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抗疫日记:来武汉之前,我给她打了两个电话
2020年03月13日 19:4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13日电(王欢欢)2020 年2月24日

  1月 31日,初七,我刚好休息在家,突然收到群里通知: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做好下一阶段救治的工作,需随时准备奔赴一线救援(如武汉、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等),欢迎大家自愿报名。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与支援发热门诊不同,奔赴一线意味着离病毒更近一步。身为华山人,同时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知道这时候是不能退缩的,我当即下定决心,回复了一句:我报名。科室的姜莉丽老师再次向我确认是否已经考虑好,是否需要再跟父母家人商量。我确定地说:不需要,他们都会支持我的。

  2003年SARS疫情发生时,我正在上小学,仅存的记忆便是板蓝根、生石灰、熏醋。我一直以为疫情、病毒离我们很远,就算我在医院上班了,亦希望岁月静好,人人平安健康。直到1月24日,除夕夜,一个本该全家团圆、欢度佳节的日子,护士长汪慧娟老师带着使命、接受召唤。作为华山医院首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员奔赴武汉,抗击新冠病毒。得知消息的那一刹,我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我们离病毒、疫情这么近,第一次理解了那句“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虽然我与汪老师接触时间不长,仅有大半年的时间,但是自从来到这个科室,她便给了我很多帮助,对我来说是亦师亦友的存在。当时我的心情五味杂陈,看着眼前的饭菜索然无味,春晚亦觉无趣,只记得春晚临时添加的有关疫情的诗朗诵让人泪目。我拿起手机,犹豫好久,拨出了汪老师的电话,只是说了一句:“汪老师,您注意安全,我们等您回来”便匆匆挂断电话,怕继续说下去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报名后不久,2月8日元宵节晚上,我收到医疗队第二天要去武汉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ICU的通知。虽然我们科室病房里有重症监护室,我每天面对的很多也都是重症、意识不清楚的病人,但当我想到真的要去一线了,接触的病人都是重症的感染患者,我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带着护目镜,艰难地进行每一个操作,说实话我真的担心了,也有些害怕。

  我又拿起手机,给汪老师发了个信息:汪老师,我要去武汉了。自从汪老师去了武汉,我还没给她发过信息、打过电话,因为害怕影响她休息。当天,我没有收到回复,结果第二天她直接拨了电话给我,声音嘶哑,很是疲惫,原来是忙碌了一整夜之后刚睡醒。

  她交代我一些需要准备的物品,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那边的情况。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想和汪老师像以前那样轻松地对话,但最后当她问了我一句:你害怕吗?那一瞬间,之前建立许久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情绪失控,泪如泉涌。要知道汪老师那时候应该是很累、很辛苦,随时面临着危险的,但她还在担心我!她听出来我的声音有点变化,便开始安慰我,叮嘱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可以跟她说。她还说她自己去武汉倒不是很担心,我们来了她反倒很担心。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汪老师是真的把我们当成自己的孩子才会如此吧。

  转眼我已经来武汉2个星期了,汪老师还是会时不时的关心、叮嘱,询问我的近况。同在一个城市,却不能相聚,让人伤感。但我相信,待到春暖花开,疫情消散,我们会相视而笑,或相拥而泣。

  王欢欢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护理部,是华山医院第四批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日记写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ICU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