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上海“弱女子”摩洛哥当医生造福患者
2020年01月04日 16:27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1月4日电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自2013年开始定点对摩洛哥梅克内斯市的默罕默德五世医院进行对口支援,至今已陆续有3名儿外科医师赴当地开展工作。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儿外科主治医师赵华颖,三个月前刚刚抵达摩洛哥,是摩洛哥境内八支中国医疗队中唯一的儿外科医生。让我们跟着这位女医生的文章感受在摩洛哥做医生。

初遇摩洛哥

儿外科赵华颖

(一)初来乍到

  来摩洛哥一个月了,这里的天气时阴时雨,好似冰火两重天。初来的日子算是金秋十月,这里的纬度比上海高个两三度,阳光普照的日子可以穿短袖出门,一旦下起雨来立刻需要把羽绒服翻出来。熬过了最初的几天,欢送完老队员,便顺理成章地正式开启了我的援摩新生活。

  多番沟通,好不容易见到了科主任的庐山真面目,没有过多的寒暄,没有过渡期的适应,直截了当地抛出了排班表,我于是就这么一脸懵地开始了值班生活。    初来乍到,最担心的莫过于流程。老队员们热情地介绍过相关经验,即便真亲眼见了摩人弹性化的工作风格和时间观念,还是让人难以置信。

  一整天揣着个flot(值班手机)惴惴不安,哪怕上厕所洗澡都不敢离身。第一次值班便来了个阑尾炎的孩子,在翻译的帮助下采集病史,与équipe(手术团队)和suirveillant(类似于行政值班)沟通。翻译虽然有很好的法语学习背景,但毕竟不是临床专业出身,好些时候只好我俩商量着摸索对方的意思。但医疗工作是不可以模糊的,遇到含糊不清的还是要再三确认才敢下判断。

 

 

(二)实力是结交朋友的最佳助手

  摩方的手术团队只有2人,麻醉师还需身兼巡回护士的角色,而手术护士除了传递器械,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助手。组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护士年逾60岁,却依然沉稳坚毅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坚持工作,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这个社会又怎会不进步呢?

  第二个手术病人,是一个阑尾炎腹膜炎的女孩。来急诊室的时候体征就比较重了,B超的结果显示没有发现阑尾。但是结合实验室指标和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这个孩子是必须要做手术的。有时因为肠道气体的遮盖和体位、技师的原因,并不是所有的阑尾都可以通过超声发现,而B超也不能作为诊断阑尾炎的金标准。

  但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面对阴性的结果,我的专业还是受到了麻醉医生的质疑。虽然她和护士之间用的是我听不懂的语言交流,但手上拿着检查报告和皱着的眉头还是让我明白了问题。麻醉师偷偷找来了护士长和réanimateur,这个职位估计就是监护室负责人吧。在那么多双眼睛的监视下我无奈地展开了手术,在掏出明显烂穿的阑尾的一刹那感觉一屋子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而那两位来参观手术的“领导”也随后默默地退出了bloc。这是个小插曲,但不知是不是过于敏感了。似乎手术结束后麻醉师和护士对我更热情了,也许以后再遇上这样的情况,他们可能会选择信任我吧。

  对于腹膜炎的病人炎症比较重,术后很容易出现肠麻痹,引起腹胀,果然我的小病人也中招了。术后再三请护士转达给家长让孩子早日下床活动,可每次去查房的时候她依旧是躺在床上。其实在中国很多时候孩子因为不想活动,害怕疼痛,或是家长心疼多多少少对于医嘱的执行都会打个折扣,我想这里也不外乎如此吧。又生怕护士在转达的时候可能对于解释的用词没让病人了解到重要性,于是掏出翻译软件,用更精确的阿拉伯语再次晓以大义,这回似乎奏效了,妈妈立刻把满脸不情愿的孩子拽下了床。当然,结局是好的,在满意地看着她在走廊上散了几天步后,强壮的摩洛哥小女孩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临走还不住地用摩洛哥方式为我送上贴面礼。

 

 

(三)手术室趣闻

  
   我所在的梅克内斯Mohamed V医院属于类似省立医院,医院的简陋环境可能还不及三四线城市的地段医院。这里猫可以随意出入医院的任意角落,一到晚上,天花板上的老鼠更是肆无忌惮地雀跃着。幸而梅克内斯地处北部,南方的伙伴们更是需要带着苍蝇拍去上班,即便是手术室也是苍蝇们的势力范围。

  麻醉医生问我,他们的手术室如何,与中国的一样吗?我笑了笑,礼貌的回答差不多。嗯,大小上是差不多,医疗设备比如氧气、呼吸机、床都是有的,只是偶尔得把鞋套当作帽子来戴。第一台手术经验不足,没有自带器械,护士老爷爷掏出了一盒颜色不怎么均一,难以形容那算不算是生锈的器械。没有消毒碗,消毒液是直接挤在纱布上的,纱布是限量发放的,当我打算第三遍消毒时明显感受到了被嫌弃的目光。怀念自家手术室一层又一层的无菌巾,这儿只有两张无纺布,以肚脐为界上下各一张覆盖全身,看着病人若影若现的衣服手臂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没用洞巾,自己拿剪刀在要切伤口的地方剪个洞就是了。用于消毒的钳子不能扔,一会儿手术时还要继续使用,幸得我努力的保持消毒时钳子绝不接触非消毒区域。常规8把的蚊氏钳只出现了2把,其中一把还是随时会弹开的。盒子里所有的器械两个手绝对数的过来。当要用到吸引时,护士递给我一根胃管,于是我瞬间明白如何改装了,好在墙式吸引还是有的。我已忘了是怎么艰难熬过那场手术的,只记得手术结束时,老爷爷不住地对我说,你一定有很长时间的手术经验吧。

  Mohamed V是一家公立医院,基本上花很少的钱挂个号就可以接受免费医疗。当然,检查也只有最基础的,如果遇上节假日或周末,许多实验室检查都要自己掏钱到私立医院去做。很难想象这么家省立医院居然连磁共振设备都没有。队里的骨科医生遇上周末需要急诊手术,没有血凝结果麻醉医师拒绝上麻醉,病人又没钱到外面检查的事儿,伤透了脑筋。内分泌科医生告诉我,这人的糖尿病人住院率很高,因为观念和知识面的落后,对于按时用药执行力很差,各种酮症酸中毒,糖尿病足需要截肢的充斥着病房。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选择来摩洛哥旅行,朋友圈中晒着各式各样吸引人眼球的照片,清真寺、沙漠、色彩斑斓的小镇,而我却用最真实的目光深入了解了一个不一样的摩洛哥。我的征程才刚开始,希望带给这个神秘的北非国家的不仅仅是来自遥远中国的医疗技术,更是来自中国人民对摩洛哥的友情和美好祝愿。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