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网-上海新闻
专访田添:奋战在武汉基层防疫的“筑城者”
2020年03月24日 20:51   来源:中新网上海  

  中新网上海新闻3月24日电(王斯博)自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伊始,国家疾控中心就派了检测队前往武汉调查。而到了2月6日,由国家疾控中心和各路专家组成的指导小组也在武汉展开了艰难的社区防控工作。“医疗是去存量,疾控是防增量,社区防控则是防变量。”作为疾控中心派去的社区防控小组一员,民盟盟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寄生虫病预防控制所(国家热带病研究中心)田添博士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接到了一个最复杂的区域——武汉开发区。

  7个街道,57个社区,7家养老机构,9个隔离点,两个特殊人群监所,这些天,田添和搭档跑遍了这些地方。面对复杂的环境、流动人口和极其短缺的人手,他们一心沉在其中,和社区工作者们一起,投身基层防疫工作的“筑城”任务之中。

  “社区每天主要就是做社区的人员排查、防疫防控还有一些病人的转移工作。”在这简单一句的背后,是难以估算的繁重工作量和耐心的沉淀。“武汉这边社区工作者大多数都是娘子军,工作待遇也不见佳,然而她们却付出了超乎想象的努力,顶在了防疫最前列,她们是最辛苦的人。”田添感慨。

  “有两个社区工作的女同志,孩子才几个月大,每天工作到凌晨的她们,生怕自己把病毒带回家,就强行给孩子断奶了……”田添的声音轻轻顿了一下,“在这个特殊时期,家中因“非新冠”人往故不能聚集祭奠或者搞大型葬礼,一般都是社区人员派车,和家属一起出殡。回到社区往往都是夜里,还要做物资保供。”所以田添他们在做现场防控工作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尽量也是去给她们帮忙,尽量不占用她们太多的时间,尽量不在现场过多的打扰。田添感叹,社区工作者真的太不容易了。

  在第一线,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因材施教”也成了无奈之举。“大家网上传了很多疫区防控标语,有的还有些雷人,可是没办法,老旧小区人员管理难是常态,只能通过这种标语来对他们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田添说,最开始去走访这些社区时,发现有些地方人员流动还是很大,后来几次走访就逐渐走向正轨,现在也没有新增病例了。“开发区属于武汉的西南大门,总体病例相较其他区不算太多,实际病例1000多例,现在很多无疫情小区都创建起来了。”在面临如此复杂而严峻的防控任务,这个结果,可以说也是对田添和基层工作者们最好的肯定。

  这几天,随着疫情的明朗,田添的工作量并没有下降。“现在我们主要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基层卫生服务中心,这两天在逐步试点恢复免疫接种工作。”电话那头的他,轻轻地打了个哈欠。

  疫情现在到了收尾阶段,一些新的问题也逐渐变得紧迫起来。头一天刚忙到凌晨3点,第二天一早又奔赴社区已是他近几日工作常态,这三十分钟的采访时间,也是几经周折才“争取”到的一个休息时间。“现在主要问题一个是疫苗接种,一个是重症和慢性病人的治疗问题。”田添表示通过调研,现在医保对于药权正在逐步放开。“下放到基层服务中心,处方权能开到3个月,解决了病人们的燃眉之急。”

  “接下来的任务,一是无疫情小区的创建,每个小区要制定群防群治的氛围,同时能让大家在小区内部戴口罩活动,让无疫情范围一步步扩大,从小区到社区、街道、甚至区,直到武汉市。二是做好治愈患者的复查与随访,基层医疗和社区要做好联系,重点关注这些人的复查和随访情况。”田添坦言现在统一的社区后期防控标准体系还在制定和建立中,他和同事们这些天也在持续调研和提供建议。

  田添表示,现在闭环的管理体系已经建立了,接下来就是如何完善巩固恢复以往的秩序。“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批撤的,要让社区防控常态化运行后,我们觉得可以的了,才能安心离开。”言及归期,田添有些踌躇。“至少是在武汉解封之后再看一阵子吧。”

  这位在前线不知疲惫奔走于防疫战线的战士,是在08年火线入盟的。而入盟地点,也是处于当年抗震救灾最核心地带的四川理县。对比今昔,田添感慨那时候也是克服了物资短缺等种种问题迎难而上,最终成功防止了大灾之后的大疫。“相较而言,这次武汉的物资保障在有之前经验的情况下,明显就做得好了很多,这才让我们更加顺利地开展了工作。”

  田添一直堵在心中的心结,还是家中年幼的孩子。“小朋友一直在电话里说想我,就觉的挺愧疚的。”他现在最大的愿望,莫过于等疫情结束后回家陪陪孩子。“看现在的情况,四月应该就能回来了。”(完)

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编辑:许婧  

5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