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抗疫日记:青春最无悔的冲动
2020年03月13日 19:48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13日电(陈蓓妮)2020年3月7日

  17年前,非典那时,9岁的我还在知识的海洋里无忧无虑地游玩,脑海里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好奇与想象,谁曾想到17年后疫情重来,新冠肆虐,而自己会成为守卫在临床一线的抗疫战士。

  庚子年新年伊始,新冠疫情愈演愈烈。得知武汉等疫情严重地区急需医护人员支援,我的内心就有一个声音“我要去武汉,我要去支援!”转念想起家中每日需要用呼吸机的爷爷,步入老年的父母,还有等着过完年就要住院的亲人,又是万般放心不下。可内心的声音是那样的响亮,那股子不得不去的劲头时刻折磨着我,令我辗转难安。

  终究是拗不过这声音,便同父母表达了心意,却不想他们极力赞同,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身为医护人员更应尽一份责任,叫我放心地去报名支援,报答成长过程中社会的支持和帮助。而出发前夕,父母同我整理行囊,塞了满满一大箱子的东西。整夜我兴奋激动,父母却是忧心有加,彻夜不眠。

  2月9日惜别家人,浩浩荡荡200多人来到武汉,以最快的速度在24小时内将只有床和床头柜的病房改造成能够收治危重病人的ICU。寒凉的首夜,陌生的环境,繁重的工作,紊乱的作息,一点一点地考验着我们的耐心和决心。好在我本是耐得住的人,阳光、美景和秋千给了我诸多幸福感,唯有几次难受得紧,忍不住向家人们撒了娇,家人问:“一时冲动是魔鬼,可后悔了?”,“没有,一丝后悔都没有过。”“那便是了,有多少人能够在年轻的时候就有这样轰轰烈烈的经历,也是宝贵的财富。”

  怎会后悔?出发之后,来自医院和社会各方援助慰问从未停歇,我在前方力保病人,他们在后方照顾我的家人,让我没有后顾之忧。来到这里,生活物资源源不断,还收到了来自武汉当地和全国各地的慰问信,一点一滴无不温暖着我。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病人远远比我想象中更需要我们。在第二次进舱时,一个戴着无创呼吸机的老先生将他颤颤巍巍的手举到我的面前让我握住他,冰凉得让我揪心。我用戴着手套的双手握住他的手,可我手心的温度似乎怎么都捂不暖他,“谢……谢谢你。”还有一次在帮助一个22岁小姑娘更换拉拉裤后,她害羞得连连道谢。来到这里快一个月了,我收到了太多太多的感谢,殊不知他们同样也是值得我感恩的人。进入临床工作5年以来,我从未被病人如此需要过,从未体验过一个握手一句鼓励竟能够给病人带去那么大的心理安慰和支持。

  虽然只是小小的举动,对病人来说却是大大的安慰,这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同时也让我明白了我们作为医务工作者存在的意义。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读书时看到的这句话在这一刻我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深刻的含义。

  我们都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类在纷繁复杂的疾病面前、在强大的自然规律面前更多的是无能为力,而我们医护人员能做的就是应用现有的知识与技术去控制疾病,延缓疾病的进展,减轻疾病带来的痛苦以及疾病对生活的影响。治疗有时候是冰冷的,可人心是暖的,我们常常以“为了你好”的名义去要求患者遵守医嘱,却忘了同情、理解、肯定他们的痛苦,然后再给予支持和鼓励,去帮助他们在疾病未被治愈前学会与疾病相处,理解疾病,控制疾病,帮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

  青春理应勇猛过人而非怯懦怕事,应积极进取而非苟安现状。这次武汉抗疫之行,是我青春里最无悔的一次冲动,也永远是我青春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无悔青春,灿烂韶华。白衣不卸,践行不止。

  陈蓓妮来自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护理部,是华山医院第四批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日记写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ICU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