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搏“疫”者说 陈康宁教授:到前线,我至少可以做个“小医生”
2020年03月03日 17:56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3日电 (单艺涵 张彩平 陈静)“吃早饭的时候,我和我爱人轻描淡写地说我要去武汉了,她很淡定地回答说‘哦,一定注意安全’;出发的时候,我女儿还没有醒,我和我爱人说,不要送,就在家好好陪女儿。家门关上,电梯门关上,我一下子眼泪流下来。除了奔赴前线,对于我们军人来说,没有第二个选择。”

 

 

  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重庆西南医院)神经内科主任陈康宁教授

请缨三次,凌晨出发

  “到了前线,我至少可以做个小医生”

  2020年1月24日上午,接受上级具体任务后,陆军军医大学首批医疗队第一时间赶赴湖北武汉金银潭医院,1月26日,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赴武汉金银潭医院接收了首批20名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病人。

  对于军队医院的医护人员来说,疫情就是军情。先遣部队已经出发,集结号已经再次吹响。陈康宁早已在心里进入了战备状态:1月27日,他收到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通知,必须在1月27日24:00前回到重庆。

  他匆忙驱车约500公里,从四川雅安的父母家赶回了重庆待命。

  陈康宁是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神经内科教授,他是一个60后,国内知名的神经介入领域的专家。“我首先是一名军人。我认为自己必须要去武汉,我不是感染科的、呼吸科的,也不是重症医学科的,是神经内科的,但是,去前线,我至少可以做个‘小医生’,一样救人!”陈康宁说。

  先期已经抵达武汉开展工作的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发的第一批医疗队以有经验的队伍为主,他们曾经参加过支援抗击埃博拉病毒,和抗击非典的疫情救治工作。第一批没有轮到自己,于是,陈康宁开始请缨,请缨,再请缨,追着给医院的副院长发短信,要求去武汉前线参与新冠肺炎病人的救治工作。他不惜“倚老卖老”说,自己是个老同志,去前线,可以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

  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批医疗队有200多名队员。陈康宁的请缨得到了医院的批准。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妻女商量。

 

 

  ( 女儿和他更像是朋友,甚至在信中直言“我又觉得你已经这把年纪了,那么去武汉就根本不可能。看到你出发的那天,我才明白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在你身上发生。”)

  他的请缨是瞒着爱人和女儿的。但是,却早就被妻子和女儿猜出来了。2月8日早上快要出发前,不得不说地时候他才告诉了妻子。 “吃早饭的时候,我和我爱人轻描淡写地说我要去武汉了,她很淡定地回答说‘哦,注意安全’,她对陈康宁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司空见惯了;出发的时候,我女儿还没有醒,我和我爱人说,不要送。家门关上,电梯门关上,我一下子眼泪流下来。除了奔赴前线,对于我们军人来说,没有第二个选择,”陈康宁说。

仅用五天,什么都干

  “我们改建成了一个传染病医院”

  2月8日,第二批医疗队员集结完毕,然后他们开始了开赴一线前的标准化战备:传染病知识学习、防护知识学习、物资准备……

  2月13日凌晨,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乘坐军用直升飞机抵达武汉。他们的任务是在武汉市泰康同济医院接收和诊治新冠肺炎患者。陈康宁担任感染一科副主任。

 

 

  “事实上,这是一家医院,并且原先它的设计是一家高端的、以骨科为主的医院。这同时意味着,这对于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来说,它基本只能算是个空架子。首要的是,我们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其改建为符合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标准的传染病医院,”陈康宁说,“时间就是生命,我们所有医护人员必须先当设计师、搬运工,建一个医院。”

  从一张纸、一支笔开始,从2月14日-2月19日,短短5天时间,他们基本完成了医院的建设。“最让我刮目相看的是,我们的80后和90后,你平时觉得有点看不懂这些年轻人,但是大疫当前,他们搬病床,从1楼搬到不同的楼层,清洁整理,病区按照要求改建,其实全是体力活儿,每天只休息2-3个小时,他们毫无怨言,争分夺秒,”陈康宁说,他在年轻的医护人员身上他看到了“能打硬仗能打胜仗”的拼劲儿。

  在泰康同济医院,医院的改建和病人的收治几乎是同时进行的。这对病房的改建和分诊带来了挑战。不过,通过分多个批次收治患者,这家临时建成的”传染病’医院,做到了井然有序。陈康宁介绍,他们事前就做好了集中收治大批病员的预案,主任(他的同学,呼吸科著名专家熊玮教授)总体协调,接诊、分诊、引导、及时的诊治有条不紊的进行。

  紧急改造病房环境、调试治疗设备,确保医院在最短时间内具备收治新冠肺炎患者能力。短短五天,这家医院的“改建工作”基本完成。2月18日,他们接到消息,第二天(2月19日),又一批病人上午10点要到。2月19日上午,大家早上8点就到了病区,等待病人的到来。“我们迫切地希望早一点投入到病人的救治工作中去,”他说。

  为了实现2月19日入院的60个病人的收治,当天大家干了个通宵。

两个60后,稳定军心

  笑呵呵的也是一种治愈的力量

  驰援武汉,进驻泰康同济医院之初,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兄弟单位接管的泰康同济医院计划展开床位860张。在整合医疗资源,精细化管理之下,医院的收治能力极大提高。通过分多批次收治患者,目前已收治患者超过1000人。

  与疫情较量,陈康宁做好了自己到前线做一名“小医生”的准备,但是,实际上,他和感染一科的主任熊玮教授(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老年科主任医师)两位60后专家,是感染一科名副其实的“定海神针”:新冠肺炎的许多感染者都是中老年人,熊玮教授丰富的专业领域的临床经验奠定了扎实的医疗基础;而精神心理疾病的诊治是陈康宁的专业方向之一,因为在这一领域的丰富经验,使得他在一线对医护人员和患者的心理疏导起到了“润物细无声”的作用。

 

 

  为了舒缓医护人员的焦虑和压力,陈康宁有意识地调节大家工作之余的氛围。“在战场上,也可以讲讲开心的段子,不一定是专门地去讲情绪,可以为大家营造一种救治患者之余的、可以让人放松的氛围。”他说。

  他值夜班会和病人聊天,他说,也不一定是讲疾病,有时你自己能够做到举重若轻,病人也就会情绪好一些,依从性好一些。他就是笑呵呵的,病人说陈主任来了,感觉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武汉前线正在进行的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新冠病毒给医患带来的除了生命健康的威胁,还有心理上的威胁。陈康宁对自己的要求是,作为一个“老同志”,要有能大敌当前也可以保持”笑呵呵“的乐观精神;作为一个“老同志”,要有上一线的带头作用;作为一个“老同志”,他最重要的任务之一还有,和80后90后一起出征,和80后90后一起平安归家。

 神经内科医生们的期盼

  医生们都爱自己的“本行”。陈康宁教授说,来了武汉之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胡波教授专门建群,主要讨论新冠肺炎救治工作中,传染病和神经内科疾病诊治可能存在的交叉问题。“虽然目前看来,可能存在的交叉问题很少,但是对于我们的学科发展是一种有益的启发,”陈康宁说。对于神经内科的专家来说,每年的ISC大会是大家非常关注的学界盛会,往往会第一时间关注,但是今年2020年2月19日至21日举办的国际卒中大会(ISC2020)的相关信息,他还没有时间看。他期待着疫情过后,重新回到自己的专业领域的临床和研究工作中。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