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隔离点的那些人和事
2020年03月09日 14:33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9日电 (曹瑾)离开新冠疑似隔离点已经两周的时间了,总想写点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

  2020年2月9日,我们奉贤区中心医院EICU接到通知,将所有病人转科,腾空病房为接受新冠疑似病人做准备。作为党员,我当即向护士长请战:如果接受疑似病人我第一个上。当天临下班,我接到了立即前往光明社区新冠疑似观察点负责采样的通知,来不及向家人说明情况我便一口应允了。后来因为我未曾接受过采样培训,院部决定让我第二天接受培训后前往。

  当晚我失眠了,妈妈半年前因动脉瘤脑出血死里逃生,虽然没有造成生理上的后遗症,但心理上变得患得患失,不能经受一点刺激。作为独生女的我不想让父母因为我去一线工作而担心。第二天一早,我便和老公、公婆对好“口供”,决定瞒着我父母。

  进隔离点第一天,已近下午4点,我刚放下行李,就被要求马上进病房采样。第一次穿隔离服的我,急急忙忙在社区同事的帮助下穿上三级防护隔离服进入了陌生的病区。虽然经过了采样培训,但是第一次的采样难度仍让我措手不及。鼻咽拭子采集时病人的不自觉抵抗,抽血时护目镜满屏的雾气更是让我只能摸索着抽取……走出隔离室已是晚上19:30,急忙看了眼手机,老公留的微信:“你到了吗?感觉怎么样”?我边扒了两口已是冰冷的晚饭,边回微信:“早到了,刚忙完,我挺好的!”鼻子一阵发酸。

  进入观察点第二天一早,我就早早起床迅速穿上隔离衣进入病区。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一切都顺利多了,发早饭、量体温、收垃圾、换消毒药水....。。可我刚准备背起重达20余斤的消毒机时,就觉得腹部一阵绞痛。完了!昨晚的腹泻并没有彻底好转,可我的活还没干完呢!再忍忍吧,我心想。可是疼痛越来越强烈,额头上身上都直冒冷汗,我不由自主地蜷曲着蹲下……那一刻,我真的想用对讲机呼叫外面的小伙伴进来支援。可是一想到现在防护物资这么紧张,怎么能因为我浪费一套防护服呢!我强忍着腹痛,扶着墙边的扶手站了起来。“深呼吸,再坚持一下,空气消毒好我就可以出去了,比起武汉的护理人员8小时不能离开病房,我在这好多了”我暗暗告诉自己。靠着意志支撑的我踉跄地背起了沉重的消毒机.....。。完成了空气消毒,脱下隔离服,只觉得自己背上汗涔涔的,腹痛似乎也缓解了不少。

  下午,护士长得知我腹泻的事,非常紧张,立马让来会诊的陈康主任捎来了一大袋药,并嘱咐我要好好休息,实在不行就提出来。我笑着安慰护士长:“没事没事,我挺好的,我能坚持!“然而当晚收到妈妈的微信后,我却不淡定了。“家里的体温计水银怎么甩不下去了?”体温计!我一怔,迅速躲到窗边回电话。原来爸爸出去买了次菜,晚上觉得喉咙痛,想量个体温,结果发现体温计坏了,我不禁哽咽着埋冤起来:“不是跟你们说了别出去吗?要买什么东西跟我说就行!”“知道啦,我们没事,你今天什么班?”“我中班”为了不让妈妈察觉异样,我说一句“我去忙了”,就匆匆挂了电话,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接下来的几天,我渐渐进入了状态,腹泻也好了,爸爸的不舒服也是虚惊一场,女儿也自觉的完成着每天的作业和网课。但是每一天都会有一些人和事让我感动。

  首先来说一说光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领导们,他们中有主任、书记、副主任等等。很惭愧,到第三天我才勉强能把他们一一认全,而他们早已“曹妹妹、小曹”地叫我。每一天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有什么要求你们尽管提!事实上他们也处处关心着我们生活上的点滴。

  有一回,我们一下子收了4个病人。由于全区只有两辆专用救护车用于新冠疑似病人的转运,而且必须一人一车,一车一消毒,所以收4个病人的我在隔离病房等了整整四个小时。不能开空调,穿得又少,期间只能靠小跑步取暖,走出隔离病房我冻的直搓手心!当天值班的中心主任立马捧着一杯热水迎了上来:“快,喝点热水,别冻感冒了!”然后她又默默得走开了,一会儿不知从哪里弄来个热水袋塞给我:“小曹,你看你怎么不多穿点”!言语间像极了妈妈对女儿的“唠叨”,“我没带低领的毛衣”我乖乖回答。“我明天回家给你找件我的拿来,我的衣服你应该能穿”。我连忙推辞,但心里已是万分感激。我们彼此因为工作认识,感谢他们十天里对我们工作的理解与支持,更感恩十日里对我们生活的照顾与关心。忘不了他们的那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忘不了他们常常为了我们一个小小的“要求”跑前跑后,在这里真心说一声:谢谢!

  接着还想说一说来隔离点的病人们,每次迎接他们的到来我们收获的第一句话总是“谢谢,你们辛苦了”!即使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对疾病怀揣着恐惧,对自己未知的检查结果心怀忐忑,但是对于穿着一身隔离衣迎接他们的医护人员都心怀感激。有这样一个小伙,来到隔离点已是晚上七点多,这是我到隔离点收的第一位病人。从转运救护车上下来,他就一直半躬着身子,我一边核对名字一边让他进门。“谢谢你们哦”他一见到我就连声道谢。“不客气”我顺手给了他生活用品,量了体温,就带他走向病房。一路上我交代着隔离注意事项,隔着起雾的护目镜我无法看清他的脸,就看到他不住地认真地点着头,好似一位虚心听讲的学生。带他进入病房,临走他又谢了我一遍。听说,那天晚上11点多的时候,他用呼叫铃问值班医生能否订外卖,想必是饿了。但得知我们需要穿隔离衣才能给他送吃的,他立刻表示不用了。这些都是我第二天一早上班才知道的,我才想起来因为他来的晚,我也没想到问他有没有吃晚饭,心里忽然有些内疚。想着这个大小伙子可能医院发的盒饭不够他吃,我们就在送早饭的时候给他带去了一份碗装的方便面。小伙的第二次核酸检测报告上午就出来了,中午专家会诊完,他就可以离开隔离点了,又是一阵感谢后他离开了。然而在做终末消毒时,我猛然发现他房间的电水壶怎么没有了?经护士长和上一班护士电话确认,原来之前的电水壶坏了拿去修了,新的一直没放进去。也就是说,小伙子这一天一夜只有一瓶220ml的矿泉水解渴,我们都有些心疼:他怎么不说啊!转眼,垃圾桶里的一幕更让我们震惊了,那碗方便面分明已经吃了,从残余的碎屑可以判定他竟然是干吃的!原来他知道我们进去隔离病房不方便,就尽可能的不给我们添麻烦。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我们在为病人考虑的同时,他们也时时刻刻在体谅我们的工作啊!谢谢你们!可爱的病人们!

  十天的观察点工作让我深切感受到“疫情无情人有情”,人与人的关系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特别是医患和护患关系,很多医生感叹现在病人看病时少了几分埋冤多了几许感恩,“谢谢,医生你们辛苦了”这样的话语常常听到。希望疫情早日过去,但这样和谐的医患关系能一直延续下去!

作者为奉贤区中心医院EICU  曹瑾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