代里,医院妇科的重大病例还得有她诊治或救驾。

  又是廿余年过去,她的妇产科,与重大医疗事故和恶性医闹事件无缘。她并实现了带出人才的诺言,他们中多人后来让病家称誉“一把刀”、“一张处方”,数位退休后受聘为区内多家医院的妇科主任副主任等。 

  江淑仙在那20余年里,连续两届分别当选为上海市人大代表、奉贤县政协副主席、受聘为上海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客座教授,获全国计划生育先进工作者等近10项荣誉。但她愈发珍惜“仁心医家”这一荣冠。

  “李慧芳事件”,她如洁白的羽毛被染黑,她不以为然;她最终获得最高褒奖。

  农民中年妇女李慧芳,头胎生的是女儿,分娩中有较为严重的出血。她在二胎怀上5个足月时,终于让计生干部做通了思想工作,来到医院接受流产手术。她检查了她身体,发见她有黄疸病病史,病根未尽。这种体质的孕妇做人流,十有八九会出现大出血。她对陪同的计生干部说:“不能流产,只能让她生下来。”计生干部急了,出口搬出重量级话:“江医生,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你怎么做下这样的决定?!你是不是……”话说得很透了。“医生的职责必须是救死扶伤,更不是相反!”她又一次斩钉截铁。李慧芳在回去的路上心花怒放。

  江淑仙却蒙受不白之冤,整个医院传开她一定拿了李慧芳红包的风闻,李慧芳的村里乡里也这么传闻,以至风闻传到县关部门…… 李慧芳遵照医嘱,临产10余天前来住院接受诊治,她为她节省住院费而安置她走廊加床。李慧芳安然生下大胖儿子,江淑仙要她继续住院调理一个月。刚至一个星期,李慧芳发生大出血,幸亏是在住院中抢救及时而生命无虞。为此李慧芳回家后补办儿子满月酒那天,特地请人开了一辆轿车到医院,车喇叭在医护楼下面一个劲响,她站在轿车旁叫喊着请江医生喝喜酒。江淑仙下楼去对她说,我当医生没这个规矩。19年后,李慧芳为儿子考上大学办庆贺酒,又来请她赴宴,她又拒绝。第3次,江淑仙已经退休,住在南桥镇的公寓里,李慧芳的儿子要结婚了,儿子有大出息。李慧芳到医院打听到了她的住处,夫妇俩双双过来请她喝喜酒。她还是以前的那句话,但是添加了一句:“以后再不要来了!好吗!”但是在李慧芳儿子婚宴那天的晚上,9点钟光景,江淑仙与做家政的李梅芳阿姨俩在内室,听到门外有人走来,接着是一阵触摸门的声音。她们问是谁?外面是李慧芳,回答说是我、没什么事的。她走了。她们出来谨慎打开门,却见门上胶挂一个字框,大大的红字——“福”。

  此时,她再也无法抑制住心头的激动,她双手轻轻抚摸福字,又将脸轻轻贴上去,久久、久久。这是李慧芳贴上的,也是自己支医来奉贤整整40 年间,亲自手术诊治与临场指导妇产科医生手术诊治的共约25000多例(其中约15000例为引产手术)、无一例失误的奉贤妇女姐妹贴上的;也是亲自成功诊治与带领整个妇产科医生成功诊治的、约60万人次的奉贤妇女姐妹们贴上的。她忽然闪悟,为什么陆书记前些年驾鹤西去后,许多奉贤人会执笔写他的回忆录……

  这更是全体奉贤人为她贴上的!累计35年,除却节假日,她天天白天上班,每个晚上作科主任值班。一个傍晚,庄行乡的一位朱姓家属的孕妇临产,血压骤升至180,乡卫生院急急送她过来,产妇高血压极会发生全身抽筋而死亡。她亲自上手,血压稳控140;孕妇无力迸生,她用产钳把两个各自7斤多重的男婴儿,轻轻地一个接着一个夹拉出来,婴儿完好与顺产的一模一样,这是她恩师唐士恒传授的绝招与母亲在她少女时传教绣花功夫的结晶。又是一个晚上,当班的主治医师做一个阴道肌瘤破腹切除手术,术后,病人血压上不来。主治医师没辙了,便吩咐护士叫醒熟睡中的江淑仙。她过来诊断手术中血管扎结有问题,亲自上手重新手术,完后孕妇的血压很快恢复正常。

  这是她在值夜班主任时间里做下数千医案中的2件。合算起来,35年中她平均每天晚上额外工作2至3个小时,这就是说,她是当了35年的夜间住院值班妇科主任,她实际上干了45年多的妇产科主任的工作。而这一切,毫无奖金等经济报酬;而这一切,常常是在奉贤的妇女姐妹们,或是全家人围坐餐桌享受着美满的晚餐之际,或是更深夜静已进入甜蜜的梦乡之际,她以至时有连续干上几个通宵的,她在值班的夜间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舒心睡一个夜晚。她没有享人生天伦之乐!即便逢节假日在市里看望年迈母亲,医院遇有妇科危症病人,医院救护车呼啸着开来接她回医院救治……那位叫小胖子的孕妇,剖腹产大量失血,血压几乎零,她迅疾用针头连连抽取小胖子腹内流淌的鲜血复回注射,得救;小胖子如今已6旬上下,安然健在。

  江淑仙母亲将永远远行,她又因一个重大手术未能到她床前,慈母因而睁着眼嘴里发呜呜声不肯启程。事后,回奉贤那个晚上,她在宿舍里孤独一人嚎啕大哭,“莫怨女儿母不送,一片冰心在江东!” 心撕肝裂里写的这行字、泪水堆叠。“我以我血荐轩辕”,她正是如此而创造了极为灿烂的业绩。敢问,全世界医界会有如此的第二个妇产科主任吗?!呵,那滚滚不息的黄浦江水,那奉贤南边杭州湾上的涌潮。

  这福字无价啊!------明亮的灯光,照着她被大大的福字映红的脸,她双眼湿润。

“奉贤妇女姐妹给我的褒奖,是我人生的莫大成功”

   1998年,江淑仙年届68 岁,她终于退休。

  但她退而不休。她在家里开通“江淑仙咨询热线”,那是妇产科的医生,包括其他科室的医生,碰上医疗难题需要请教她,做重大手术之前要先听听她的指导意见。同时,她购得一张医用塑料垫纸与一副医用手套,为找上门的病人做免费医疗咨询,那些病人患的都是疑难杂症。她的医疗咨询是开下建议处方,让病人拿了建议处方到区中心医院,提供给诊治医生开正式处方。2002年4月,她被确诊患了卵巢癌,她接受艰难的化疗等得以痊愈,可肠粘连疾病愈发严重,时常住院治疗。

  在这20 年里,她免费医疗咨询病人共达1000多名,其中100多名患妇科肿瘤,10余名癌症,她们在她的医疗咨询下与由此及时得到进一步诊治,全都痊愈。她的居家在南桥镇育秀7区,一个4层楼里的套房,她家对门退休教师李老师家,儿媳妇结婚几年还没有怀孕上,她给她检查了身子,开了一张建议处方,她开的建议处方比其他医生开给她的多了一个激素药。仅仅如此,李老师不到一年抱上大胖孙子。这样的送子观音她又当了数回,其中一位孕妇怀上龙凤双胞胎。

  她不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她感到自己不够格加入这个崇高的组织。去年8月23日是她的米寿生日,迄今为止她的全部家庭人员和财富,就是她与这套78平方米的几近没有装饰的房子。她大学时的同学来看望她,说,她没有来奉贤的话,极有可能成为一位院士了。也有人说,她的家庭财富仅属眼下奉贤农民中为数不多的“下产阶级。”她却自豪满满,“获得奉贤妇女姐妹们赠予我如此高的褒奖,是我人生的莫大成功!伟人马克思不也是说过这相同意义的话啊!”她已是一位真正的天使。

  她退休以来,奉贤区4套班子领导在每年春节里慰问看望她;她如今走在南桥镇的任意一条大街上,必定会有许多曾经是她的病人,热情地上来拉手问候的,高声招呼她再次表达当年救死扶伤谢恩的,更还有乐着陪伴她走上长长的一段路;有时候她身旁会围上一大群人,她们一个个崇敬地叫她或是江阿姨、或是江妈妈;或是江奶奶,向她由衷问候;曾经的妇产科杂工李梅芳,经济状况很富裕,但为她仁心医家的高风亮节钦佩不已,退休后宁愿舍下家事前去为她做长年全天候家政;奉贤的许多人还在节日里常去看望她,还在她的生日里赶去向她祝寿……

  江淑仙,已经成为50多万奉贤人心中的一块丰碑!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