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博”疫”者说 彭代辉:守护“心境”,为武汉重启播放键做准备
2020年03月05日 16:29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5日电(记者陈静)  “武汉的早点,六渡桥、江汉路步行街的热闹人群,目前在一线奋战的老同学原来在学校青春飞扬的画面,近来常常在脑子里闪过。武汉的码头和马路上喧闹的市井气、龙王庙的汉水和长江的交错东流、东湖带着荷叶香的野风,这些都在记忆深处。武汉早日重启播放键,这应该是所有人的期盼。“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境障碍科主任彭代辉教授

  2020年2月15日下午17:00,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境障碍科主任彭代辉教授作为上海市卫健委委派专家之一,从上海赶赴武汉,为患者、民众和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和干预服务。

  彭代辉教授在武汉学医,本科毕业后,在武汉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科开始了临床工作,1999年进入武汉大学攻读精神病学硕士学位,在武汉大学病毒所进行精神疾病遗传学研究试验。2003年进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攻读精神病学博士学位。武汉是他出生的地方,求学的地方,也是他的专业开始的地方。

  在微信的沟通中,他说:”武汉是我的故乡,作为一个武汉人,我对全国人民尤其是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充满了感谢;作为一名精神科医生,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回到故乡,为广大患者、市民和一线的医护人员提供专业服务,和自己曾经的同学们一起在这个城市不同的地方,并肩作战,是义不容辞的。”

  基于阿基米德电台等平台,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和在前线驰援武汉的彭代辉教授们,梳理了医护人员在一线战“疫”中可能遭遇的25个困扰与解决之道,和疫情阴霾笼罩下的大众容易有的20个心理问题与应对方法。在武汉一线,精神卫生工作者们,用专业指导来帮助医护人员和患者调节”心境“;而通过互联网、通过电波,远程”隔屏”一级预防工作得以高效、广泛、有效地开展,这也成了精神卫生专家守护普通人的”心境”的防护网。

 

 

  关于自己的“心境”、关于守护医护和公众的”心境“,我们与彭代辉教授进行了微信访谈,以下为访谈实录。

  1、我们了解到,您是在2月15日晚就来到武汉一线了,到现在,您一线心理援建的工作也进行了半月。您目前在武汉的哪家医院开展工作?目前在您接手单位里的情况是怎样的?

  我在上海援鄂医疗队前方工作协调组工作,需要统筹全体上海医护的心理援助工作。有些医疗队配备了随队的精神科、心理科医生,构成了一个团队来推进上海医疗队的心理支持工作。接受的医疗点包括:定点医院、方舱医院,救治范围涉及了轻症患者、重症患者及危重症患者。工作内容包括:医护人员在一线工作压力下,应激反应的心理支持;部分患者出现情绪问题、谵妄并发症、不配合治疗或者护理等问题的联络会诊。

  2、在如此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传染病)中,患者及家属都会出现多类的心境障碍问题,您作为精神疾病领域的专家,对于这方面您在临床上观察到的情况是怎样的?医生对患者及家属可以有哪些心理干预及引导的技术?

  早期病患及家属主要出现针对“新冠”肺炎的恐慌,愤怒情绪;近阶段整体疫情相对平稳后,恐慌感减少,但对于整体疫情走向的焦虑情绪还有;也有对于防疫措施,例如在定点医院或者方舱医院必须接受一段时间的隔离治疗,出现的焦虑、孤独感等,这类情绪有可能会胶着一段时间。

  面对大疫来袭,这些情绪或者心理反应都可以理解,所以并不强调心理干预的技巧。通过海报、微电台等形式,广泛提供简单易理解的“新冠肺炎”的疾病科普、提供自我心理放松的方法,在心理层面引导情绪的疏泄、同时做到共情、理解、医护的陪伴,安全感就会加强,应激的心理问题就会逐步得到解决。

  3、在疫情前线,面对患者和家属的恐慌,面对束手无策的死亡和疲劳工作的状况,医护人员难以避免会出现些许情绪和心理问题,对此您有哪些应对的方法和建议吗?医生对待自己可以有哪些舒缓方法,是否还有医务人员互相之间的情绪疏导建议和方法?

  早期一线的医护面对的压力较多,包括:病患者的恐慌情绪、部分患者的焦躁发泄到医护人员身上,早期高危或重症患者疗效不佳,这些都会影响医护人员的心理,通常会有焦虑情绪,例如,我来救人这次怎么会这么难,部分一线人员会有自责,有些还会继发失眠的情况。

  关于互助,我们主要做简版的巴林特小组支持,在开放通风的环境下,在保护到位的情况下,提供机会让有需求的医护人员倾述、宣泄情绪等,我们注意聆听、陪伴、让大家感觉到有相互的支持,有团队及“家”的感受,获得内心“安全感”。

  4、有哪些方法可以帮助医生初步识别医护可能存在的心理或精神问题,以避免高危事件的发生?

  我们上海援鄂医疗队前方工作协调组和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协作,制作的心理状态测评的二维码及小程序,在匿名、自愿、符合伦理的前提下,医护人员通过后台的心理测评问卷,评估自己的心理状态,后台会即刻自动反馈测评的基本结果给自己获悉。如果有心理应激现象出来,后台会有三级建议,包括远程24小时战役热线,微信诊疗,以及自愿、保密前提下的现场面访与心理援助等方式。这个工作能高效筛查、识别有心理支持需求的人员,并提供帮助。

  5、作为心理领域的医生,涉足在与传染病相关的公共卫生大事件中,在此次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您认为对您来说挑战有哪些?您是如何面对这些挑战的?

  从心理领域来说,这和其他大事件的心理救援是同样性质的工作。主要挑战在于初期的困惑情绪、焦虑恐慌情绪、麻木或游离的心态等应激问题,我们该如何合理的心理援助。

  6、现在是2月下旬,武汉一线“战疫”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与一开始来到武汉相比,您在临床上观察到了哪些新问题或新变化?在武汉的这段时间内,有没有令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与我们分享?

  现在大家相对能接纳这次疫情带来的心理冲击,没有初期的恐慌感,更多的情绪是对于近期疫情胶着状态的担忧。

  7、您现在每天是怎样和您的家人报平安的?关于您在武汉一线,您是怎样和同事或者学生说的?他们对您又是怎样说的?

  我要每天微信给家人报平安,上海的家人每天秀吃的东西给我看,让我放松。其他人我尽量不打扰,在这次疫情中低调做好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个人认为我们主要属于辅助工作。另外,每天微信让我妈妈看一眼就得挂掉,怕老母亲太担心。妈妈也不敢在微信多说话,她怕影响我的工作,也怕说太久绷不住情绪。

  8、在武汉学习和工作多年,您在这里有没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难以忘怀的事情?您对武汉有什么样的未来期盼?

  武汉的早点,六渡桥、江汉路步行街的热闹人群,目前在一线奋战的老同学原来在学校青春飞扬的画面,近来常常在脑子里闪过。武汉的码头和马路上喧闹的市井气、龙王庙的汉水和长江的交错东流、东湖带着荷叶香的野风,这些都在记忆深处。武汉早日重启播放键,这应该是所有人的期盼。

  彭代辉教授介绍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境障碍科主任。博士、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精神病学基础与临床分会青年委员,上海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青年委员,中国抑郁障碍研究者学术会议秘书。

  心境障碍也称情感性精神障碍,是指由各种原因引起的以显著而持久的情感或心境改变为主要特征的一组疾病。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境障碍科是精神类亚专科;同时,也是国内较早开展心境障碍亚专科建设的医疗机构。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