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博"疫"者说 张素真:我给自己下了命令, 每天都要进病房
2020年03月18日 19:10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18日电  “现在我看武汉的夜,和风细雨,万家灯火。病房很安静,但是很温暖,每一间屋子里透出来的光都是暖的。我每天晚上都和我正值高三的女儿视频,告诉她,我们都要加油,在各自的战场上加油。”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护士长张素真

  2020年2月9日下午,厦门市第三批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医疗队到达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这支医疗队共由十家医院、共计264名医护组成,来自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血管外科护士长张素真就是其中一位。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她想过自己会来武汉,但是没想到那么快;她想过作为一名护士长,需要起到带头作用,但是没想到她需要管理一整个病区和一半的护理团人员;她想过工作的起步会比较难,但是没想到需要全部“从零开始”……2020年3月6日,张素真被授予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不过,更让张素真欣喜的是病人的康复出院。“除了最初的几天,现在已经几乎没有死亡病人了,从上周起病区也开始出现空床了,”她说。

 三小时内上岗,四十八小时无休

  “七点左右刚到住所,连行李和房间都没有分配就被通知当天晚上十点需要全盘接管一个病区,我马上就要排班选出24名护士。”想起2月9日当天抵达武汉后的紧迫,张素真至今记忆犹新。

  在这支医疗队里,她是临危受命的病区护士长,人员不熟悉、环境不熟悉、时间紧迫,令她一时有些紧张。三个小时内要让护士顺利上岗,张素真需要克服四个难题:第一,对于团队内人员不熟悉,不知道每个人的能力;第二,对环境陌生,不知道医院的流程;第三,对人数疑虑,按照以往晚上值班只需要2名护士,而这次需要24名;第四,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很多人从来没有脱穿过隔离衣。

  首先,张素真在十家医中挑选出各自的领队,按照比例抽人,由领队上交名单。确定第一批护士排班后,立即培训隔离服的穿脱。整整一个小时,不知道穿脱了多少次,所有人都不敢大意,“一定要第一时间把盔甲穿好,这是保障医护人员安全最核心的装备。”

  护士们进病区了,张素真依然保持着高度紧张,她需要排后面两天的班。在武汉的第一个晚上,医院里格外的安静,“我已经忘记有没有吃饭,有没有上厕所,当下我也没有电脑可以使用,所以我将100多人的名字全部手写下来,赶在第二天八点钟之前完成排班。”

  2月10日的早晨,张素真按时分配好任务,跟着这批医护人员一起走进了病房。走进病房后没多久,她就马上理解了为什么需要超出平时这么多倍的护理人员,“穿着隔离衣整个人会变得很笨重,走不快,视线也很狭窄,工作效率变得很低。”就连最简单的抽血工作,也因为戴了两三层手套导致手指变得笨拙,所以动作也变得很慢。

  “其实最初的两天,甚至是三天,大家都没有怎么休息过。很多人在出发的时候眼睛都是肿的,眼睛里都是红血丝,那是因为临时要离开家,大家都睡不着,有些不舍。但是一旦投入工作后,我们都是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上岗。”

 以身作则,发现博“疫”金点子

  未知的病毒,每个人都会感到害怕,每个人都会产生恐惧心理,为了鼓舞士气,也为了以身作则,张素真给自己下了命令,要每天都进病房,“队里年轻的护士很多,我看见他们就像看见了我的女儿,所以我很心疼他们,也很理解他们。我每天都进病房就是为了要让那些孩子知道,我去的,我每天都能去,我要减轻他们的恐惧。”

  时间一久,张素真对每一个病人都很熟悉,渐渐地她提供的信息受到了全医护人员的欢迎。他们有个指挥部,人们纷纷夸赞,“张素真提供的信息总是最多最全的。”

  提到这点,张素真说:“新冠病毒的治疗中,能发现疾病细微的变化是很重要的。我们身为护士,是病房里的前哨兵。护士接触病人的时间远远大于医生,我们要尽量仔细观察,并及时提供给医生,这一点能够很好的帮助治疗。”

  一线护士工作的范围是很广的,没有护工,患者也不能有家属照顾,所以除了正常的护理工作,他们有时还要负责帮忙喂饭、喂药、上厕所等较为生活化的工作。和病人接触越密切,越容易发现变化。

  有了张素真的带头,院区里的十七支国家队里,他们团队成为了出院病人最多、入院病人最多、参加疑难病例讨论最多、死亡病例较少的病房。“因为预防疾病的变化是最重要的,我们做到了精细地观察。”这也是这支队伍的亮点。

  “我常和其他护士说,我们来了也没有地方去活动,整天关在屋子里面还不如把这个精力用在去病房看看病例。毕竟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我们是特殊时期的战友,大家都是英雄,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把事情做好。”

  医生和护士紧紧链接在了一起,有了治疗的思路,有了良好的配合,现在病房里的紧张感悄悄退去,剩下的只有愉悦和信心,“我们团队里有两个人很会画画,他们都在隔离服上画,有很多小吃、有建筑物、有卡通……我们也是隔离服最‘缤纷’的团队。因为心情好,所以才会去创作。”

花开两朵,各自加油

  张素真的女儿正值高三。疫情的影响下,她现在无法回校上课,马上要高考了,学业压力很重。在这个时候,妈妈需要奔赴武汉一线,无疑又加剧了心理的负担。张素真说,“我在这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女儿。”

  年初二,厦门全市医院取消休假,医护人员开始正常上班,“当时我就想过会来武汉,但是没想过那么快。”通知来的很突然,张素真下班后回到家和女儿说,“我要去武汉了,可能还会要挑大梁。”医院告诉她,身为护士长,你可能要多多照顾在武汉的同事们。

  女儿一开始还以为妈妈在开玩笑,但是当她看见张素真拿出箱子收拾行李,家里变得很安静。“我不敢看她,她也不敢看我,那个时候我都不敢抱一抱她。”张素真在整理衣服的时候,女儿拿来两盒面膜,她知道妈妈爱漂亮。“整天要做好防护,其实我用不上,”张素真还是把面膜拿了出来,“所以后来女儿给我拿了几包拉拉裤。”

  这个一晚上,谁都没有睡好,也没人说话,张素真的丈夫更是彻夜未眠。到了武汉以后,她每天晚上都会和女儿视频,话题几乎都是一样的,“我告诉她你要加油,我也会加油,我们要在各自的战场上加油。”

  有一条朋友圈悄悄屏蔽了张素真,女儿写道: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但是我擦干眼泪知道妈妈已经去武汉了,我自己也会加油的。

  张素真的妹妹截屏给她看,她觉得女儿瞬间长大很多了。“是时候也该让女儿成长了,希望她能按部就班保持学习的状态,我们都在默默关心她。”

 护士是通向多方的桥梁

  1994年到2020年,在张素真长达26年的护理工作中经历了很多,也看见过很多,这一次的武汉,还是令她感触良多。

  提到有没有印象深刻的病人,张素真说,“有,有很多,印象最深的是一家八口人。”这家人由两家人家组成,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和两位孩子。外公外婆先后被感染,然后是妈妈,再然后是爸爸……最后庆幸的是孩子们都没有患病。一家六位患者,被送往了六个治疗点。

  爷爷就在张素真所处的病房里,每天爷爷都嚷嚷着要去看孩子。护士们都劝他,这个时候不能回去,孩子会被感染的。但是他始终放心不下。有一天张素真来到病房,发现爷爷变得安静了。“其他同事告诉我,今天早上他的老伴过世了。”爷爷不能接受,在病房什么都不吃,一直在哭。疾病的发生令他看不到老伴的最后一面,也不能举办葬礼。

  医护人员都很难过,张素真夜偷偷流过泪,她更担心的是爷爷的身体。新冠病毒很考验人的意志力和免疫力。“我们能力是有限的,和死神抢人太难了,但是我们总要试一试。护士能做的还有陪伴,帮助他排解心理问题,让他坚持住。”通过他们的努力,在其他地方治疗的家人张素真都进行了对接,经过心理干预,爷爷顺利出院了。

  护士不仅仅是医生和患者之间的桥梁,更有可能是患者和患者之间的桥梁。“疫情真的很可怕,不过正能量还是很多。我就想着如果他倒了,病重的儿子肯定跟着倒,这个家庭就倒了。我们能做的都要做,能力虽然有限,但是能用的方法都要用上。”

       张素真护士长说,她喜欢“急脾气快节奏的武汉”

  2019年,因为参加学术活动,张素真在武汉待过一天,“当时的武汉非常热闹,生机勃勃,还有很多好吃的。武汉人很喜欢说‘蛮好蛮好’,听起来很亲切。他们动作很快,速度很快,说话很快,做事情很高效。我也是个急性子,我很喜欢武汉人。”又来到武汉,她觉得说是来帮助,不如说是自救“疾病是全人类的敌人,我反而想要谢谢武汉。武汉同济医院的老师们,只要我们开口想要什么,他们一定会努力提供;驻地的车队师傅们,只要我们需要车辆,不论什么时间他们都会出现;在宿舍为我们煮饭的阿姨,除了平日的三餐,看我们辛苦,她会主动为我们煮宵夜……”张素真期盼着疫情结束后一定要再来一次武汉,好好的感受这座热情的城市。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陈静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