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换了马甲的救护车
2020年02月09日 18:27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2月9日电  急!急!!急!!!

  “可能需要安排城管执法车和队员来支援!”

  1月27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普陀区城管执法局办公楼响起,电话的另一头是普陀区疾病防控中心。

  这通电话的内容是请区城管执法局支援,负责重点地区来沪人员隔离转运保障任务,将重点人员转运至集中观察点。

  接到这个任务后,区局党组决定在不影响常规执法力量的基础上,组建一支“防疫保障突击队”,第一批:王少伟、袁杨、朱振华,由三名党员组成。

  由于病毒传播途径不仅限于飞沫传播,对转运过程中与重点人员接触心存忐忑在所难免。在隔离转运任务首日,就有个别酒店住所协助转运的工作人员情绪紧张,一时不知所措。

  “小姑娘你不要怕,你看你防护服全副武装气都透不过来了,病毒也懒得过关斩将来感染你啊”紧张的工作人员听王少伟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们(重点人员)走的轨迹、还有我们的车都定时消毒的,虽说他们来自重点地区,但也只是去接受观察,不要脑补的太可怕。”王少伟主动交流沟通,鼓励工作人员做好个人防护正确面对,转身协助重点人员清点整理个人物品。

 

 

  “其实第一天刚开始我也有无从下手,但我是党员,我不能怕!”王少伟的这颗“定心丸”,把重点人员和居留处工作人员双方都定了心,转运交接工作得以顺利开展。

  “阿婆你来了上海,就要对上海有信心”待转运的重点人员中有的对自己是否感染心里没底,也有不少人对集中隔离没有概念,加之某些网传谣言的影响,部分人对集中“关起来”有抵触情绪。湖北籍的李阿婆就是其中之一,本想找个小旅馆投宿,前台让她稍等,哪想到等来了一辆执法车和3个“全副武装的大汉”。惊恐之下的李阿婆连连摆手,念叨着“不要抓我,不要抓我”,不想被袁杨握住了手。

  “阿婆,你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病毒,在外面风餐露宿很危险的,跟我们去隔离接受专业的健康观察,14天满了你没什么症状就能出来了,自己也有个放心。”袁杨趁机向阿婆介绍了集中观察点每人单间隔离、每日三餐保障、定时全面消毒等生活和医护保障情况。李阿婆感受到了隔离手套里掌心的温热,稍微定了定神,“阿婆你来了上海,就要对上海有信心”,袁扬继续补充到。

  面对如此高强度的连续工作,局领导要求队员们做好自我防护,注意自身健康。“没关系”袁杨谢绝了领导关于换岗休息的好意,“被转运的人员均来自重点地区,转运过程中虽然有防护、消毒措施,但仍然有感染风险,这项工作的接触人员越少越好,不要让更多队员来冒风险了”。

  “我今晚在单位睡了,你和囡囡早点睡。”王少伟家住郊区,即便在上海“空城”期,驱车从单位到家也要45分钟,在一天16个小时的转运保障任务结束后,实在不敢“疲劳驾驶”回家。家里女儿今年高三,距离高考还有4个月时间,这个寒假正是备考冲刺阶段,不能像其他家长那样守夜灯、端鸡汤、围着孩子转,王少伟心里多少有点惭愧,“好好复习,听妈妈话”他抽空发给女儿8个字的微信。

  朱振华转运两个重点人员到指定观察点,抽空给妻子打了个电话,“我爸这两天还好吧?你忙完了有空去看看他,别提我在做的任务啊”,朱振华的妻子在普陀区万里街道从事社区工作,这个春节同样因为防疫工作忙的不可开交。

  刚获悉转运任务时朱振华有过一丝犹豫,因为他的转运之路可谓是“一份担当,两倍风险”。众所周知,本次新冠病毒对抵抗力较差或有基础疾病的人致死率更大。朱振华得到父亲就患有肺癌,着实属于重点保护对象,在转运任务中频繁接触重点人员,可能接触到的病毒对父亲而言是不可估量的风险。但一念之后朱振华还是毅然发了“+1”,向领导申请参与转运任务,忍下对父亲的关心与思念,托妻子抽空多照顾。

  为避免转运人员交叉感染,根据相关要求转运车辆每趟仅能运送1至2人,转运隔离工作的时间紧、任务重。队员们每日在岗工作时间不少于12小时,频繁驱车往返于酒店和集中观察点之间,夜以继日分批次运送重点人员。

  “这种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肯定要上”,朱振华坦言“与其在家抓耳挠腮不知道做什么好,不如做一点自己能做的事情,出一份自己的力让这一场疫病早一天完结。”

  2月2日,王少伟,袁杨和朱振华三人拍了一张合影纪念这个特殊的时间,继续转身逆行。

  截至今日,他们和他们的队友继续为了防疫而在努力。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