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花开之日,荣归之时 专访上海援鄂医疗队队员屠国伟
2020年03月23日 14:35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20日电 (殷志敏)来到武汉三院的第50天,屠国伟终于有时间跟我们述说他这些天来的经历。此时,光谷院区的腾空和消杀等工作已经开始,不久将关闭新冠肺炎定点收治点,逐步开放正常医疗服务,这意味着医疗队已顺利完成了在这里的使命。而这50天所经历的一切,注定是他终身难忘的。

  最后的守门员

  屠国伟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上海市第三批援鄂医疗队的队员。1月28日,他跟随医疗队从上海启程到达武汉,成为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的ICU(重症医学科)医生。

  “重症医学科,充当的是‘守门员’角色。这是最后一道防线,我们守不住这个门,病人就走了。”屠国伟2008年参加工作以来就在ICU病房,救治重症患者已成为了日常,也见惯了生死。“但这一次的压力真是特别大,病情变化快,传染性强,对我们的体力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

  ICU病房的每一班值班医生持续工作6小时。刚开始,屠国伟还寻思着,6个小时穿着厚厚的隔离服,不吃不喝可以忍,上厕所怎么办?后来才发现这个想法是多余的:“一直在不停地走动,监测患者病情,常常浑身都湿透了,根本不需要上厕所。”屠国伟谈道,有时会感到头晕、缺氧,需要休息一下再继续。

  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们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上,除了日常值班外,还要进行病例讨论和专家会诊,经常会遇到意料之外突发事件。往往回到酒店里已是精疲力尽,因为过度紧张,还有失眠的情况。“以前发微信不用语音,觉得不礼貌,但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了,又有很多亲朋好友关心我的安危,所以只能语音简单回复一下了。”他笑道。

  “我们ICU病房有13名上海医生和10名本院医生。其实武汉的医生比我们还要辛苦,所承受的压力更大。”屠国伟介绍道,本院医生除了跟他们一样的轮值外,还有外围的事情,很多人下了班还不走,要讨论病例、整理病史等,这些事情看起来不起眼,都要花时间做。“他们的想法很单纯,武汉是自己的家,靠自己来守护。其实他们才是这次战役的主角,他们的敬业精神让我很敬佩。”

  治愈、帮助和安慰

  在这支医疗团队近两个月的努力下,重症患者的治疗效果逐步提升,武汉三院成为武汉各级医院中重症患者救治效果比较好的一家医院。

  “很多治好的患者来感谢我们,我没有觉得特别激动,因为这都是我们的本职工作。倒是遇到那些年纪轻的人,我们想尽办法都没有救回来,会感到遗憾和内疚。”

  屠国伟回忆道,有一次致电给病人家属,病人的情况不太好,对方在电话里请求他,能不能帮忙拍张照片。“我当时特别能理解他的心情,就是想以后留个念想。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于是,他加了对方的微信,拍好照片和视频发了过去。后来这个病人还是走了,他感到很难过。“除了治愈病人,帮助和安慰也是我们的职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我们只能尽量的帮助和安慰病人及家属。治病不是冷冰冰的,还要把我们的温度带给他们。”

  除了安慰病人,医生们之间也会互相帮助和安慰。“医疗队里都会配备心理医生,其实,在这种重大疫情发生的时候,不但病人需要心理治疗,医生们有时也需要。”屠国伟说道,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医护人员的衣服上写着俏皮话,在治疗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里甚至有人跳舞,这些都是大家互相解压的一种方式。

  他们比我们更加勇敢

  几天前,上海民盟公众号曾报道过屠国伟在“前线”点歌的消息。“用这种传统的方式,除了想跟亲朋好友报个平安,还想致敬上海援鄂医疗队以及中山医院在武汉工作的所有护理天使们,他们真的非常辛苦。”屠国伟说。

  “其实还有很多想感谢的人。刚来武汉的时候,天气特别冷,我们对环境也不熟悉。上海和武汉两地民盟组织一直在关心着我们,嘘寒问暖;本地医生也随时帮助我们,让我们尽快适应环境;我的研究生导师朱同玉教授,他作为上海公卫中心主任,已经忙得没日没夜,还关心着我,托人给我送东西。这些都让我特别感动。”

  屠国伟说,还有一件令他难忘的事情。在医院和酒店之间有定点班车接送,走路的话,要二十几分钟。有一天下夜班的时候,因为抢救病人耽误了一点时间,出来后还要脱防护服、洗澡和消毒,因此没有赶上班车。当他正打算走回去的时候,一辆空车班车停在他身边,司机说道:“上车,我送你。”一问才知这是下一次班车的司机,看到屠国伟从医院出来,猜到他是医疗队的,觉得他们下夜班比较辛苦,就坚持送他。“原来有很多人都在默默地注视着我们,关心着我们。”

  “他们比我们更坚强、更勇敢。”屠国伟感慨道:“本地的医生、护士、司机、志愿者,甚至在路上看到的风风火火的快递小哥,都让我特别感动。大家都在努力拼搏,积极地应对这次疫情,充满着希望。”

  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3月20日,武汉三院“关舱”。这一天,对于屠国伟来说是“双喜临门”:他第一次在异乡度过了此生难忘的37岁生日。如今,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英雄荣归。问及他回来之后有什么打算,他说:“现在境外疫情输入的压力仍然很大,我在武汉积累了经验,如果需要支援,会义不容辞报名的!”(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许婧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